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荡短篇合集

CP : Clearlove X Korol

《单身狗》和《情不知所起深则不寿》,前一篇HE,后一篇BE。

补档就不打太多tag了。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单身狗》

 

三少买来了一只白色的小狗,还没有取名字,于是在微博上征求意见。

 

对于这只可爱的小狗的名字,EDG每个队员都有自己的想法。

 

在商讨名字的那天,Deft难得用力睁开了眼睛,说:“羊驼,叫羊驼!”

 

一边的Meiko听到他的话笑得弯下了腰,吐槽到:“羊驼也是动物好吗?叫羊驼还不如叫小狗呢。”

 

然后一边的Pawn吃完一包薯片,轻声说了一句:“薯片。”

 

zzm以为Pawn是在给小狗起名字,于是随手拿起一包薯片拆开,一边吃一边说:“不要叫薯片,怕哪天你饿了把他吃了。”

 

明凯轻笑出声看向坐在自己旁边正发着呆的童扬,“童队,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啊?”

 

回过神来的童扬呆呆地看着明凯,说:“没,你们起吧。”

 

“那我觉得叫纳尔吧?”

 

听到明凯的想法,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不理解明凯的意思啊。起个英雄的名字算什么?

 

下一秒,Deft就叫了出来:“叫金克丝!”

 

“不,叫安妮!”zzm也不甘示弱。

 

一旁的Pawn一直盯着zzm手里的薯片,“薯片!”

 

“薯片已经被否定了,否定,you know?”Meiko以为Pawn执意要取名薯片,于是耐心地和他解释。

 

三少赶到会议室,“行了行了,名字另外起,你们给我去训练!”

 

说着,众人不欢而散,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喜欢的名字,除了Pawn。

 

凌晨两点,明凯起床去上厕所,看到练习室里童扬还在打游戏。打了个哈欠也没有多想,就先去厕所了。

 

从厕所出来,发现童扬的座位空了。

 

“狗狗,过来吃辣条啊。”童扬的声音从隔壁传来,明凯悄悄走过去看,只见童扬手里拿着一根辣条在那里逗狗。

 

明凯刚想过去阻止童扬愚蠢的行为,就听到童扬又开口说道:“小明,吃辣条啊。”

 

小明?什么鬼?

 

明凯好笑地走过去拍了拍童扬的背,把童扬吓了一跳手里的辣条直接掉在了地上。

 

“明凯,你不是睡了吗?”

 

明凯没有管他的问话,只是挑着眉问他:“你刚才叫这狗小明?”

 

“啊?”童扬一个愣神,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是啊。”

 

“你平时和我单独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怎么叫我的?”明凯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向童扬走近一步。

 

童扬磕磕愣愣地“额”了一会儿,然后说:“凯。”

 

“你确定?难道不是叫小明?”

 

童扬左右看了看,然后突然看到了zzm之前在狗窝旁边放的小玩具,突然灵光一闪,“我刚刚叫的小明是zzm的铭,不是你的明。”

 

明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说:“你刚才不是说和我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叫我凯的吗?叫几声来听听吧。”

 

“你当我是狗啊,还叫几声来听听?走开,我睡觉去了!”

 

童扬走了几步,发现明凯一直在后面慢悠悠跟着他,于是停下脚步,回过头说:“凯,真的要睡觉了,别跟着我了。”

 

明凯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大笑出声:“童队,你脑子不行啊,我和你是一个房间的,我不跟着你难道跟着zzm吗?”

 

被他说的童扬有些脸红,然后没有搭理明凯,自顾自就回房间了。

 

第二天早晨,童扬硬是睡到了中午才起床,打着哈欠出了房间,就看到明凯一个人在狗窝旁边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嘛。

 

“小纳尔,快来吃蛋黄。”明凯这么说着,小狗就过来吃蛋黄了。童扬刚想夸明凯温柔,就听到明凯说:“慢点吃,等以后变大了一下子大五人!”

 

天啊,明凯是逗比吗?

 

“就算他长大了也不可能大五个的好吗?”童扬站在明凯身后一边偷笑一边说着,“你干嘛要给它起纳尔啊?好奇怪。”

 

“纳尔难道不是你的招牌英雄吗?”明凯抱着小狗站起来,然后漫不经心地看了童扬一眼,“而且不觉得纳尔很可爱吗?”

