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受短篇合集(除舅夜)

CP : all兮夜

康兮美丽的误会》、允夜《愿得一人心》、马夜《最爱坐在我旁边的你》、丹夜《露从今夜白》和允夜《Sunshine boy》,其中,除了最后三篇是BE,其他都是HE

补档就不打太多tag了。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美丽的误会》

 

“想你的夜~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赵志铭开启死歌大招开始唱歌,而对面正和他双排开麦的Xiye此时只想揍他一顿。

 

Xiye在电脑前翻了一个白眼,“闭嘴啊赵志铭!”

 

“哈哈哈哈,想你的夜~求你让我再爱你一遍~”赵志铭不管Xiye的控诉,继续唱歌。

 

正想关麦的Xiye刚想点,手机突然震动了,来了一条短信。Xiye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Condi的。

 

和萝莉双排开心? —— Condidi

 

Xiye看着短信不禁轻笑出声,吸引了一旁已经超鬼的Mystic。Mystic把头歪过去看短信,差不多看懂了意思,撇了Xiye一眼,“咦,秀恩爱?”

 

自从Xiye和Condi在一起之后,整个WE的人看Xiye都像是看恩爱狗一样,得着机会就使劲吐槽。就连平时人很软的wushuang,都会一边吃着Xiye的炒饭一边吐槽这饭好难吃,然后全部吃完。

 

Xiye很无奈,不就是不用过双十一了吗,你们这些单身狗有必要这么排挤我?还是Condidi对我好,还会给我抓娃娃!

 

当然,Xiye从没有告诉过WE的其他人,他和Condi是怎么在一起的,因为这件事他自己也搞不清。然而这件事,在M3,却是一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因为那是M3所有人都有助攻的。

 

这件事的起因要追溯到很久以前的一个晚上,出于一个非常美丽的误会。

 

那天,Condi和Xiye双排到凌晨两点,下线之后,Condi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LoveCD走进房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你怎么还不睡啊?这么晚了。”

 

Condi看着LoveCD很久不说话,赤裸裸的眼神让打算脱衣服睡觉的LoveCD停下了脱衣服的动作,然后慢慢将身体往后退,“兄弟,你干嘛?你不会……”

 

猛然意识到什么的Condi瘪了瘪嘴,“会你麻痹!”

 

“那你刚才干嘛一直看着我啊?”

 

“我只是想确认我是不是个直男。”

 

被这句话惊到了,LoveCD瞪大眼睛看着Condi,“哇兄弟,你干嘛确认这个?”

 

“最近看到一个微博。”Condi从床上坐了起来,“所以我就想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直男。”

 

LoveCD思考了一下,得到了结论:“所以证实你不是。”

 

Condi刚想大声骂上去,一旁的LoveCD惟恐天下不乱地跑出房间对着还在rank的队友们大声喊道:“特大新闻特大新闻!Condi说他喜欢男的!”还很热心地翻译成英文说了一遍:“Condi says he loves boy!”

 

正在rank的中韩队员们听到这句话,纷纷迎来黑屏,然后丢下鼠标看向LoveCD。

 

“你妈逼喊什么喊?!”Condi从房间里跑出来对着LoveCD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刚想继续骂下去,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让阿姨炒饭。——Xiye

 

看到短信之后,Condi结束了对LoveCD的殴打,清了清嗓子对正在沙发上休息的阿姨喊道:“阿姨,小不点要来吃炒饭!”然后得得瑟瑟地没有理一干人跑去厨房等炒饭了。

 

队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大概都猜到Condi喜欢的是隔壁WE家的中单了。

 

然而,并没有这回事。后来,整日沉迷于游戏的一干人决定八卦一阵子。

 

“Condi,你和Xiye怎么样了?”有一天大伙都在rank,LoveCD开口问。

 

其他人听他这么问,都竖起耳朵听Condi的回答。

 

Condi想了想说:“没怎么样啊,就双排,然后我带他玩QQ音速。”

 

“带妹打游戏,Condi有前途!”一旁的Dade有不标准的普通话实力夸了Condi一波。

 

“不是带他玩,是对决。”Condi赶紧纠正Dade的话。

 

SMLZ在一旁听着,问:“那一般你赢还是他赢?”

 

说到这里,Condi突然很自豪地竖起了大拇指,“当然是我赢啊!他这么菜。”

 

其他人一听Condi这么说,都纷纷摇起了头。

 

“Condi,不是我说你,既然喜欢人家你就应该让让人家。”

 

“是啊,一直赢Xiye,他不开心。”Looper推推眼镜郑重其事地说。

 

SMLZ站起身,用手拍了拍Condi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兄弟,我和Xiye认识很久了,他这人一输心态就炸,你要是想留个好印象,就让他多赢赢。”

 

Condi一脸惊讶地看着周围的队员,总觉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然而LoveCD说:“谦让是为人之道,Condi,多学学!”

 

听他这么说,Condi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决定今晚双排时让让Xiye。

 

然而,今晚并没有双排,Xiye和ZZM一起玩去了。

 

“诶?你怎么在单排啊?”SMLZ看了眼Condi正用瞎子踢到对面的ADC,而队伍里并没有兮夜丶。

 

Condi一顿操作然后完成了超鬼的0/8/3,把鼠标往前一扔,“傻逼中单,一点输出也没有!”

 

众人看着发火的Condi,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互相看了一眼。估计是Condi没和Xiye一起双排不开心了。

 

然而,他们又误会了。

 

SMLZ打开手机给Xiye发了条短信,让他和Condi双排,不然Condi很生气。

 

这条短信,让Xiye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然后回了一句“生你妈逼”。SMLZ看到自己做好事还被骂了觉得不服,于是给Xiye发:“Condi一直在等你,我也是好心告诉你,他真的很喜欢你。”

 

后来,SMLZ没有等到Xiye的回信,他不知道,Xiye因为他的这条短信,失眠了一整个晚上。

 

之后的几天,Xiye都和Condi双排,而且还是很热情的那种。当Xiye和Condi说他答应了的时候,Condi表示他不懂啊!

