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那年

CP : U X Korol

全文一万字,讲述大学生U和童扬的故事,厂长是个小混混,算是反面人物,介意的请点X

补档就不打太多tag了。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童扬视角】

说起同茂大学,有一个人你一定必须知道,那就是在军训的时候用一双死鱼眼瞪遍所有教官的问题小混混,明凯。当然,死鱼眼只是其次,明凯只是不小心单挑赢了他们教官而已,而他们教官正好是其他教官的老师。

 

如果你采访明凯关于这次胜利的感想是什么,他会用死鱼眼瞪着你然后说:“这么菜,回家养猪吧。”

 

童扬在遇到明凯之前,完全不知道明凯这号人,这大概就是明凯觉得童扬很奇葩的地方。

 

戴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童扬在从图书馆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五个小混混围着一个男学生,大概是要打群架的样子。呆呆的童扬马上抱紧自己刚借的书,从那些混混身后快步走过去。

 

说不担心那个男学生。童扬是否认的。万一明天早上再次路过这条街的时候看到他死在路边了怎么办?画面太恐怖不敢想象。

 

也没有考虑过自己是不是打得过那群小混混,童扬往回走然后趁其中一个小混混不注意,用手里的书猛敲他,然后趁他们呆住的时候,上前拉住那个被围住的男生赶紧跑。

 

跑了好远,确定后面没有人追过来,童扬才放开男生的手停下来。

 

呼呼呼,看来现在的小混混心理素质不行啊,被人偷袭了就呆住了,真是太菜了!一边这么想着,童扬转头看着那个男生。

 

一双吓人的死鱼眼。

 

童扬突然有些后悔救了这个男生了,怎么觉得他比那些小混混更可怕?说不定他一个人能打得过他们诶。

 

“你没事吧?”童扬默默开口问,“刚才吓死我了,他们要揍你诶。”

 

那个男生瞪着童扬好一会儿,然后轻笑出声,“他们是我小弟。”说完这句话,那个男生没有理童扬,转身往回走,“书呆子,比起读书,你不如多读读空气。”

 

童扬当然明白读空气的意思,这人是在责怪自己。童扬瘪了瘪嘴,在心中默默吐槽这个男生一百次,然后回忆了一下刚才在图书馆思考的拉格朗日中值定理,还是读书比较方便啊。

 

走到家门口,童扬摸出钥匙。一会儿到了书房一定要看看借回来的书,来洗洗晦气。

 

等等!借的书呢?

 

刚才打那个混混的时候顺手扔在地上了。

 

童扬伤心地拿下眼镜抹了抹眼泪,算了,一会儿回去就看看英语好了。今天真是太倒霉了,都怪遇到那个死鱼眼男人!

 

第二天,童扬起了个大早,去那条街上找昨天遗落的书本。

 

然而,什么都没有找到!

 

那些可都是限量版的外语书,掉了一本估计一百块都不止。行,自己真是太弱智了,昨天去救什么小混混头目啊!

 

这天一整天的课,童扬都没有听进去,但是这完全不影响童大学霸去图书馆学习。

 

按照童扬的说法,去图书馆可以洗净身上的晦气。这句话,可以让他的好朋友曾龙吐槽到西伯利亚去。然而,虽然曾龙不停地吐槽,但是还是会陪童扬一起去图书馆,美其名曰沾沾学霸buff。

 

当童扬支支吾吾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曾龙的时候,曾龙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说得那个死鱼眼的小混混不会是厂长吧?”曾龙也不管这是在图书馆,一个拍案而起大叫了起来。

 

童扬用无名指戳了戳眼镜,一脸呆滞地问:“厂长?现在小混混也开厂了啊?果然是毛主席改革开放搞得好,连这种无业游民都有组织了。”

 

听童扬这么说,曾龙笑出来,用手拍了拍童扬的脑袋,“你的小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鬼东西?厂长是明凯的绰号,明凯就是那个小混混头子。”

 

仔细思考了一下曾龙的话,童扬张大嘴巴“噢~”了一声,然后他拉下曾龙,悄悄地说:“你要不要帮我个忙啊?”

