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石头【7】

CP : Xuxx X Mata

小学老师无心和带着孩子的男公关马塔的爱情故事,带丹迪马塔,但丹迪是负面形象,请丹迪的粉丝慎入。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当赵世衡充满正义感地回到家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要去找崔仁圭的真正目的,他是希望崔仁圭放了王城的,结果却反而惹怒了崔仁圭。

有些不敢想象王城现在的处境,赵世衡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恶,仿佛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会失败,甚至让事情越来越严重。

有些颓废地坐在沙发上,正逢放学的赵大胆回到家。赵大胆看着自己的父亲有些萎靡的样子,开口问道:“是不是王老师出了什么事?”

听到赵大胆的问题,赵世衡指歪了歪头,本来想点头的,但在看到赵大胆有些胆怯又期待的小眼神之后,赵世衡决定说个小小的慌,于是笑着开口道:“没事儿。”

“那就好,不然,我会自责一辈子的。”赵大胆说着,走到赵世衡的旁边坐了下来,将脑袋靠在了赵世衡的手臂上。

赵世衡感受着自家儿子脸上热热的温度,不禁有些鼻酸,他抿了抿嘴唇,再次将头靠在沙发上,说:“别自责,王老师没事。”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这个动作,赵世衡完全没有打算去做晚饭,因为刚才赵大胆的话让他的内心陷入了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赵大胆也不会去求王城,而王城也就不会被崔仁圭抓去了。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客厅里安静的气氛。赵世衡拿起手机,发现来电人竟然是崔仁圭,毫不犹豫,赵世衡接起了电话,“喂!”

“你倒也敢接这个电话啊?”电话那头传来崔仁圭生气的声音。

赵世衡长舒了一口气,微微颤抖着说:“对不起,是我错了。”

崔仁圭喜欢听赵世衡这么说话的声音,因为害怕和懦弱才是本该属于赵世衡的性格。崔仁圭好不容易把这种性格深深培养进了赵世衡的骨髓,却因为一个叫王城的人而差点功亏一篑。崔仁圭讨厌王城,不,崔仁圭憎恨王城。

“乖乖听话,我就把那个老师放了。”

“好。”

挂了电话,赵世衡死咬着下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赵大胆有些担心似的问道:“爸爸,你怎么了?”

赵世衡才微微止住颤抖着的双唇,然后乐观地说:“一会儿爸爸去工作,你一个人在家好好学习啊。”

赵大胆已经是快要升初中的学生了,对于自己父亲的表情和语气,自然也是略知一二。赵大胆明白,他的父亲是要去找崔叔叔了,原因很简单,因为王老师并没有被放走。

赵大胆将眼帘垂下去,然后点点头,有些落寞地转身回到了房间里。

赵大胆后悔了,他不该找王城帮忙的,也不该和王城立下那个男子汉之间的约定。

当赵世衡开着车来到崔仁圭的家里,崔仁圭的老婆还没有回家,所以崔仁圭一个人站在玄关处,看着赵世衡脱鞋子。

崔仁圭一句话都不说,赵世衡有些不喜欢此时沉寂的氛围,只能听到崔仁圭的呼吸声和自己有些紧张的心跳声,这种气氛让赵世衡喘不过气,也让他紧张得双手冒着冷汗。

“去房间里。”崔仁圭终于说话了,虽然这句话在赵世衡听来挺绝望的,但总比什么都不说来得好。

赵世衡点点头,一句话也不敢说,跟着崔仁圭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灯被崔仁圭打开了,赵世衡惊讶地发现,王城正被绑着躺在了床上,蒙住了眼睛。

“你……”赵世衡本能地回过头去看崔仁圭,他不理解崔仁圭这么做的原因。

问话被崔仁圭的手打断了,崔仁圭伸出手触碰赵世衡的嘴唇,让他不要说话,然后带着赵世衡来到了床边。

刚才赵世衡的那声“你”被王城的耳朵捕捉到了,他皱起眉头开始感知四周的声音和动静,他能够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他开始剧烈扭动起身子,希望身上的束缚被解开。

“上了他。”

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崔仁圭,赵世衡睁大眼睛,说:“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上他。”崔仁圭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然后一脸微笑地看着赵世衡,还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赵世衡转过头去看床上的王城,然后一边摇着头一边去看崔仁圭,语无伦次地说:“不可以,不,他是大胆的老师,老师是,他是无辜的啊。”

“你不上他的话,就我上你。”

赵世衡似乎是认命了,他抿了抿嘴唇,点点头,“那我们走吧。”

刚迈开步子打算去开房,赵世衡的手臂就被崔仁圭给拉住了,然后崔仁圭说:“你走干嘛?在这儿啊。”

说着,崔仁圭走到床边把王城的眼罩给拿了下来。

突然起来的光明让王城有些不适应,他本能地眯起了眼睛,然后慢慢睁开,看到了眼前笑得一脸灿烂的崔仁圭和一脸尴尬的赵世衡。

刚才,崔仁圭和赵世衡的对话他都听到了,他自然也知道崔仁圭解开自己眼罩的原因。

“唔!”王城看着赵世衡,使劲从鼻腔中发出声音,希望赵世衡别管自己,别和崔仁圭上床。但赵世衡这次来,本意就是要救王城的。

赵世衡咽了咽口水,试探性地问道:“别让他看着可以吗?”