 

当SMLZ收到Xiye的感谢短信并表示已经和Condi开始恋爱了的时候,SMLZ赶紧告诉了在场的所有队员包括阿姨,然而,这其中,并没有Condi。

 

那天Condi和Xiye在双排的时候,Xiye告诉Condi他想去游戏城玩,而Condi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就答应下来了。

 

监视着Condi电脑的LoveCD看到这条消息的瞬间,大叫一声:“啊!Condi明天要和Xiye约会了!Have a date!”

 

“Condi好好表现啊!”Looper停下手里的游戏,推了推眼镜说,“一定要让Xiye满意。”

 

Dade则走进房间拿出自己压箱底的名牌西装,“Condi,穿这个!我借给你!很帅的!”

 

而一旁的SMLZ则是想了想说:“Xiye很喜欢抓娃娃机,你要多抓几个送给他哦。”

 

Condi虽然觉得大伙们说得有些过火,但是和朋友出去玩,得体的衣服是必不可少的,于是收下了Dade的衣服,而投朋友所好也是应该的,于是给Xiye发过去:“哥很会抓娃娃的,你喜欢哪个,跟我说。”

 

于是第二天,Condi穿的整整齐齐,和Xiye就去了电玩城,而中午的午饭队友们都给他普及好了,说Xiye喜欢吃海底捞里的小龙虾,你自己看着办吧。

 

此时的Condi和Xiye刚走进游戏城,Xiye直接奔向娃娃机。当Condi展现了惊人的抓娃娃实力之后,他获得了Xiye的一个大大的拥抱。

 

Condi瞬间就当机了。

 

之后的午饭时刻,Condi按照队友们的建议带Xiye走进海底捞并点了小龙虾的时候,Xiye很惊讶的说:“Condidi,很贵啊。”

 

Condi摆摆手说:“没事,你开心就好。”

 

“嘿嘿,Condidi对我真好。”

 

两人下午回基地的路上,Xiye主动牵上Condi的手,Condi当时有些奇怪,但是感觉到Xiye的手这么冷,又想到队友们说的要时时刻刻为别人着想,于是就握住Xiye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到目前为止,Condi和队员们,包括Xiye,都不知道整件事是有多么令人无语。

 

这个美丽的误会被解开的那一天,是在一个很平常的晚上,Condi和Xiye在双排,而一旁的M3队员们在紧锣密鼓地讨论着Xiye的生日。

 

当讨论完,LoveCD非常丧心病狂地走过去问了一句每个M3队员都想知道的事情。

 

“Condidi,小不点生日快到了,打算拿一血吗?”

 

 

这个问题,让Condi的屏幕瞬间黑了,而且还是被蓝爸爸打死的。

 

Condi回过头,呆呆地问:“拿小伟一血?你在说什么?”

 

LoveCD只当Condi是不好意思,于是拍了拍Condi的肩膀,“哎呀大家都是好兄弟!别害羞,快点告诉我们。”

 

“不是啊,我为什么要拿小伟一血?”Condi拿下耳麦关掉直播,站起身问,“之前我就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最近一直和我说小伟。”

 

听Condi这么说,在座的队员们纷纷歪过头看着他,脸上全部都是疑惑的表情。

 

“你没和Xiye在一起?”Looper将眼镜拿下来擦了擦,“之前Xiye说你们在一起了。”

 

Dade则是靠在Looper旁边拆开一包薯片吃了起来,“上次你和Xiye约会,牵手回来的?”

 

“是啊是啊,”SMLZ也是一脸正经地关注着局势,“都牵手了肯定在一起了啊。”

 

一旁的阿姨也走进来,用围巾擦了擦自己的手,“你还为了那个小男孩和我学炒饭。”

 

Condi大致听明白了,用手用力擦了把自己的老脸,用非常崩溃的表情欲哭无泪地说:“老子什么时候和小伟在一起了?怪不得之前小伟怎么就突然对我特别好特别傲娇,原来是因为你们的撮合?结果你们都以为我和小伟在一起了,小伟也以为我和他在一起了!”说完,Condi又用力抹了几把自己的脸,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老子被你们害惨了!”Condi大吼,“你们说吧,现在怎么办?”

 

几个听得懂中文的队员和阿姨一起面面相觑,而LoveCD则是低下头给韩援们解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诶?axiba!”Dade听完LoveCD的解释喊了一声,然后和Looper一起不好意思地别过头。

 

这时,SMLZ站起身,“Condi,这事没法和Xiye说啊。”

 

“怎么就没法说了?”

 

“难道你要说,其实我不喜欢你,是你误会了?”SMLZ急着眼说,“Xiye本来自尊心就高,你这么说让他怎么想?他以前也是直男,就因为你不是了,结果你说你是直男。耍他吗?”

 

LoveCD忙着在那里给Looper和Dade翻译SMLZ地话,没多插嘴。反倒是一旁的阿姨接口说:“是啊,看每次那小男孩来吃炒饭他高兴那样,我都不忍心说出实话啊。”

 

Looper差不多听懂大伙得意思了,于是对Condi说:“Condi,明天Xiye生日,别说实话。”

 

听Looper这么说,Dade又拿出自己的那身西装,“Condi,对不起,我们误会了,这个衣服,明天借你穿。”

 

听队友们的一番推理,Condi觉得在生日这天拆穿事实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于是点了点头接过Dade的西装,“好吧,明天帮小伟一起过生日吧。”

 

队员们看着Condi拿着衣服进了房间,不禁互相对了一眼。

 

此时队员们的心里话是:你他妈不喜欢Xiye还亲密地叫别人小伟?!

 

Xiye生日这天,Condi竟然一大早就醒来了,大肆鼓捣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顺便鼓捣醒了室友LoveCD。

 

“兄弟你是不是有病,又不是和喜欢的人约会你这么在意干嘛?”一边说着,LoveCD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你就穿Dade给的西装啊,很帅的。”

 

Condi直接把西装扔到LoveCD的脸上,“帅你妈逼!绝对不要在小伟面前穿两套一样的衣服!”

