朝花夕拾【7】

CP : Condi X Xiye

抓圈有名CV康迪和文圈著名写手洗液的爱情故事。带一点厂荡。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周五很快就到了,苏汉伟那天一整天都是没有课的,所以睡到中午才起床,而且还是被明凯的电话给吵醒的,“小伟!今天我要见到老板娘了,你说我该穿什么衣服好呢?”

“恩?学长,你不会还喜欢老板娘吧?”苏汉伟在床上翻了一个身,然后坐了起来。明凯估计正在吃午饭,嘴里吧唧吧唧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显得特别响亮。

“当然喜欢,所以一会儿你有没有空啊?”

“怎么了?”苏汉伟从下了床,打着哈欠走进了浴室。

“帮我选衣服啊!还有,能不能帮我写几句有诗意的句子?”

瘪了瘪嘴,苏汉伟把手机开了免提,“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就这个,那下午一点半在你宿舍楼下见?”

“嗯。”

挂了电话,苏汉伟无语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算了,有黑眼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苏汉伟长长叹了一口气,洗漱完毕穿上那件evisu的衣服便到楼下去吃饭了。

下午一点见到明凯的时候,苏汉伟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

“学长,你这是要去相亲啊?”苏汉伟看着明凯的一身黑西装,还有胸口别出心裁的一朵红玫瑰,吐槽道,“这玫瑰也太艳俗了吧。”

明凯拍开苏汉伟要去摸玫瑰的手,说:“别碰!我可是弄了半天才弄出这个姿势的。”

苏汉伟看着眼前穿着正式的明凯,无语地说:“不是说要穿校服的吗?校服呢?”

“要见老板娘了!穿个球校服!看看爸爸我这一身,这西装面料,这玫瑰花,这……”明凯指了指自己的全身,最后指到了自己的脸,“这英俊的面容,就问你帅不帅?就问你怕不怕?”

“你要不要这么夸张?不就是面个基,你当是联姻啊。”

没有去理苏汉伟的话,明凯开始上下打量苏汉伟,最后在苏汉伟的脸上停下了目光,明凯在自己的书包里翻找了半天,最后拿出了一管BB霜,“来小伟,你可不能给我们学校丢脸啊,这黑眼圈必须遮!”

说着,明凯挤了一坨BB霜在苏汉伟的脸上一阵乱抹,苏汉伟的脸被揉得不成人形,然后明凯在被揍了一拳之后,停下了涂抹的手,满意地看着苏汉伟,“啊呀,小伟,好白啊!”

“尼玛傻逼啊!”苏汉伟感受到脸上闷闷的不透气,一阵痒,然后拿出纸巾在脸上随意擦了擦,将明凯给抹的BB霜擦了一部分下来。

“别擦啊小伟,多帅,你平时太黑了。”明凯说着,看着苏汉伟将纸巾扔进了垃圾桶。

苏汉伟瘪了瘪嘴看着明凯,“所以你自己都搭配好衣服了,这么早找我来干嘛?”

经苏汉伟这么提醒,明凯才想起来有要紧事,于是说:“这不是找你给我写几句情诗吗。”

“学长,之前你生日我送过你一本《爱你就像爱生命》,看了吗?”

“你说那本书?用来垫实验器材了。”

“情诗,”苏汉伟看着明凯的脸不说话,然后生气地说,“想都不要想!”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明凯磨着苏汉伟给他写了好几句情诗,苏汉伟想得头皮都硬了,最后明凯将情诗抄在了手上,因为背不出来。

“学长,物理公式背得贼六,几句情诗都背不出来?”看着在手上写着情诗的明凯,苏汉伟说着,想到了之前明凯表白被拒绝的事情。所以其实今天明凯花了这么长时间准备的这些所有东西,可能都是无用功。

面基的时间到了,苏汉伟和明凯早早来到了清华园的大门口。

一个穿着裙子的姑娘和一个朋克风穿着的男人站在那里,男人正喝着一罐可乐,而姑娘则正在那里用手遮住太阳。

“你好啊,你是沉鱼落雁?”明凯和苏汉伟走了过去,明凯开口问道。

女人看着明凯愣了愣,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将信将疑地问:“你不会是厂长吧?”