 

“什么忙?”第一次听到童大学霸麻烦自己,曾龙果断挖了挖鼻孔,“学习方面的就算了。”

 

童扬抓住曾龙挖鼻屎的手,“你注意点影响行不行?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帮我去问问那个厂长他有没有看到书?”

 

曾龙停下了挖鼻孔的手,把手往童扬的衣服上擦了擦,“我又不认识明凯,而且我可不敢惹他啊,想想就恐怖。”

 

童扬见曾龙那屌丝样子,白了白眼,“看你瘦不拉几的,就挖鼻屎见你起劲的来。”

 

“那我们打个赌?”

 

“什么赌?”童扬停下看书的动作,抬头看向对面的曾龙。

 

这大概是曾龙最认真的表情了。

 

曾龙笑着说:“如果我拿到书,你就和我在一起吧。”

 

“可是我都不确定书在不在厂长那里诶。”

 

“在不在另算,就问你敢不敢打赌?”

 

童扬拍了拍桌子,“有什么不敢的,赌!”

 

其实曾龙对自己的感情,童扬早就有闻一二了。

 

两人从小学一直认识到现在,也算是竹马竹马的关系了。童扬不否认,有时自己做题很崩溃的时候想到曾龙挖鼻孔的样子都会不自觉发笑。

 

这次曾龙会大胆地和自己打这个赌,童扬是万万没想到的。在他心目中,曾龙是那种一句心里话可以憋到天荒地老的死宅,更别说这么明显的撩妹约定,让童扬差点以为自己在演《情深深雨濛濛》。

 

童扬想好了,无论曾龙有没有拿到书,他都会承认是自己输了。

 

之后的几天,童扬都没有见到曾龙,当童扬再也忍不住的时候,他决定去曾龙家找他。

 

童扬从来不会想到,他和那个小混混头子再一次见面竟然是这样的场景。

 

“那个书呆子,说你呢!走什么走啊?那点钱出来花花啊。”一个小混混走到童扬的面前,然后又有四个小混混一起围了上来。

 

童扬戳了戳眼镜,将书包带拽得紧紧的,“我,我没带钱啊。”

 

那个小混混从上到下看了童扬一眼,突然笑了出来,“带着Burberry的围巾和我说没钱?”使劲一抽,童扬的围巾从脖子上被拉了下来。

 

那是曾龙在童扬的二十岁生日时送的礼物,童扬不知道它的牌子,但这么一戴戴了整整三年。

 

童扬想上去抢回自己的围巾,但又不敢,“这是很重要的人送的,拜托你,拜托你还给我。”

 

“要我还给你?那拿钱来阿!”

 

窘迫的童扬表示自己虽然戴了一条很贵的围巾,但自己是真的没带钱啊!

 

“你又在抢劫同学了?”一个声音从小巷的一边传过来,然后童扬看到一个男人慢慢走过来,“说好的有爱同学呢?”

 

就是上次的那个小混混头子!

 

“是,是啊。”童扬顺着那个人的话说下去,“老师教导我们要有爱同学,只有团结一致才能真正建设发达的社会主义……”

 

“社你妈个比啊!”一巴掌朝童扬的头上打过来,那个小混混骂出了脏话,“个书呆子蠢得一笔!”

 

明凯听童扬这么说笑了起来,然后挥了挥手让那些小混混都离开,“你们先走吧,今天我来照顾一下这个书呆子。”

 

小混混们听到明凯这么说,只好作罢,那个小混混也是将围巾随便扔到一旁的泥地里狠狠地踩了一脚然后离开了。

 

童扬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就想着自己刚刚背的毛泽东概论还记不记得了,然后伸出手想去捡曾龙送给自己的围巾。

 

“怎么,这种时候还只想到那条围巾?”明凯嘲笑的语气讲出了这句话,“女朋友送的?”说着,明凯弯下腰先童扬一步捡起了围巾。

 

见围巾被捡走,童扬只好站站直,以显示在身高方面自己的优势。

 

“把围巾还给我。”童扬一字一字铿锵有力地说,完全没有了刚才看到小混混们时的怂态。

 

明凯看到童扬大有要和自己打一架的魄力,笑着说,“刚才还结巴着,到我这儿这么刚?不知道我是他们的大哥?”