 

听他这么说,LoveCD久久没有说话,然后看着Condi终于在衣服里挑出一套满意地穿上,然后破门而出。

 

“还说自己不喜欢Xiye?真是日了狗了。”说罢,一下子又躺下了。

 

接下来,Condi鼓捣完一切,一个一个门地把队友们全部喊了起来,喊起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兄弟今天帅不帅?”

 

收到满意答案的Condi高高兴兴地出了门,看到了站在WE基地门口正听着歌等他地Xiye。

 

Xiye看到Condi来了,走上去说:“Condidi,今天去哪儿玩?”

 

“你想去哪儿?”

 

Xiye思考了好一会儿,“电玩城?”

 

听到Xiye的答案,Condi皱了皱眉头,“你生日还去电玩城会不会不太好?”

 

“那你觉得应该去哪儿?”

 

Condi想了想,“去浦东新区看薰衣草田?”

 

这个回答把网瘾青年Xiye雷了个外焦里嫩!但是一想到是Condidi提出的,也就点了点头答应了。

 

两人坐上地铁前往浦东新区,一路上Condi见识到了Xiye话唠的一面。

 

“你和爱萝莉双排的时候话也这么多,是不是和他一起打游戏特开心?”Condi莫名奇妙冒出这么一句话,让正在说话的Xiye愣住了。

 

Xiye瘪了瘪嘴,“你这话什么意思?”

 

看Xiye没有否定的意思,Condi心里有些不舒服,于是加重语气说:“字面上的意思咯,三米组合?”

 

“合你妈逼!”Xiye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别过脸不去理Condi了,Condi想要不正好说个分手然后就当那个误会不存在的样子。

 

然而,整整三个小时的车程,那句分手硬是哽在喉咙口没有说出来。

 

下了地铁两人也是默默地走在路上没有说一句话,直到到达了目的地,薰衣草田,大概是被美丽的景色吸引住了,Xiye甩开Condi往花丛中走。

 

虽然这个地方是Condi提议的,但是明显Condi没有太多心情享受风景。他只是定定地站在原地看着Xiye小小的身子往花丛中走,越走越远,越走越远,背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仿佛再不追就要失去了一样。

 

Condi迈开步子往Xiye的方向跑去,Xiye听到脚步声回过头,看到气喘吁吁的Condi站在自己的身后。

 

“要分手吗?”Xiye看着Condi,大概是风大的缘故,眼睛红红的,好像要哭了的样子。

 

Condi看着Xiye的表情,莫名的一阵心酸,然后用手覆上Xiye的眼睛,“不希望看到你在我面前掉眼泪。”

 

听到这句话,眼前一片黑的Xiye久久没有回复,Condi只觉得自己的手心有些湿湿的。

 

看了花田之后两人又是一路无言地往基地赶,因为晚上Xiye在海底捞请大伙吃饭。

 

到了WE基地门口,Xiye和Condi停下了步子。

 

“晚上要来吗?”Xiye试探性地开口,手紧张地握成了拳头。

 

Condi看着Xiye,好像要把他所有的微表情都看进眼里似的。

 

Xiye见Condi久久没有开口,将拳头松了松,嘴角尴尬地翘了翘,“唉,不来也没关系。”

 

就在这句话说完之后,Condi上前一把抱住Xiye,将他冰冷的手塞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很想陪你过生日,很爱你,小伟。”

 

感受着Condi口袋里温暖的温度,Xiye笑了笑,然后傲娇地说了句:“爱你妈逼。”

 

晚上一点,Condi陪Xiye过完生日回到了M3的宿舍,LoveCD迎上去问:“和Xiye讲清楚了?”

 

“没啊,”一边托着外套,Condi一边说,“我和小伟在一起了。”

 

听他这么说,M3的兄弟们又丢下游戏集中过来。

 

Looper一口吃下一块披萨,问:“你想通了?”

 

“以为你要分手。”Dade学着Looper的样子吃披萨,然而噎住了。

 

拿起一块披萨吃了一口,SMLZ问:“怎么想通的?”

 

对于SMLZ的问题,Condi思考了好长时间,然后笑了笑说:“既然有缘分,那就在一起。”

 

LoveCD疑惑地问:“缘分?什么缘分?”

 

“你们创造的美丽的误会啊。所以一错再错,就对了。”

 

END


《愿得一人心》

 

——“你好,我是你隔壁家的李多允。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吧?”

 

五岁的李多允一边说着,擅自拉起苏汉伟的手,然后紧紧的一个拥抱,让苏汉伟都有些发愣。小爷说要和你做朋友了吗?

 

但是看着李多允脸上灿烂的笑容,心软的苏汉伟一时间也没想好要怎么拒绝,于是就这么被他抱在怀里。

 

好吧,成为朋友吧,小爷这是可怜你的。

 

——“小伟小伟,今天我家没人,你来我家玩吧!”

 

九岁的李多允实力邀请苏汉伟去他家玩,并且靠自己可爱的表情取得了苏汉伟父母的一致同意。

 

看着一把把自己拉进家里的李多允,苏汉伟表示很无语。等等等等,小爷还没答应要去玩呢!