冷笑出声,崔仁圭一边摇头一边上前开始脱赵世衡的衣服,说:“难得玩玩情趣,你可别扫兴啊,世衡,那边的男人还等着你解救呢。”

再次看了一眼床上的王城,他的眼里几乎都是血丝,充满着愤怒,赵世衡一想起王城之前为自己打的那么多“一拳”,便点点头,任由着崔仁圭脱去自己的衣服。

既然你都救了我这么多次了,该轮到我救你一次了。

整个过程中,赵世衡都拼命忍住不要叫出声,而王城则绝望地将头别到另一边,不去看眼前香艳到令人恶心的画面。

直到赵世衡没忍住呻yin叫了出声,王城才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全部都是泪水,来自自己崩溃的内心。赵世衡的呻yin一声声传进了耳朵,王城紧闭眼睛想要让自己忽略他们,但王城做不到!眼泪越流越多,根本止不住,王城哭红了眼睛,就像以前一样,胆小的自己被哥哥的恶作剧吓得无法平息。

但赵世衡和恶作剧不一样,恶作剧只有一会儿,而且可以遗忘,赵世衡让人忘不掉。

这个时候,王城才慢慢开始意识到,自己对赵世衡的想法,已经不仅仅是当初那个为了钱为了孩子无私奉献的父亲,也不仅仅是那个和自己一样胆小不敢反抗命运的胆小鬼,而是一个自己所在乎想要保护的人。

可惜,王城什么都做不了。

当崔仁圭将高潮的赵世衡轻轻放到了王城的边上,王城可以很清楚地听到赵世衡的喘息声,也能看到崔仁圭挑衅的眼神。王城转过头不想去看,但却被崔仁圭一下子将头扭到了那一边,崔仁圭逼着王城去看赤luo着的赵世衡,王城紧紧闭上了眼睛,把眼里本来忍住的泪水都逼了出来。

赵世衡看到了王城的眼泪,自然也知道王城已经哭很久了,他想要伸出手去把王城的眼泪给抹掉,但他的手伸到一半就停止了,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他没有资格去擦王城的眼泪,也没有权利。

崔仁圭看到了赵世衡愣住的手和表情,不怒反笑,然后拉着赵世衡的手放到了王城的脸上,说:“擦啊,我又没说不允许。”

王城感受到赵世衡的手在自己脸颊的温度,然后睁开眼去看赵世衡,眼睛很红,让赵世衡看得有些绝望。

差不多觉得被打的那几拳终于值回来了,崔仁圭放开了赵世衡,然后起身将衣服丢给了他,“以后也听话,你应该看出来了,我要威胁你,易如反掌。”说着,崔仁圭转过身,“记着,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人。”说罢,崔仁圭走出了卧室,进了浴室。

赵世衡看着崔仁圭离开,然后赶紧忍着腰酸穿上衣服,侧过身子帮王城解开身上的束缚。

当王城重新获得自由,他一言不发地起身,用力吸了吸鼻子,然后直接拉起赵世衡的胳膊将他带出了崔仁圭的别墅。

两人一起上了赵世衡的车,赵世衡本能地将王城送到了他家的楼下。汽车停下来了,但王城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赵世衡不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应该和王城说些什么,让他忘了今天的事吗?明显王城忘不掉。赵世衡叹了一口气看向窗外,不想再去思考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我是个胆小鬼,此生只为一个人勇敢过,那个人就是你。”

身旁传来王城的声音,赵世衡的眼圈有些红,但他没有转过头,而是继续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你也是个胆小鬼,一直都在委曲求全,我希望,可以成为你的救赎。”

最后一个字话音落下,跟着一起落下的还有赵世衡的眼泪。

王城坐在座椅上又等了几分钟,赵世衡依然一句话也不说,王城摇了摇头说了句“再见。”便打开车门下了车。直到王城浑浑噩噩地上了楼,看到楼下赵世衡的车子竟然还没走,王城想了想,再次下了楼。

站在汽车的外面,王城隐约看到赵世衡在揉眼睛。王城打开了车门,看到了看向自己一脸震惊的赵世衡,说:“别哭了。”

“你怎么又回来了?”

“因为我说了,要成为你的救赎。”

 

TBC

 

 
评论(2)
热度(26)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