 

“我知道啊,你是厂长啊。但我觉得你比他们不可怕一点。”童扬实话实说,毕竟从小就被灌输了知之为知之的思想。

 

明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双死鱼眼盯着童扬,“我哪里不可怕?”

 

“我哪里知道?就是这么觉得。”

 

“哦?学霸的直觉?”明凯拿起围巾瞅了瞅,“这围巾送给我?”

 

童扬赶紧拦住明凯想要带围巾的动作,“别别别,求你还给我吧。”

 

“谁送你的,女朋友?学霸的初恋?”

 

童扬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是一个朋友。”总不能和他说是自己未来的男朋友送给自己的吧。

 

明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一个朋友啊,哼哼。我拿走了。”

 

还没等童扬反应过来,明凯直接一个转身离开了。童扬一个健步追上去直接拉着围巾想把它拿回来。明凯一双死鱼眼显得他很不高兴的样子,一巴掌就往童扬的脸上糊上去,“不要你钱是给你面子,别不知好歹。”

 

大概是被巴掌打晕了,童扬有些迷迷糊糊地在原地站了会儿,然后把眼镜扶正。

 

刚才还觉得明凯救了自己呢,没想到他也不是什么好鸟!

 

第二天,曾龙出现在童扬的教室门口。

 

“你这脸上是什么情况?”曾龙目瞪口呆地看着童扬脸上地青一块紫一块,有些心疼地想去摸,“和人打架了?”

 

童扬拉着曾龙到了教室外面的石凳上坐下,“哪有和人打架,是单纯地被人打了。”

 

曾龙摸上童扬的脸,“谁啊?龙哥帮你去揍他!”

 

听到曾龙这句话,童扬觉得很搞笑,“你比我还瘦还想帮我报仇?”

 

曾龙卷起袖子向童扬秀了秀自己的若有若无的肌肉,“给你看看什么叫力量!”

 

“辣鸡。”童扬瘪瘪嘴笑了起来,“你行行好别秀了,跟个傻子似的。”

 

放下袖子,曾龙抖抖有些冷的身子,再次摸上童扬的脸,“还疼吗?”

 

童扬转转眼珠子,偷笑着说:“你给吹吹?”

 

没想到童扬会这么回答自己,曾龙有些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回到平时的样子说:“你这话会让我误会,以后别说了。”

 

“毛主席说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曾龙。”

 

听童扬这么说,曾龙轻笑出声,然后对着童扬的脸轻轻吻了一下,“吹不够劲,亲一下会更止疼。”

 

摸了摸刚才曾龙亲的地方,童扬不禁笑了笑,“龙哥你很懂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思想。”

 

“爱能治愈一切?”

 

对于曾龙的回答,童扬表示很惊讶,“诶你这个学渣怎么会知道?”

 

“哼,我可是学音乐出生的!”

 

“这波我服!对了,你还记得我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你送了我什么?”

 

曾龙仔细思考了一下,“那条格子围巾吗?”

 

“你介不介意再送我一次?”

 

“怎么了?”

 

童扬摸了摸脸又回忆起昨天的倒霉事,“昨天被打了之后被抢走了。”

 

曾龙笑了笑,“这次不送你围巾了。”

 

“那你送什么?”

 

“送我自己你要不要?”

 

“要你妈!”

 

 

【明凯视角】

明凯最近遇到一个情商很差的人,情商差到连自己都不认识还来把自己从小弟手上给救出去了。

 

看着手里那天晚上从那个男生手里捡到的莫名其妙一坨英文加一坨微积分的书,明凯表示这都是些什么鸡巴玩意儿?

 

后来往小弟那里打听了一下,知道了那个书呆子的名字叫童扬,儿童的童,飞扬的扬。

 

“没什么,就是觉得那书呆子很特别。”当小弟问明凯干嘛要打听那个书呆子,明凯是这么回复的。

 

可能是受到了书呆子的学霸buff干扰,难得的一天,明凯决定去学校里听一节高数课。结果他看到了,在教室的外面,童扬和一个男人在石凳上打情骂俏,真是太不守妇道了!

 

等等等等,为什么要用打情骂俏和不守妇道这两个词?