 

然而苏汉伟的这种想法,在看到李多允书房里的小霸王游戏机之后瞬间土崩瓦解。

 

“阿姨,小伟说今天想住在我家,嗯,阿姨别担心,好,阿姨再见。”李多允挂了电话转头看了一眼还在小霸王游戏机前面打《影子传说》打得入迷的苏汉伟,无奈地笑了笑。

 

这天夜里是李多允第一次和苏汉伟睡在一张床上,大概是因为游戏机的缘故,苏汉伟今天话很多,躺在床上拉着昏昏欲睡的李多允聊游戏,聊人生,聊理想。

 

看着明明很想睡还死撑着眼皮听自己讲话的李多允,苏汉伟觉得,李多允这个朋友,交得真值得。

 

——“小伟,我被体校入取了,以后,可能不能和你一起上学了。”

 

十五岁的李多允挠着后脑勺抱歉地看着苏汉伟,然后把刚买的早饭递给他。

 

“没关系,多允,我又不是没了你就不能上学了。”虽然苏汉伟这么说着安慰李多允也安慰自己,但真的开学的那一天,自己走出家门没有看到李多允在那里等自己,心里还是有说不出的失落和难过。

 

突然,一辆自行车停在苏汉伟的面前,上面坐着一脸笑意的李多允,“小伟,我买了辆自行车,就问你帅不帅?!”

 

苏汉伟呆了几秒露出了笑意,然后轻声咳了咳,“这小毛驴很符合小爷的心意。”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后座上,“车夫,起驾!”

 

李多允大笑着骑车飞速向苏汉伟的学校前进,然后在送走了苏汉伟之后骑去了自己的学校。

 

这一骑就是三年。

 

——“苏汉伟,你真的太令我失望了。”

 

十九岁的李多允一脸难过,不管苏汉伟的解释,一个人骑着车远去了。苏汉伟一个人愣在原地,拿着手里那张和李多允一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眼眶红了。

 

小爷想和你上一个大学,那是赏你的,你还不识好歹。李多允真是个烂人!

 

李多允一个人坐在河边,脸上没有了平时的笑容。其实苏汉伟为什么要特意考那个学校他懂,他只是不理解,苏汉伟明明可以考到更高的学校,为什么偏偏是为了自己?自己真的不值得。

 

“傻子,这不值得啊。”

 

“放你妈的狗屁!你不值得谁值得?”一巴掌糊上李多允的脸,苏汉伟站在李多允的旁边,脸上的泪痕还依稀可见。

 

李多允瘪着嘴站了起来,有些生气地直视苏汉伟,“能不能别为了我做这种事?”

 

“我不在乎。”苏汉伟把头撇到一边,假装看远处的风景。

 

听到他这么说,李多允一把把他的头拉回来,大吼道:“你不在乎我在乎!”

 

被李多允这么一喊苏汉伟也生气起来了,手臂一挥打开李多允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我的事不要你管!我想怎样就怎样,你是我的谁啊?”

 

“我他妈喜欢你你说我是你的谁?”一语刚毕,李多允也不给苏汉伟反应的时间,直接凑上去对着苏汉伟的嘴就吻了上去。

 

仅仅只是轻啄,苏汉伟的脸红的像苹果一样,“放……放肆!”

 

“还生气吗?”李多允抚上苏汉伟的脸,想把上面的红色抚掉。

 

抿了抿嘴,过了一会儿,趁李多允没注意,苏汉伟也凑上去啄了一下李多允的唇,“那你还生气吗?”

 

后来两个人什么也没说,但是大概是默认了在一起了。那是李多允的初吻和初恋,苏汉伟也是一样。

 

——“小伟,永远别分开,好吗?”

 

二十五岁的李多允已经在家里一个人过了整整两个月了。自从和苏汉伟同居以来,从来没有过两人这么长时间不见面。

 

拿出日历在今天的日子上画个叉,表示今天已经过了,然而现在才刚刚早上七点而已。

 

穿上西装的李多允一个人无精打采地吃早饭,看着报纸上地头条新闻,不禁心里想:这关我什么事啊?

 

和往常一样开着车上班,然后和办公室的同事问好,然后工作,然后吃午饭,然后再工作,然后下班。

 

走到家门口的李多允深深叹了口气,拿出钥匙准备像往常一样转两圈开门进去。

 

然而,门竟然只转了一圈就开了!

 

几乎是飞一般地脱了鞋子跑进家里,李多允看到苏汉伟顶着两个重重的黑眼圈坐在沙发上看《暗黑者Ⅱ》,一边看还一边大喊:“Darker好他妈帅啊!快来娶我!”

 

李多允黑着脸走过去拿起遥控器一下子关掉了电视机,不管苏汉伟撅起来的嘴,“黑眼圈都掉到下巴了,快去睡觉!还看什么Darker?”

 

苏汉伟站起身跑到李多允的旁边想去抢遥控器,然而李多允把手举得高高的。

 

“李多允你个小贱人!把遥控器给我!我要看Darker!”

 

看着在自己面前跳来跳去的苏汉伟,李多允直接把遥控器往沙发上一扔,然后一把抱住了苏汉伟。

 

被李多允的动作吓到了,苏汉伟拍了拍李多允的背,“多允怎么了?”

 

“我们一辈子也不要再分开了,好吗?”

 

继续拍着李多允的背,苏汉伟说:“好。”

 

——“小伟,嫁给我吧。”

 

——“准了。”

 

 

END

 

《最爱坐在我旁边的你》

 

当SMLZ被借去WEA打2013G联赛总决赛的时候,他认识了那个时候坐在他旁边的Xiye。 

 

SMLZ对Xiye的第一印象就是那个妹妹头,长得真的还挺可爱的。

 

后来,SMLZ因为出色的发挥被WE以三十万的价格买到了WEA里担任ADC。这个机遇,是SMLZ开始真正认识Xiye的时候。

 

那个时候,SMLZ记得,Xiye是和Xr一个房间的,所以Xr算是Xiye最好的朋友。官博在腾讯微博上发了祝Xr生日快乐,Xiye在第一时间转发了并且发了“海底捞走一波”。

 

后来,他们参加了LSPL,让SMLZ很骄傲的是自己和Xiye几乎是横扫了整个LSPL,把每个战队都打爆了。

 

届时WE发生了人员危机,教练问Xiye要不要去WE当中单。就在SMLZ认为Xiye不会放过这个最快成就梦想的机会的时候,Xiye说:“我想和我的队友再拼一次。”

 