 

童扬翻了一个白眼,没有多说话,想转身离开这个浑身充满debuff的人。

 

“就像你一样。”

 

明凯不经意的一句话,让童扬一个呆愣顿住了脚步。暗自笑出声,童扬转过身,一把把小狗抱过来放在了地上,“干脆起名叫艾克好了,长得和你多像啊。”

 

听他这么说,明凯笑弯了腰,然后用手弹了一下他的额头,“艾克长得这么矮,哪有我帅。”

 

“是是是,我凯巨帅!”

 

明凯哼了一声抬起头,做出一副很骄傲的样子,“切,本来就帅!”

 

童扬见状点点头,故作深沉地说:“是帅,和卢本伟五五开吧。”

 

明凯先是反应了一会儿卢本伟是谁,然后举起拳头作势要揍童扬,“你小子今天皮痒啊?”

 

只是在原地不停地笑着,童扬根本不去管明凯要揍下来的拳头。

 

明凯的拳头在最后还是停在了童扬的头上五公分的地方,然后明凯展开手,轻轻摸着童扬的脸。

 

童扬可以看到明凯的眸子里充满的宠爱,他也伸出手去摸明凯的脸。手马上要触碰到明凯了,明凯冒出来一句话:“长得和纳尔好像啊。”

 

手立马握紧对着明凯的脸轻轻打了一下,童扬瘪着嘴哼了一声,“如果我是兰博,你就是约德尔人里最矮的那个!”

 

明凯笑着刮了一下童扬的鼻子,然后伸手将他搂在怀里,“如果你是璐璐,我就是小法;你是安妮,我就是男枪;你是小炮,我就是提莫,行了吧?”

 

听到明凯的话童扬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来,“我饿。”

 

被他这么一说,明凯也觉得肚子里空空的,狡黠地偷笑了一下,蹲下身一把抱起了童扬,抬脚就往房间里走去。“我也饿了,我要吃你。”

 

“诶你放下我啊!”

 

不管童扬的挣扎,明凯进了房间用脚勾住门一用力,门就关上了。

 

“汪汪!”小狗对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不停叫唤,引来了zzm和Meiko。

 

“这狗怎么了?饿了吗?”zzm蹲下身想去逗他。

 

Meiko望了一眼明凯和童扬的房间,隐约听到了什么不和谐的声音,然后叹了口气对zzm说:“这单身狗大概刚才是受到了伤害。”

 

zzm不解地看向Meiko,只见Deft突然从墙壁后露出一个头,“Meiko,duo!”

 

Meiko瞬间不理zzm和小狗,和Deft去了训练室。

 

zzm回过头抱起小狗,“单身狗,我们在一起吧!”

 

而一旁目睹了一切的Pawn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和薯片在一起比较好!而且还可以每天不停换女朋友,哈哈哈,我真是太机智了!

 

END

 

《情不知所起深则不寿》

他是一名杀手,一袭黑衣,为了生活杀人的人。他的感情全部都给了他体弱多病的弟弟。他不明白什么是爱,从没有人教会他。他的名字,叫童扬。

他是一名捕快,一袭白袍,为了正义追捕杀手的人。他的时间全部献给了为朝廷效力和听戏子唱戏。他不明白什么是爱,他没有兴趣听别人教他。他的名字,叫明凯。

***************

童扬每次完成任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自己的小木屋里喝酒,他需要用酒来麻醉自己,让自己的口腔乃至身体里不再弥漫一股血的气味。

这次也不例外。 

手还没推开门,童扬就听到一阵阵喘息从屋里传出来。从呼吸声听得出来,这人似乎受内伤很重,或许还在流血或者中了毒。但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武林高手,虽然身受重伤,这个人的呼吸也是有规律的,并不乱。 

但即使里头的人是大罗神仙,童扬也不怕。作为一名曾经的顶级杀手,童扬不需要也没有害怕的理由。

放慢动作推开门,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一个一身白的人捂着肩头皱着眉头躺在自己的床上。

一身白,显得肩头的血特别红。 

一身白,让童扬莫名得不舒服。

他的神情紧张,一直在往外张望。

难道,他也是个杀手被人寻仇了? 

为什么要用也这个字?童扬看着自己小木屋简陋的设备便有了答案,因为寻仇,所以一直居无定所,过多的家具也是浪费罢了。

不过童扬立马否定了这个猜测,原因还是那一身白。

在有任何动作之前,童扬选择继续观察这个不速之客。 

直到一身白的男子松了一口气,随意的回头发现了已经站了很久的童扬。

“你是谁?” 