 

没有正面思考过自己的想法,明凯只觉得自己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心里很不爽。不是说兴趣是读书的书呆子吗?怎么还谈恋爱虐单身狗了?

 

哼。

 

明凯整了整自己脖子上的从童扬那里抢来的围巾,冷笑一声。不知是嘲笑童扬还是自嘲,然后迈开步子离开了。

 

后来,明凯顺便打听到了那个男生的名字,曾龙,钢琴表演系的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

 

明凯不知道自己和曾龙到底有什么仇,自己对他就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不爽。这促使明凯唆使小弟找过曾龙好几次麻烦,但是都被曾龙巧妙地化解了。

 

看来曾龙还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啊,敲诈勒索这一招已经不管用了。

 

让明凯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曾龙会亲自找上自己。

 

原因,是自己这里放着的,童扬曾经借来的书。

 

那是明凯第一次知道不怕死的人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大概就是当曾龙在看到明凯的脖子上带着自己送给童扬的围巾的时候。

 

明凯只觉得曾龙就像一条疯狗一样,冲的毫无章法,明凯甚至不明白曾龙这么打架的意义何在,明明说好的只是打架而已,但曾龙上前抢夺的却是自己脖子里的Burberry围巾。

 

在那时明凯终于知道了,自己从童扬那里拿走的围巾,是曾龙送给他的。

 

知道了这一点,明凯突然有点觉得曾龙这个人烦人地令人厌恶。

 

对于自己很讨厌的人你会怎么做?有些人会避而不谈,有些人则会搓搓他的锐气。

 

而明凯,无意外是第二种人。

 

所以当第三天早上,明凯在学校大门口看到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手腕上还绑了绷带的曾龙时,明凯笑了,笑得像个胜利者一样。

 

那是一种绝对的优越感,处于相对的胜利之上。至少比起你曾龙,我明凯是那个能力在你之上的人。

 

而相对来说,比起我明凯,你曾龙是那个幸福在我之上的人。

 

果不其然的画面,童扬眼睛红红的,手里拿着棉签,在帮曾龙上药。曾龙大概早就忘记了被自己打时的疼痛,此时正笑得像吃了蜜一样。

 

所以自己此刻到底是一个成功者还是失败者?

 

明凯不明白,明凯不明白的有两件事。第一件就是上面所说的关于胜利和失败的那个问题,而第二个件,则是自己为什么要和曾龙比谁是胜利者谁是失败者?

 

整整想了有一天一夜,明凯不记得自己抽了多少根烟,喝了多少瓶酒,得出了一个很简单的答案:因为童扬。

 

无法追溯是什么时候自己喜欢上童扬了,明凯只能记起自己第一次遇到童扬的时候,那个书呆子傻傻地救了完全不需要帮助的自己。

 

果然是书呆子,现在想想,明凯还觉得童扬真是呆到极致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呆到极致的人,吸引到自己了。

 

往后看到的每一个:说话结巴的童扬,脸上被打青的童扬,眼睛红红的童扬,都吸引着自己。

 

听小弟们说男人只要是喜欢上男人了就是变态,放着好好的大胸女人不要,去要个没胸的男人,那简直就是脑子有坑。

 

换以前,明凯大概会一起起哄着说“是啊是啊,真的变态。”而现在,明凯大概不想自己骂自己变态,所以他决定闭口不谈。

 

闭口不谈的确是一种很好的逃避方法,但这也苦了那些小弟们。想要给老大介绍个女朋友,本来以为老大会重重奖赏,谁知明凯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兴趣怏怏地拒绝了。

 

“老大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碰女人了诶!不会是性冷淡了吧?”

 

“你小声点!不要命了啊!”

 

“看老大平时也是郁郁寡欢的样子,难道是看中哪家姑娘了?”

 

“看你妹啊,要看中了依老大的性格早就追了好吗!”

 

“难道老大看中男人了?”

 

“……………………………………………………”

 

明凯在一旁把小弟们的八卦聊天都听了进去,不禁苦笑了一下。

 

恭喜你们,猜对了。

 

到这里,明凯不禁感叹了一下自己的人生。想以前,自己想要什么有什么,想和谁睡就和谁睡,想干嘛就干嘛,可现在呢?