SMLZ觉得,只有在比赛的时候,自己和Xiye的距离是最近的。甚至有时优势局,Xiye的璐璐还会来下路保护自己和自己一起唱歌跳舞。所以SMLZ一直喜欢着和Xiye一起比赛的感觉。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多了,SMLZ发现当Xiye离自己很远的时候,自己有些不适应。那是SMLZ第一次直面自己的内心,他知道,自己是喜欢Xiye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是已经喜欢上了。

 

再后来,他们怀着很大的期望在LPL战场上挫败了。

 

Soist说走了Xr,之后还和Xiye发生了口角。SMLZ不知道自己应该帮谁,但是他是心疼Xiye的,毕竟Xiye的技术是没的黑的,毕竟Xiye是自己喜欢的人。

 

为了调整队伍的状态,教练把Xiye换下了,换上了Micky。

 

不能说是完全的不习惯,但是只要SMLZ回过神发现自己旁边坐的不是Xiye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是孤单的。

 

LPL联赛倒数第二的成绩让WEA不得不进行春季赛晋级赛。

 

Soist的突然跑人让WEA迎来了WE的替补,Mystic。

 

说实话,SMLZ完全不会想到,这次的春季赛晋级赛会成为他和Xiye最后一次在同一个队伍打比赛。如果SMLZ知道的话,他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WEA改名为M3,中单迎来了Dade,而ADC还是SMLZ。Xiye则去WE打替补了。

 

再也不是一个队了,Xiye再也不会坐在SMLZ的旁边了。

 

时间过去很久,SMLZ终于盼到了Xiye上场的那一天,IEM9。

 

对于Xiye的上场,SMLZ是祝福的。看到Xiye与当年一样的浪性格,SMLZ觉得自己的眼睛快要湿了。这才是自己认识的Xiye。

 

可是,在SMLZ意识的时候,Xiye已经不仅仅是Xiye了,他总是与Mystic绑定在一起。

 

SMLZ看到了,IEM比赛后Xiye拉着Mystic的手晃啊晃,Spirit的FB上上传的Xiye和Mystic十指紧扣的照片,甚至官博都一直发两人暧昧的照片。

 

人们口中的双C夫夫,中单是你,而ADC却不是我。

 

LPL战场上,命运的对决,WE对战M3。SMLZ既期待又排斥的一场比赛。他想知道自己和Mystic哪个更厉害,但同时,他又不希望和Xiye兵戎相见。

 

毕竟,你曾经坐在我这一边,坐在我的旁边。

 

最终一比一的皆大欢喜,Xiye还坐上了M3的车同SMLZ去吃了海底捞。

 

当SMLZ发现Xiye选择坐在他旁边的时候,有些许的高兴。

 

看,你又坐在我旁边了。

 

那场海底捞吃得很开心,SMLZ和Xiye聊了很多loli和漫画。但是,SMLZ始终闭口不说,自己对Xiye的感情。

 

“老贼,和你说个秘密,我和Mystic在一起了。”

 

当SMLZ听到Xiye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整颗心都空了。

 

“是吗?那恭喜你。”

 

接下来的饭局吃得索然无味,只是对Xiye的话机械性地点头和摇头。

 

SMLZ不知道自己是该如何面对Xiye,明明他刚才还选择坐在自己旁边,给了他无限希望。

 

一夜无眠,SMLZ睁着眼躺在床上叹着气。可能,如果当初不把自己的感情憋在心里而是向Xiye讲出来,现在就不会是这个结果了。

 

可惜没如果。

 

Xiye的身边已经有Mystic了,而SMLZ任然是一个人。他偶尔会偷偷看Mystic直播和Xiye的双排。两人暧昧的话语和动作,都让SMLZ觉得深深的无奈。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春季赛就结束了,WE被EDG在季后赛打败了,EDG拿了冠军。然后,LPL2015夏季赛又开始了,SMLZ又一次站在了Xiye的对立面。

 

如果能用什么东西比喻SMLZ现在的心情,那么应该是镜子。

 

就算看到对面Xiye和Mystic在打打闹闹,SMLZ也只是淡淡一笑。

 

大概这就是人的成长,虽然能给你幸福的那个人不是我,但是我选择祝福你,因为我始终最爱坐在我旁边的你。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好想回到我们还年轻的那个时候,那个时候,你坐在我的旁边,你是我的中单,我是你的ADC。

 

Xiye,我最爱坐在我旁边的你。

 

END

 

《露从今夜白》

苏汉伟第一次听说崔仁奎是在一间说书酒馆里,旁边桌的秀才谈起本朝最有名的几位敢于觐见的大臣,崔仁奎,便是其一。

说起这崔仁奎,在那小秀才的嘴里只道是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寻。不仅对于朝政与治国有很独到的见解,更是在诗词书画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就拿那篇几乎洛阳纸贵的《露水》来说,多少人为了可以目睹而花上大价钱,甚至有一些富贵人家本不懂诗词,还要花重金买上几册置于家中以显示自己的文采。

关于《露水》这篇诗词,苏汉伟作为一名诗人,自然是拜读过的,只不过也是借他人之手将诗词册借来抄撰了一份。苏汉伟不会忘记当自己拿起那篇诗词念完第一遍的感觉,那是一篇讲述家乡心爱之人的关于思念的诗词,宏伟却低调,浓烈又淡薄,期待且无奈。

金陵便是苏汉伟的故乡,苏汉伟此时便在其中,所以他本不应该有思乡思人的情怀,但却被《露水》这篇诗词带动了情感,如若惘然,那便是真。

苏汉伟一直想见一见这位崔仁奎,不过崔先生毕竟也是宫廷之人,哪是那么容易就能见得的?