明凯惊讶地看着这个站在自己身旁的男子。他何时进门何时站在那里?明凯一点头绪也没有。明凯只看到他一双细长的丹凤眼里充满冷漠,一点情绪也看不出来。 

而也就是这一双眼睛,竟让明凯觉得好看得不得了。

思考着如果他也是陆员外派来的杀手,那事情就麻烦了。 

“你不知道我是谁?”明凯捂着肩头问。

童扬不置可否,“我一定要知道你是谁?” 

明凯更加的担心。杀手分很多种,而眼前这个黑衣男子应该不属于任何一种类型。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并没有杀气。他看不透这个男人,觉得这个男人就像他的衣服一样,黑得让人摸不着头脑。 

无论如何,明凯决定试一试。“请问有药吗?我受伤了。”  

“我的家不是医馆。如果想要治病,麻烦走出这个林子往左拐。”童扬冷冷地看着白衣男子,以一种决绝的语气下了逐客令。

得知这个黑衣人并不是杀手,而是这个家的主人,明凯的心也就放了下来。他只觉得自己越来越虚弱,他的眼皮开始越来越重。直到他失去意识,那个黑衣男子还是没有动一动。

明凯只觉得自己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里有自己的好兄弟,有自己特别喜欢的戏子,还有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  

黑衣人! 

猛地明凯睁开了眼睛,从床上一骨碌坐起。

“啊!”肩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但是却比之前好了很多。看来药上得十分好。明凯摸了摸肩上的绷带。

大概是那个黑衣人吧。 

门打开了,童扬走了进来。

明凯看见童扬朝自己走了过来,莫名觉得童扬有一种能够成为知己的感觉。

“谢谢你,我是明凯。你应该听说过我。” 

童扬没有搭理他,只是把药吹凉了拿到明凯的面前,示意他喝了它。 

明凯理解了他的意思,只是苦笑了一下,抬起头,痞痞得说:“这位少侠,我伤了肩,这手抬不了,该怎么喝药?”  

听到这句话,童扬想起了不久前自己受了伤,弟弟喂自己喝药的事情。

可是,我又不是你的弟弟。 

看着明凯脸上挂着的大大的笑容,童扬眉头一皱。作为一个顶级杀手,他立马想到了一个对策。 

“张嘴。”

明凯朝他一笑,看来黑衣人是要亲自喂他,明凯微微张开了嘴,并做了一个自认为最帅的表情。

当童扬把一整碗药直接灌入明凯的嘴时明凯才知道自己想多了,真的想多了。

“你伤好了就赶紧走,你在这给我带来不少麻烦。我刚才还解决了好几个要暗杀你的人。”童扬不管明凯呛得直咳嗽,就直接坦然地对明凯表达了“你是个拖油瓶”的第一印象。

明凯缓缓调整呼吸,“你解决了几个来杀我的人?”明凯知道,这次陆员外派来的杀手可谓是顶级的,不然自己也不会受伤。而这个黑衣人,竟然把解决说得那么轻松。可见他的功力深厚武功高强绝非一般人能比。说不定连师傅也不是他的对手。此等高手,竟然独自住在这林子里,难道这是脑子有病?

童扬看明凯已经陷入沉思,想转身出门了。明凯是朝廷里最有名的捕快之一,他是个杀手,手上也有这么多人命。还是不要和这个捕快有过多的接触为好。 

“咻!”一支箭打断了童扬的思考。单手接住那把箭。

这把箭没有射向明凯,那就是射给他自己的!

打开箭上的纸条。童扬只觉得自己气血上涌。二话不说便动用轻功飞出了窗户,往林子的西北角飞去。

明凯瞥了一眼掉在地上的纸条“童扬,你弟弟童年在我手上,他似乎想见你。——陆成松”,陆成松这老狐狸!果然是想拉拢武功高强的杀手为他卖命。但陆成松的为人明凯明白,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糟了!看童扬刚才那架势,说不定就真去和陆成松拼命了! 

不过,现在才知道,那个黑衣人的名字,原来叫童扬,童贞的童,张扬的扬。

他可一点也不张扬。

想到这里,明凯双腿一跃,往童扬消失的方向追了去。  

***************  

明凯没有追上童扬。

明凯竟然没有追上童扬。 

明凯第一次对一个人的武功如此佩服。

当明凯就着纸条上所写的来到陆员外府邸时,看到童扬已经站在大堂里,而陆员外则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旁边还被绑着一个小男孩。

顺利地躲在门外往里看,可以看到那个小男孩对着童扬焦急地眼神。

“我不杀你,把童年还给我。” 

陆员外听到童扬的话不禁笑出了声,“童扬,你现在好像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吧。” 