明凯点点头,笑着说:“对啊,我就是。”

“天啊,我一直以为是一个满脸痘痘的理工男啊!”【沉鱼落雁】说着,指了指一旁的男人,介绍到:“这是【长刀所向】,真名项青,我叫项黎。”

“你们是兄妹吗?”苏汉伟问道,然后想起自己还没自我介绍,于是说:“我是【厂长之女】,我叫苏汉伟,是明凯的学弟。”

听到苏汉伟的自我介绍,项青一下子叫了出来,“卧槽你就是那个【厂长之女】!果然长得挺可爱的啊。我和她哪是兄妹啊,只是名字很像的朋友而已。”

“而且我们刚刚才见面,发现名字竟然这么像,简直有缘!”项黎说着,一只手拍了拍项青的肩膀,然后转头去看苏汉伟,“字母大大,之前那篇小说没有和你授权就拿过来用,真是不好意思了。”

苏汉伟摆摆手摇了摇头,说:“那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发帖和大家解释过了,不用放在心上,况且,《无常》配的很好啊。”

勾起嘴角,项青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苏汉伟,说:“把女主角的哥哥配成了一个变态,真是不好意思啊哈哈哈。”

“不啊,我觉得你们理解得很正确,女主角的哥哥的确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当时在小说里并没有点明,但你们发现了,也算是很厉害了。”说着,苏汉伟笑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这时,苏汉伟的肩膀被拍了拍,他本能地转过头去看,看到一个眉毛很奇怪,穿着黑色evisu卫衣的男人。男人朝苏汉伟笑了笑,问道:“你是小伟吗?我是【人杰地灵】。”

没想到眼前这个眉毛奇怪的人就是【人杰地灵】,苏汉伟张大了嘴巴,然后说:“没有了传播介质的阻碍,你的声音简直苏到爆炸!”

【人杰地灵】笑了笑,然后听其他人在那里自我介绍起来,最后说:“我叫向人杰,所以才起名叫【人杰地灵】的。”

“不过你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刚才我就在想你唱歌一定也很好听,一会儿去唱歌来一首《偏爱》吧。”项青说。

向人杰拍了拍手,自豪地说:“诶你怎么知道那首歌是我的成名作?!”

看着向人杰在那里和大家笑成一团,苏汉伟没想到心里高冷的【人杰地灵】竟然是个很搞笑的男人,时不时激动起来还会吐出一句“妈卖批”,惹得众人一阵笑。

“现在还差几个人没来啊?”项黎问道,“今天忘记涂防晒霜了,失策啊。”

明凯想了想,说:“应该还有老板娘,上海音乐那两个,还有唯忍叹息。”

“那个是不是音乐学院二人组啊?”项青指了指从远处走过来的两个人,两人走进之后,众人都被上海音乐学院的校服给亮瞎了双眼。

“我的天你们还真的穿了校服?!搞事啊。”向人杰说着,笑得差点不能自已。

其中一个男人看着眼前如此逗逼的男人,问了一句:“你是厂长啊?”

“放你的狗屁!我才是你爸,你个不孝子。”说罢,明凯用力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男人笑了笑,然后又问:“那你是【长刀所向】?”

“我才是【长刀所向】。”

“难道你是那个【唯忍叹惜】?”

苏汉伟受不了男人的弱智了,无语地开口道:“他是【人杰地灵】。”

男人被苏汉伟的话惊得发不出声,然后稍微理了理自己的情绪,说:“我以为地灵大大是一个很高冷的人呢,没想到是个二逼青年啊。忘了介绍,我是【厂长之子】,叫赵志铭,这个是【百米冲刺】,叫姜壤贤。”

大家又互相介绍了一番,赵志铭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道:“忘记说了,【养猪场老板娘】今天突然有事,说不能来了。”

听到赵志铭的这句话,苏汉伟本能地去看身旁的明凯,虽然脸上满脸的无所谓,但苏汉伟仿佛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大概是一颗赤诚的男儿心吧。

“不好意思啊我迟到了。”从众人的后方传来了一个声音,大家转过身,看到了一个穿着蓝色格子衬衫的男孩。

“你是【唯忍叹息】?”项青问道。

男孩点点头,气喘吁吁地说:“公交车乘过站了,妈呀,跑死我了。”

向人杰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他,说:“歇歇。”

男孩接过水喝了起来,然后打量了一番众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长相比较出众的项青身上,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是地灵大大吗?”

项青笑着摇摇头,指了指一旁的向人杰,“他才是。”

立马转过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向人杰,男孩把手里的矿泉水瓶捏得紧紧的,说:“谢谢地灵大大的水,我叫马鹿赫,刚高二。”

“这么小!天啊,我都是老年人了。”明凯大叫着,泄愤似的把胸前的玫瑰花给拿了下来,一把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苏汉伟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明凯的肩膀,安慰道:“下次总有机会见面的。”

明凯欲哭无泪地看着苏汉伟,委屈地说:“我今天准备这身打扮花了整整一千多,呜呜呜,小伟,我的心在滴血!”

 

TBC

 

 
评论(4)
热度(20)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