一年一度的赏诗大会在金陵的红尘阁举行了,苏汉伟自然也参加了,带着自己的作品《从今》。苏汉伟作为一名诗人也算是小有成就,他的新作《从今》便受到了许多人的赞赏。苏汉伟和一般的诗人不同,他从不写思想怀古,也不写相思恨国,他写自由,他喜欢将自己放飞到大草原里,手边摸着壮硕的野马的皮毛,然后感叹着自己对于自由的向往。

苏汉伟写过很多关于自由与束缚的诗,但他本人,却从没有离开过金陵,这也成为了他的朋友们取笑他的把柄。每当被戏耍,苏汉伟只是黯然一笑,然后感叹着:“天若有情天亦老。”

“兄台的诗写得甚好,崔某想与兄台做个朋友,不知兄台是否同意呢?”来者是一位身着华丽的白衣男子,眼睛圆得如豆子。

苏汉伟对白衣男子鞠上一躬,回答道:“以诗会友,苏某自然高兴。还问兄台尊姓大名?”

“鄙人崔仁奎。”

原来眼前这个白衣男子,便是《露水》的主人,崔仁奎。

“久仰大名,崔先生。”

之后的赏诗大会上,苏汉伟便与崔仁奎聊起了苏汉伟的自由,聊起了崔仁奎的家乡,聊起了两人共同向往的诗词歌赋。苏汉伟喜欢崔仁奎这个朋友,从不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人之上,只是静静地听着然后给出自己的看法,就像一位翩翩君子一般,不刺他人也不低于人,坦坦荡荡的,就连吐息也是稳静的。

“今日很晚了,期待下次与苏兄见面。”

看着崔仁奎渐渐远去的背影,苏汉伟仿佛看到了一个羽翼飞仙的男子混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苏汉伟没想到自己与崔仁奎的见面会如此的平淡,就好像平日里遇到的普通骚客一般,互相问好,互相评价诗篇,互相鞠躬再见。

当天回到家,苏汉伟又拿出了曾经抄写的那篇《露水》,轻轻地读,细细地品,嘴上边念诵脑海边浮现今日赏诗大会上的白衣男子。真不知被这谦谦君子喜欢着的女子,该是什么样子呢?

两人的第二次见面来得特别快,就在牡丹园里,崔仁奎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苏汉伟。还是那件白色的华美衣袭,崔仁奎站在牡丹从中,红的花,粉的花。苏汉伟笑着迎上去,崔仁奎开口与苏汉伟聊起了这牡丹园里的牡丹,从大路蜿进了小路,从小路绕进了庭院,从庭院通到了河边。

苏汉伟喜欢与崔仁奎一起的感觉,闲聊的内容虽逃不过诗词颂赋字画国政,但从不会让人有一丝无聊的想法。崔仁奎懂得很多,会的很多,常常告诉苏汉伟一些比喻的方法与对比的手段,有时甚至说得停不下口,苏汉伟在虚心接受之余,从中却听出了崔仁奎作为一名文官的无奈。

赏诗大会上这么多佳作,为何自己的那篇《从今》会深受崔仁奎的喜爱呢?苏汉伟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于是他觉得,崔仁奎是个文官,是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他会写诗会作赋会画画会弹琴,他甚至还懂得如何治国,但他却孤单,他被身世所束缚。

如果可以,我想成为你的羽翼,助你冲破这牢笼,追求所要的自由。

这么想着,但之后半年里,苏汉伟没再见过崔仁奎。

说书小馆里常常会有人聊起崔仁奎,他昨日又上书了什么文函,但却被皇上无视了。

寒冬腊月里,苏汉伟很惊讶,崔仁奎竟然来拜访了自己的家。

“苏兄,深夜造访,不知是否打扰?”

苏汉伟摇摇头,看着崔仁奎单薄的身子只着一件单衣,苏汉伟为他找了一件大衣,却被拒绝了,故替他倒了一杯热茶。

崔仁奎喝着热茶没有说话,然后静静看着茶杯里自己脸孔的倒影。房间里很安静,但苏汉伟听不到崔仁奎的呼吸声,要不是他的眼睛依然在闪,苏汉伟甚至以为他已一命呜呼。

这是苏汉伟第一次见到如此的崔仁奎,就像一支脆弱的腊梅,被人轻易就能折断树枝。

那天晚上崔仁奎在苏汉伟的家里坐到很晚,第二日天露出鱼白,崔仁奎才拍了拍衣服上的灰站了起来,“小伟,若能再相见,一起去我的家乡看看吧。”

苏汉伟点了点头,崔仁奎鞠了躬之后便离开了。看着崔仁奎孤单又强硬的背影,苏汉伟只觉得心里有些难过。如若真的再相见,定与你结为兄弟,将世间所有的诗词书画全看遍。

怎知,这一别,便是永远,那个约怕是再也无法实现了。

崔仁奎终是投河自刎了,带着一身的才气和佳作,被滚滚河水埋没。

得知这个消息的苏汉伟只是愣在原地,他不敢相信却又觉得情理之中。一个孤单又被束缚着的文人,心中的抱负无法实现,骨子里的孤高决不允许他低头苟活着,不如跳入河中,结束自己无聊的生命。

苏汉伟不敢说自己算得上是崔仁奎的知己,甚至可能算不上崔仁奎的朋友,但在仅有的三次见面中,苏汉伟能够感受到崔仁奎的想法,他那自信却孤单、文艺却孤高、满腔抱负却无人能懂的心。

又是一个追月日,苏汉伟站在红尘阁的桥上,看着洁白的月亮,就像崔仁奎那一袭华美的白衣一般。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期待在下一个来生,能与你在家乡共赏诗画,无拘无束。

 

END

 

《Sunshine Boy》

 

Xiye第一次见到Spirit的时候是在室友Mystic的生日会上,这个对谁都是一张灿烂笑脸的男人让Xiye很喜欢。

 

Mystic后来告诉Xiye,他叫Spirit,他也是韩国学生来中国留学的。

 

大概是Mystic从Xiye的眼中看出了什么,后来每次Mystic请客吃饭的时候,Spirit也一定会出现而且常常坐在Xiye的旁边。

 

“小伟,你是不是喜欢Spirit啊?眼神不简单哦。”Mystic凑得很近,问Xiye。

 

当听到Mystic这句调笑的话的时候,Xiye一个脸红炸毛对着Mystic的膝盖就是一脚。

 

而这一幕,正好被从厕所回来的Spirit看到了。“哦?Mystic和Xiye是情侣吗?”