大手一挥,从房间的角落走出好几名黑衣杀手将童扬团团围住。

“别管我,你快走!”一旁的童年看着眼前的情形吓坏了,赶紧惊呼出声。 

童扬轻挑眉环视了一眼把自己围在中间的五个杀手,轻蔑一笑。就在笑的一瞬间,剑锋出鞘。 

仅仅不到一秒的时间,血便喷洒到了陆员外的衣服上。

“陆员外,以后如果想找我,大可直接书信往来,不必如此大张旗鼓。今天是我心情好,后会无期。”说罢,童扬上前一步,抱起童年便飞出了窗外。

明凯看了一眼还在惊讶中的陆成松轻笑了一声,然后跟着童扬也飞走了。 

童扬带着童年来到郊外,轻手轻脚将童年放下,解开他身上的绳子,“童年,辛苦你了。” 

童年甩了甩被绳子捆麻的手,对童扬笑着回答道:“哥哥,还好有你。” 

童扬温柔地看着童年,用手抚上他稚嫩的脸庞,“不,辛苦你了。”

当明凯用轻功飞到郊外时,只见童扬拿起剑直直刺向童年的腹部。 

明凯跑到童扬的身边,惊讶地问道:“童扬,你疯了!他可是你弟弟!”

童扬看了看眼前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大口喘气的人,平静地说:“他并不是童年。” 

“童年”用力用手捂住自己被刺了一剑地腹部,露出狰狞地表情,“童扬,你怎么会知道?” 

“童年不可能在有人把我围住时让我跑,他很明白,我的武功很高,根本不需要逃跑。”

“那,万一对手真的厉害所以他让你走呢?” 

童扬蹲下身子,摸了摸“童年”的头发,“所以,当你让我跑的时候我并没有杀你,而是把你带了出来。” 

“那刚才又为什么突然拔剑刺我?”

“因为那句哥哥,童年从不叫我哥哥,他智商有问题,从不记得我是谁。” 

“童年”一脸惊讶地咬着嘴唇,防止血液从嘴巴里流出来,抬头看向童扬,“童扬,总有一天,你要下地狱陪我的。” 

明凯看着眼前的“童年”死去,转头看了看童扬。

一个人,在看到有人在他面前死去的时候,或多或少会露出些许感伤的情绪。

但是童扬没有。

童扬没有任何一点表情变化。

明凯此刻就明白了,童扬肯定是一个杀手。杀过很多人的那种杀手。所以,他的表情才如此冷漠,他的身上才没有杀气。

一个真正令人感到恐惧的杀手,并不在于他的杀气有多重,而在于他身上根本感受不到杀气的存在。正因为感受不到杀气,他才能在别人最掉以轻心的时刻出手,一刀毙命;正因为感受不到杀气,他才能靠得如此的近让对手完全没有躲避的机会。 

童扬这个人,不简单。

童扬这个人,有意思。

“明凯,别跟着我了。”

明凯的思考被童扬的话打断了,虽然童扬这么说了,但明凯既然认为他有意思,那么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他。 

“童扬,你也知道我是捕快了,那么,你弟弟这下算是失踪了,何不向我报案?”

童扬转过头看着明凯,下一秒,剑就搁在了明凯的脖子上,“明凯,你既已明白我是个杀手,那就别再来惹我。”

明凯眼珠子一转,伸手一把抓住童扬拿剑的手,轻轻推开,“童扬,现在我们的敌人是同一个,殊途同归,你应该明白。”

听到明凯的话,童扬紧了紧手上的剑,抬眼盯着明凯的眼睛。过不良久,童扬放下手中的剑,对明凯甩下一句“去陆府。”便乘着轻功飞远了。

明凯摸了摸脖子上出现的一条淡淡的血痕,嘴角上扬,也跟着童扬飞走了。

 

再次来到陆府的时候,童扬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明凯,说:“我弟弟是一个很胆小的人,他什么人都不相信,所以如果你找到一个小孩,把这个给他看,”童扬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他如果从一脸怀疑变得很高兴然后叫你哥哥,那么他就是我弟弟。记住了,这块玉佩,不能掉。我们分头行动,比较快。到时候后门见。”

话音刚落还不等明凯回话,玉佩已经安然在自己手中,眼前的童扬也早就不见了。

明凯顺着童扬的话开始寻找童年。但是听童扬的话来讲,这个童年大概是个几岁小孩吧?那为什么刚才陆员外派了一个年近弱冠的男子来假扮童年呢?