 

“诶老大,看你最近闷闷不乐的,你是不是喜欢上哪个女孩子人家不从啊?直接说一声,这事以前不是也发生过吗。”

 

“放你妈的狗屁。”

 

明凯此时地脑海中闪现了一个画面,小弟们扛着童扬把他拐来扔到了自己的床上……

 

这么想着,明凯有些奇怪了。自已以前也这么干过啊,那小姑娘后来还和自己处了一段时间玩得可好了呢。

 

那么这个童扬……要不也这么试试?

 

“唉你们过来,帮我带个人过来。”明凯清清嗓子。

 

小弟们见大哥终于走出雾霾决定迎来新的人生巅峰,很是高兴地围过去,“老大,下一任嫂子有人选了?说一声就中。”

 

“就之前向你打听过的那个童扬。”

 

“没问题,不就是童…………等等老大,你说的是那个书呆子童扬?”

 

明凯见他的表情变化得比自己翻书都快,不禁笑出来,“就是他啊,给我带过来。”

 

“他是下一任嫂子?”小弟们疑惑地面面相觑,“还是说老大你想揍他一顿?”

 

明凯瞪大死鱼眼,“是嫂子!哪这么多废话,快给我去带!”

 

“是是是,带带带!”

 

小弟们无言走了出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说老大变态吗?谁敢?只好听了老大的话,找人去。

 

明凯一个人站在窗边,用舌头舔了舔干干的嘴唇,勾起了一个冷笑。

 

不久之后,你将会是我的。

 

 

 

【曾龙视角】

发现童扬不对劲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曾龙看着渐渐变得成默寡言的童扬,心里不是滋味,想上去问些什么,但每次都被童扬避开了。

 

过几天就是童扬的二十五岁生日了,曾龙记得童扬之前让自己再送一条围巾给他,于是曾龙特地跑去了别区的奥特莱斯在阿玛尼店里挑了一条纯白的围巾,打包成礼物想要送给童扬。

 

回到家曾龙把礼物放在书桌上,脑海里不禁想着自己第一次见到童扬的情景。

 

那是曾龙还小学两年级的时候,家搬到了这里,然后上学出门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童扬。白雪皑皑的刚过完年,曾龙嘴里哈着气站在门口等着司机的车开过来接自己,等了很久还没有来,小小的曾龙有些生气。正打算打电话问问的时候,隔壁家的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穿得一身红的小男孩,背着个书包蹦蹦跳跳去上学。

 

冬阳洒落在男孩的身上,给曾龙一股很温暖很纯净的感觉。男孩衣服的大红色衬托着周围的白雪,也衬托出男孩白白的皮肤。

 

那是曾龙见过的最美好的红白喜事。

 

后来由于邻居的关系互相串门,曾龙慢慢熟知了那个男孩,他的名字叫童扬,童真的童,悠扬的扬。

 

有的时候,曾龙不否认缘分这件事。自己和童扬的认识然后互相喜欢,大概就是一种缘分,曾龙为自己庆幸。

 

童扬二十五岁的生日到了,曾龙在半夜十二点一过的时候,就给童扬发了生日快乐的短信。这天是周日,两人都没有课,于是曾龙约了童扬去游乐园玩。

 

“童扬,生日快乐。”曾龙把礼物送给了童扬,看着童扬光秃秃的脖子,曾龙觉得这礼物送得太对了!

 

童扬有些呆地打开礼物,发现是一条纯白的围巾。曾龙拿起围巾替童扬围上,说:“童扬,这围巾很配你,纯白很配你。”

 

听他这么说,童扬的眼睛有些红红的,“为什么觉得纯白很配我?”

 

没想到童扬会问这个问题,曾龙把童扬搂进怀里轻轻抚摸他的后背,“我的童扬,永远都是纯真美好的,所以选了纯白色的围巾给你。不喜欢吗?”

 

童扬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被曾龙抱在怀里。

 

曾龙感受到童扬在自己怀里的心跳和温度,轻声开口问:“童扬,你最近为什么总是闷闷不乐?告诉我好吗?我们可以一起分担。”

 

听到曾龙的疑问,童扬轻轻推开曾龙,然后拉着他的手走出了游乐园。

 

“要去哪里?”曾龙很疑惑。

 

童扬又是什么都没说,于是曾龙也什么都没再问。曾龙任凭童扬拉着自己走进一家酒店,开了一间房,然后被童扬推到了床上。

 

曾龙坐在床上,看童扬马上就要顺势脱衣服了,赶紧抓住他的手停止了他的动作。

 

“你到底怎么了?”