 

“不不不,谁和这神经病是情侣?”Xiye赶忙摇手否认,还不忘瞥了Mystic一眼,而此时的Mystic正捂着嘴笑疯了。

 

回到宿舍,Xiye拦住哈欠连连想要睡觉的Mystic,“徐晟滚,不要把我喜欢Spirit的事情告诉他。”

 

Mystic一个无奈的表情摸了摸Xiye的头,“放心啦小伟。我困死了,去睡了。明天的高数课我就不去了哦。”

 

等到Mystic的呼噜声开始响起的时候,Xiye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

 

满脑子都是笑得一脸灿烂的Spirit,还有他笑得有些流泪的红红的眼睛,他右手带着的黑色护腕,还有左手上带着的手表,还有……

 

“啊我吃不下了,小伟你帮我吃点啊!”一旁Mystic的梦话把Xiye从发呆中拉回现实。

 

Xiye这才想起,他好像连Spirit的中文名都不知道呢。自嘲地笑了笑,Xiye也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的高数课,班上依旧是冷冷清清的几个人,Xiye也是其中一员。正在Xiye努力抄着例题的时候,他注意到自己身边的空位子突然坐了一个人。

 

本能的以为是Mystic,Xiye直接一掌拍上了他的大腿,小声地说:“不是说不来了吗?帮你请过假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来了?”

 

不是Mystic的声音!

 

Xiye抄题目的手一抖,把数字拉得好长。转过头,看到的竟然是Spirit!

 

就像害羞的女孩子看到自己喜欢的人那样,Xiye讲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

 

“你以为我是Mystic?”

 

“嗯。”Xiye微微点了点头,手里的笔转的飞快,想以此掩盖自己高兴的心情。

 

听到Xiye这么说,Spirit高兴地掩嘴笑得不可开交,“我都有Mystic的身高了!Xiye你也真的是可爱。”

 

被他夸可爱了。

 

Xiye抬头看上Spirit的脸。他在笑,笑得很灿烂。Xiye的嘴角慢慢上扬,他喜欢,这样笑得灿烂的Spirit。

 

“那两个同学请你们出去好吧,上课笑得这么开心,明天要结婚了吗?出去。”台上的老师突然吼出声。

 

Xiye刚想解释些什么,还没等开口,就被Spirit一把抓住手拉出了教师。

 

“你要干吗啊?回去听课啊。”Xiye感觉到了Spirit拉着自己的手,他假装自己没发现,只是任凭Spirit抓着他。

 

Spirit笑着说:“Xiye,学什么习?带你出去玩。”

 

Xiye跟着Spirit出了学校玩了一整天。

 

晚上,Spirit硬要和Xiye去吃西餐,Xiye拗不过,只好去了。

 

“没事,我请客。你随便吃吧。”

 

Xiye随便点了几个菜,就开始拿出手机给Mystic报平安。“我和Spirit在外面玩,别担心。你有什么要吃的吗?我给你带。”

 

“Xiye,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啊?”

 

听到他的问题,Xiye收起手机,“我叫苏汉伟。”

 

“苏汉伟啊,那我叫你小伟可以?”

 

看着Spirit的笑脸,Xiye只能点点头。“随便你。”

 

餐很快就上来了,Xiye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开始吃起了自己点的意面。

 

“小伟,我看你好瘦,多吃点吧,不然看着好心疼啊。”说着,Spirit把自己的牛排切了一半下来放到了Xiye的盘子里。

 

Xiye看着那块牛排,再抬头看了看Spirit的笑脸,一个冲动,说了一句话:“Spirit,我喜欢你。”

 

这句话让Spirit的笑脸僵在了脸上,不过没过几秒,他就又笑开了花,“小伟,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

 

“不是,我说的不是朋友间的喜欢。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了。你的笑脸,你的眼睛,你右手腕上的黑腕带,我都忘不掉。”

 

Spirit有些呆住了。他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抓住了Xiye的手,“小伟,那我们交往试试吧。”

 

“好。”

 

表白之后就是妙不可言的恋爱了。

 

Xiye几乎每天都和Spirit腻在一起,两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温。大学毕业的那一天,Spirit提出了,带Xiye回韩国见父母。Xiye答应了。

 

“Xiye,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整理行李的那一天,Mystic坐在Xiye的床上对他说。

 

Xiye满脑子都是要去韩国见Spirit的爸妈的事情,随口敷衍道:“你说。”

 

Mystic一把拉住整理行李的Xiye,然后严肃地说:“你知道我是在哪里认识Spirit的吗?”

 

被他严肃的表情吓到了,Xiye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坐到了Mystic的旁边,开口问:“哪里?”

 

“韩国的精神病医院。”

 

没有管Mystic告诉自己的事情,Xiye还是和Spirit回韩国见了他的父母。

 

“十月九日,星期三,晴。叔叔阿姨很和蔼,他们很快就答应了SP和自己的事情。多允真的对我好好,还说明天要带我去游乐园……”Xiye开心地写着日记,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他,是Spirit。

 

“怎么了?”Xiye放下手中的笔回过头问。

 

Spirit靠近Xiye的耳朵说:“不要写日记啊!难得来我家不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吗?”

 

Xiye被他的话弄得脸一下子就红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只好看着笔记本不说话。

 

“小伟,我想要你。”

 

Xiye默默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吻上了Spirit的唇。

 

本以为会很温柔很舒服的初次夜晚,让Xiye理解了Mystic告诉他的“精神病医院”这五个字。

 

第二天早上Xiye醒过来时床边没有Spirit,只有Spirit的妈妈。

 

“小伟啊,对不起。”

 

Xiye只是睁着眼睛不说话。

 

“多允他高三就患上精神衰弱了。我和他爸爸一直想给他找医生,可是他就是不相信自己得了精神衰弱,所以还故意考去了中国。”

 

Xiye舔了舔嘴唇,看向Spirit的妈妈,“那多允知道自己精神衰弱吗?”