当明凯偷偷走进一间破屋子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男人,和刚才那个假童年长得一模一样。

明凯慢慢走上前,那个男人慢慢抬头看向明凯,眼里充满了害怕。

明凯拿出童扬给的玉佩,那个男人盯着玉佩看你了好一会儿,突然就像明凯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后伸出手做了一个抱抱的样子:“哥哥,抱抱!”

看着眼前几乎是傻子一样的童年,明凯惊呆了。原来童扬的弟弟是个傻子,怪不得童扬刚才一眼就看出了那个男人不是自己的弟弟。

明凯上前一把抱起童年,沉甸甸的身体让明凯有些吃不消。

这童扬看着也不胖,看来是把赚来的钱都用来养这个弟弟了,白白胖胖的,好生可爱。

明凯抱着童年说:“童年,哥哥带你飞,但是你要保持安静可好?”

“好好好!哥哥带我飞咯!”

明凯一边在心里暗自想着这小子比刚才叫得还响了,一边就带着童年飞出了屋子,在陆府后门处看到了童扬。

童扬一看到明凯怀里笑得开心的童年一阵狂喜,走上去就把童年搂进怀里。

明明是很高兴的兄弟重逢场面,明凯看着眼前完全没有开心感觉的童年,心生疑问。

“童扬兄弟,不知此问会有冒犯。童年是否有疾?”

童扬放开童年,叹了口气,一边拉着童年转身往林子里走,一边对明凯说:“童年从一岁那年就开始时不时疯疯傻傻。我问过大夫,大夫说这是后天的,可以治。”

“但是药物很名贵,所以你就为别人杀人来赚钱?”

童扬摇摇头,“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能够治好这种病的只有血琅花,而这种话普天下只有一个人有。”

明凯说出了自己的推测,“所以你是一个归于别人门下的杀手,你只为你的主人杀人是吗?”

“是的,我的雇主,他有血琅花,所以我为他做事。他也会每次给我杀人的酬金。”

“介意告诉我你的雇主吗?”

童扬转过身,对着明凯说:“血琅花是产自西域的一种名贵药材,传说两百年才能有一次开花,需要采摘者迅速采下放入人血中保存。你认为普天下能有谁有资格得到这朵产自西域的花?”

明凯低头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惊讶地抬头,“莫非你说的是,当今圣上?”

“你真聪明。”

明凯一把掐住童扬的脖子,童扬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落入明凯的手中。“童扬,你撒谎。当今圣上公正廉明,不可能做出收买杀手之事。你休想骗我。”

童扬轻笑出声,任凭明凯掐住他的脖子,“明凯,你救了童年,我何必骗你。”

明凯看着童扬坚定的眼神,慢慢松了手。“那么,皇上都让你为他杀掉过谁?”

轻轻咳了咳嗓子,童扬开口:“我至今为止杀的每一个人,都是。”

听到这句话,明凯转身向童扬抱了抱拳鞠了一躬,“童扬兄弟,我想我就不打扰先告辞了。”

说罢,明凯飞身离开了林子。

童扬一直看着明凯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拉着童年继续往家里走。

这一别,大概是永远吧。

***************

当童扬再一次听到明凯的消息,并不是他又抓到了什么江洋大盗,而是从皇帝那里。

一张白纸上用黑色毛笔写上的大大的“明凯”两个大字。

“童扬,你将朕与你的交易关系告诉了明凯,这本违背了我们之间的合约。但是,朕非不怜惜能者之人。先下,只要你将明凯杀了,朕便将血琅花赠与你。”

童扬拿着那张白纸,轻轻抿了抿嘴唇,“所以明凯便是最后一人,是吗?”

“没错。明凯本就不属于朕等党派。他本就要死。”

“皇上介意告诉草民皇上的党派都有谁吗?这样,草民在下手时好不伤及他们。”

皇帝看着童扬,轻笑出声,“童扬,以前的你可不曾如此话多。”

“草民鲁莽,望皇上原谅。”

看着童扬抱拳跪在了地上,皇帝摆摆手,“罢了罢了,你也是难得一见的人才。朕的党派并不多,算朕在内,只一陆成松耳。”

“草民知道了。”

“当你完成了这次任务,你便来见我。我定将血琅花赐予你。君子之言,驷马难追。好了,你下去吧,注意,别被不必要的人看到。”

“是,草民告退。”