 

童扬跨坐在曾龙的腿上,眼睛红红的,只是看着曾龙而已,没有说话,然后摇摇头示意曾龙什么都不要说。曾龙定定地看着童扬的眼睛,凑上去吻了吻。

 

好想把你眼睛里的泪水吻掉。

 

享受者曾龙对自己的温柔,童扬笑了笑,对着曾龙的唇吻了下去。

 

好想把你马上变成我的。

 

曾龙人生中第一次知道和自己喜欢的人做爱原来是这种感觉,那种望眼欲穿却又小心翼翼的宠爱,能把人折磨得受不了。

 

俗话说得好,事后一支烟,舒服赛神仙。

 

然而,抽烟的却是童扬。

 

“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了?”曾龙看着在自己一旁抽烟自如的童扬,不禁吃惊地问。

 

童扬看到曾龙微微皱起的眉,把烟捏灭,“就在不久前吧。”

 

听他这么说,曾龙才又想起来之前想问他的问题,于是很担心地改口问道:“童扬,你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又是那个眼睛红红的表情,曾龙不知道童扬的那个表情是委屈还是憎恨,是自嘲还是自怜。曾龙以为他又什么都不说,于是只是上前把童扬楼进怀里,“无论你发生了什么,都过去了,别在意了,以后我陪你。”

 

这只是一句安慰人的话,却让童扬的眼泪流了下来。

 

童扬紧紧地抱住曾龙瘦弱的身子,默默地哭起来。曾龙感受到童扬在自己怀里因为哭泣而抽搐,童扬哭的时候的鼻息吐在曾龙的脖子上,让曾龙不禁更紧地抱住他。

 

郭沫若曾经说过: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我们的过去不需再提起,为你幸福我拼尽全力。我的曾经那以成为过去,为你幸福我拼尽全力。童扬觉得,能遇到曾龙,自己真是太幸运了。

 

后来,两人大学毕业了。童扬选择留在本地当公务员,而曾龙决定出过深造。

 

记得送别的时候,童扬送给自己一枚很漂亮的戒指,他把戒指套在自己的食指上,美其名曰:“你以后挖鼻屎的时候看到这枚戒指就能想到我了。”曾龙表示这个意义一点都不美好!但还是笑了笑,我的童扬怎么可能那么可爱。

 

曾龙独自一人来到美国,人生地不熟的,每天都是家和图书馆,两点一线。以前一直听说美国人很奔放,但每天都会有好几个小姑娘来问自己要电话号码,也是太夸张了。后来听同乡人说戒指戴在食指是指单身想结婚的意思,于是曾龙把戒指戴在了无名指上。

 

顺便说一句,曾龙往后的每一次挖鼻屎,都是用无名指扣的。

 

说笑而已。

 

曾龙有时会和童扬视频通话,虽然深造的日子过得很累,但每天都有童扬给自己加油鼓励,曾龙觉得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过下来了。

 

整整四年的深造,曾龙回国了。来接他的,依然是童扬,带着那条他二十五岁生日那天送的纯白色围巾。

 

曾龙远远就看到童扬站在人群里朝自己挥手,曾龙觉得,仿佛其他人都可以暂且忽略一样,童扬站在那里,让自己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仿佛有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曾龙觉得好温暖。

 

那天晚上,没人能够抵挡小别胜新欢的喜悦和欲望,那是曾龙和童扬的第二次做爱,疯狂又极度快乐的做爱。

 

这次,是曾龙抽烟了。

 

“唉,四年不见你到抽起烟了?”童扬把曾龙那边的被子掖了掖,生怕他生病。

 

曾龙没有停下抽烟的动作,在吐出一口烟之后,他说:“我前几年,在美国,遇到了明凯。”

 

听到这个名字,童扬掖被子的手顿了顿,“明凯……”

 

“就是大学时的那个厂长,你还记得吗?”