 

“我们告诉他了,他不相信。”说着,Spirit的妈妈用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小伟,我和他爸爸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对不起。”

 

“那你现在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呢?”Xiye用手揉了揉自己酸疼不已的腰。

 

Spirit的妈妈皱着眉,“小伟,离开多允吧,他总有一天会伤害你的。”

 

Xiye一个用力坐了起来,扶着腰,他慢慢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外套和裤子穿上,“阿姨,我爱着多允。”

 

“小伟,真的听阿姨的话,离开多允吧!”

 

门口突然传来“嘭”得一声,Xiye和Spirit的妈妈一起抬头看向门口。

 

Spirit站在那里。

 

突然狂奔进房间,Spirit一把拉起他妈妈的衣领,“为什么要让小伟离开我?”

 

Spirit的妈妈抽泣得更加严重了,“因为,因为……”始终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Xiye见状赶紧上前拉住Spirit逐渐用力的手,“多允,放手啊,阿姨在和我开玩笑呢。”

 

“开玩笑?”听到Xiye的话,Spirit的手慢慢松开来,“妈妈,说了我没有病,你不要和小伟说些有的没的。”

 

“多允,”Xiye拉住Spirit的手,“你还记得昨晚的事情吗?”

 

Spirit转过头看向Xiye,“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Xiye强力忍住自己想哭的念头,伸手抚上Spirit的连,“没事多允。你昨天不是说要带我去游乐园吗?现在出发好吗?”

 

“哦对!咱们走。”

 

Xiye被Spirit拉着出了门,临走前他看到了Spirit的爸爸妈妈看他的复杂眼神,带着悲伤和愧疚。

 

夜晚的摩天轮异常的美丽,很多情侣都坐上摩天轮想要祈祷永远在一起。Xiye和Spirit也在里面。

 

“多允,你真的不记得昨晚的事情吗?”

 

Spirit从夜景中回过头,“昨晚有发生什么吗?”

 

Xiye摇摇头,闷闷的空气让他拉起自己的领子扇风。无意间,Spirit看到了,Xiye的脖子上残留的吻痕。

 

一把拉住Xiye细小的手腕,Spirit一脸伤心地问:“小伟,你昨晚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嗯?”Xiye被他的问题问得愣住了,“没有啊。”

 

Spirit突然用力握住Xiye的手腕,大声吼道:“那你怎么解释你脖子上的吻痕?你还说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吗?”

 

一瞬间,Xiye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多允,是你啊。”

 

“我?你又在骗我。我昨晚根本就……”说到这里,Spirit的脑袋突然痛了起来,他双手捂住自己的头抖动起来。

 

Xiye双手抚上他的脸,轻轻地抚慰着,让Spirit的头痛稍微减少一些,“多允,我身上的吻痕都是你留下的。我们昨晚做了你知道吗?”

 

Spirit双手下垂,抬头看着眼前的Xiye。

 

“多允,你知道你有精神衰弱吗?”

 

Spirit呆愣地摇了摇头。

 

“多允,听我的,去医院吧。”

 

Spirit没有说话,只是陷入了沉思。

 

最终,Spirit答应了Xiye的话,去了医院检查。然后,他住院了。

 

后来,Xiye回了中国。他每天都和Spirit的妈妈保持着联系,阿姨每天都会像他汇报Spirit的病情,包括他某天失眠了几个小时,某天又被什么话刺激得想要跳楼,某天把隔壁的小护士当成他妈妈。

 

虽然从Spirit的妈妈口中得知的病情来看,Spirit的病是越来越严重了,让Xiye都觉得自己离开他回国到底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

 

两个月后Xiye坐上了去韩国的飞机,他想见Spirit。

 

来接机的是Spirit的妈妈,她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带Xiye去了那家精神病医院。

 

当Xiye走进病房,看到Spirit的时候,他的眼睛有些干涩。

 

Spirit呆呆地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许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他回过头看到了Xiye。

 

Xiye努力忍着眼泪,慢慢走向Spirit。

 

“小伟,你终于来看我了?”

 

一句话让Xiye的眼泪冲出了眼眶,Xiye点了点头,走到Spirit的跟前蹲下身子,双手握住Spirit的右手,“多允,你还好吗?”

 

“我求求你别走好吗?”

 

Xiye摇摇头,用手抚上Spirit右手腕上的黑色腕带,“我不走。”

 

突然,Spirit用力甩开Xiye的手,指着他的鼻子吼道:“你骗我!你肯定又和哪个人去鬼混了!”

 

Spirit一把掐住Xiye的脖子,“当初先表白的明明是你,你还要背叛我吗?你去死,你给我去死!”

 

Xiye抓住Spirit的手想往外扳,直到医生护士进了病房,Xiye才在合力下被Spirit放开。

 

Spirit的妈妈把Xiye带出了病房,用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背。

 

“小伟,你也看到多允的病了。医生说了,可能不能治好了。”

 

Xiye望着病房里打了镇定剂安静下来的Spirit,一阵鼻酸眼泪就流下来了。

 

“阿姨,我说过我爱多允,所以这辈子,我都会爱着他。”Xiye张开有些干涩的口说,“我想我先走了,麻烦阿姨还是每天告诉我多允的事情吧。希望多允可以早日康复。”

 

说罢,Xiye踉跄着离开了医院。

 

走出医院,灰蒙蒙的天憋不住下棋了大雨,Xiye没有打伞只是走在路上,泪水混合着雨水在他脸上横行。

 

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一会儿太阳就出来了。Xiye抬头看向放晴的天空,想起了第一次看到李多允的时候,他那灿烂的笑脸。

 

无论你变得什么样,你永远是我心中的阳光男孩。所以,无论要等多久,我都等你。

 

李多允,你不是也爱我吗?所以,不要让我等太久哦。

 

END

 

 
评论
热度(23)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