从小道回到林子里小木屋的童扬还在想着刚才皇上和自己的对话。

明凯一定是去质问皇上了才会讨来杀身之祸的。

真的是一个傻子。

童扬从心里并不想杀了明凯,毕竟明凯之前帮自己一起找到了弟弟。但当童扬把眼神锁定在正和小狗玩耍的已经一米八的弟弟时,童扬的杀心也坚定了。

对不起明凯,为了童年,你不得不死。

童扬去刺杀明凯的那个晚上,并没有像童扬想的那样,他和明凯大战几百个回合,最后两人精疲力尽了自己才勉强将他杀死。

当童扬一剑刺进明凯手臂的时候,童扬惊讶地看着明凯对着自己从容的笑。

明凯咬着嘴唇,对着童扬说:“童扬,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了。你杀的第一个人,明溪捕头,便是我的生父。那时我是抱着复仇的心找你的,我抓尽了几乎天下所有的杀手,就是为了找你。直到那天你向我坦白你与皇上的交易,我才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皇上对于我明家的不满。童扬,我知道你今天要来杀我了。但是我就是没有还手的力气。”

将剑一下子拔出,童扬用剑指着明凯的脸,“明凯,你到底想说什么?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不杀你了?”

明凯用手捂住自己的手臂,“童扬,上次你向我坦白了,这次,换我向你坦白。其实当你拿着药进屋喂我的时候,我就有点喜欢你了。到后来你在陆府杀人的动作,更是吸引我。这是作为一个捕头的我第一次觉得一个杀手也可以这么好看这么吸引人。”

“你放什么厥词!”

“童扬,我现在都把话告诉你了,我喜欢你,然后,我赌,你现在还杀不杀我。当然,无论你杀不杀我,我都不会还手。”

童扬紧握住手中地剑,看着明凯因为流血而有些发白地嘴唇,手开始有些颤抖。

对不起。

***************

到最后,明凯终是死了。

当皇帝把血琅花交到童扬手上的时候,童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开心。

童扬拒绝了皇帝想要自己进宫做卫林军的要求,只是面无表情地拿着血琅花回到了家中,喂童年吃了下去。

看着因为吃了血琅花而暂时昏迷的童年,童扬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下,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自己再也不用杀人了,自己可以和童年好好过日子了。

当童年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童扬说了一句“我这是在何处?”的时候,童扬高兴疯了。他一把上前抱住童年,嘴里不停嘟哝着“弟弟,你终于康复了!”

童年轻轻推开抱着自己的童扬,用疑惑的语气问道:“这位兄台,你为何如此高兴地抱着我?”

听到童年的话,童扬愣住了,然后抓住童年的手,急忙地说:“童年,我是你的哥哥啊,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的哥哥啊。”

“你是我哥哥?那你把传家玉佩拿出来给我看。”

听到传家玉佩,童扬立马摸遍了自己身上每一个口袋。

哪里都没有!

“没有的话,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那么,谢谢恩人的照顾,童年这便去找哥哥了,告辞。”

看着童年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身影,那句“恩人”一直在童扬耳边回旋。

童扬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场笑话。自己为了童年的病帮别人杀人,还杀了明凯。但是玉佩当时给了明凯当作寻找童年地信物,现在明凯被自己杀死了,哪里还能得知玉佩的所在?

童扬突然大笑起来,这一切简直就是一场莫名其妙的戏。自己,童年,明凯,都是戏里的一个小小演员而已。

童扬的笑被突然又折回来的童年打断了,“恩人,你可知这个林子如何走出去?”

看着童年一脸认真地喊自己恩人的样子,童扬觉得真的好讽刺。明明自己就是童年的哥哥。但童扬还是从凳子上站起身,忍着哽咽对童年说:“武林这么大,兄台要找到哥哥岂是易事?不嫌弃的话,便让我和你一起吧。多个人多个照应,也能快些找到不是吗?”

童年想了想童扬的话,脸上挂上了笑容:“那么不知恩人尊姓大名?”

“我叫童扬,叫我名字便可。”

“既同姓童,那也便是一种缘分。我便随恩人上路吧。”

“那你还记得你哥哥的外相貌或者名字吗?”

童年摇了摇头,“只记得他有一枚家传玉佩,还能抱着我飞来飞去,其他,一概不记得了。”

童扬叹了口气,“此线索实在太少,只好慢慢搜寻了。走吧。”

童年看着童扬拿起桌上的剑,也跟上了童扬的步伐。

***************

没有人知道,明凯到底把那块童扬的玉佩放到了哪里。

这个哥哥,大概是一辈子都找不到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END

 


 
评论(1)
热度(41)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