 

童扬坐起来看着曾龙,眼睛里说不出的慌乱,“我知道啊,赔那些外文书花了468呢。他有和你说什么吗?”

 

曾龙定定地看着童扬,“你觉得他应该和我说些什么?”

 

舔了舔嘴唇,童扬尴尬地笑了笑,“我不知道啊,你们谈了些什么吗?”

 

曾龙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童扬的脸。

 

一时间房间里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把气氛搞得很僵。

 

过了很长时间,曾龙手里的烟燃尽了,曾龙叹了口气把烟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起身走向了自己的箱子。

 

童扬死死地盯着曾龙的一举一动,生怕曾龙生气了拿着箱子要走。

 

曾龙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两本外文书,书的一侧还贴着图书馆的标号。

 

“明凯把这两本给了我,说当时忘记还给你了,还托我向你道了个歉。”曾龙一边说,一边把烂的已经泛黄的书给了童扬。

 

童扬松了一口气,拿过书随意翻了翻,“他就说了这个?”

 

这个问题刚问完,童扬就感觉到被子被掀开,曾龙抖了抖身子钻了进来,“他还说什么?就聊了聊,他家移民了,他马上要结婚了。”

 

“这样啊,”童扬呆呆地说,“你祝福他了吗?”

 

“祝福了。”曾龙顿了顿,“然后他也祝福了我们。”

 

童扬笑了笑,钻进被我抱住了曾龙,“你不和我说他,我都不记得他了。”

 

“大学霸肯定不会记得小混混啊,行了,很晚了,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

 

童扬默默点点头,“其实我明天请假了,想陪你。”

 

“我爱你。”

 

“我也爱你。”

 

童扬说完这句话便闭上眼睛睡着了,一旁的曾龙则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还记得在美国遇到明凯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会上。

 

“你是曾龙吗?”

 

曾龙转过身,看到了将头发全部梳上去打了发蜡的明凯,“你是明凯?你和以前好不一样啊。”

 

明凯笑了笑,“我还记得你以前为了童扬和我打架呢。”

 

听他这么说,曾龙踢了踢地,“那都是大学时候的事情了,我现在和童扬在一起了,改天回中国我们请你吃个饭?”

 

“别了吧,”明凯尴尬地看向别处,“我还是不要见到童扬的好,他也不想看到我。”

 

明凯的话让曾龙觉得很疑惑,不就是书没还,有必要像个女孩子一样还一辈子不见了?

 

“你和童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见曾龙这么问自己,明凯一下子有些惊讶,“难道童扬没有和你说吗?”

 

曾龙摇了摇头,“他应该说什么?”

 

“怪我年轻时不懂事,伤害了他,也伤害了你。”

 

“你怎么伤害他了?”

 

“我强迫了他,对不起。”明凯说完这句话,默默转身离开了。

 

曾龙不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了,只记得那个朋友生日会上的一半酒估计都是自己喝的。一边喝还一边骂自己笨,其实当时和明凯打架的时候看到那条Burberry围巾就应该能猜到童扬和明凯之间的过节。可是怎么也不层想过竟然是这个类型的过节。

 

同时,曾龙暗自庆幸自己当年没有逼迫童扬把事实告诉自己,而是选择毫不知情地原谅他。毕竟比起过去的那种破事,还是将来的幸福更重要。

 

隔了好几天,曾龙的那个朋友给了曾龙一个包裹,说是明凯给的。

 

回到宿舍后,曾龙打开了包裹,里面放着两本书和一条围巾,还有一张上面写着抱歉的信。

 

纵然前一天晚上曾龙已经想通了很多事,但在看到这些东西的一瞬间,曾龙还是觉得心情差到极致了,他拿起包裹就往楼下走,把围巾直接扔进了河里面。

 

当他还想扔书的时候,他停下了手。他看着已经沉入河里的围巾,不禁懊恼地责怪自己的冲动。

 

想了想,无论如何,还是要把这两本书还给童扬,还有那句明凯的对不起。

 

曾龙在被窝里转了个身面对童扬,童扬已经进入了睡眠,曾龙看着他的睡颜不禁笑了笑,然后也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匆匆那年,能爱上你,真好。

 

END

 


 
评论
热度(10)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