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CP : Fireloli X Xiye

全文一共五万多字,讲述alpha警察萝莉和omega毒贩洗液的爱情故事,情节涉及三观不正的东西,介意的小伙伴慎入。

另:因为有敏感词,所以全部的内容都发在微博里了,然后在这里给出文章的地址。我恨微博!

因为是补档就不打太多tag了。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如果出现链接点不进去,只能进微博看了,微博名:知我者谓我心忧OuO


【1】【2】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6393654432359#_0

 

【3】【4】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6393864149570#_0

 

【5】【6】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6394048700760#_0

 

【7】【8】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6394380059459#_0

 

【9】【10】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6396510783452#_0

 

【11】【12】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6397215397235#_0

 

【13】【14】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36408351311980#_0

 

【大结局】

“子弹?你的意思是子弹上涂有微生物,然后被打进了你的体内通过伤口传染?”赵志铭说着,伸出手去摸苏汉伟的肚子,上面的那个子弹疤痕在那里张牙舞爪的。

苏汉伟点点头,说:“这真是最糟糕的情况了,阵圣俊那个疯子,为了自己什么都做得出来。”

看到苏汉伟低落下去的眼神,赵志铭种种叹了一口气,把话题转开了,“对了小伟,你不是喜欢吃海底捞吗?我去给你打包一些吧。”

“好啊,正好我也挺想吃的。”

看着赵志铭离开了病房,苏汉伟觉得有些冷,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两条毯子又盖在了自己的身上。身上的被褥有些多,苏汉伟都有些觉得呼吸不顺畅,但渐渐感受到暖意之后,苏汉伟还是决定就这么盖着,于是苏汉伟将身子缩进了被窝,睡了下去。

睡意刚刚酝酿出来,苏汉伟突然闻到了一股烟草味的信息素,苏汉伟知道,这个是向人杰独有的信息素,每次自己和他讨论战术的时候,苏汉伟都有一种自己在被迫吸二手烟的感觉。但走廊上的脚步声还不明显,说明向人杰离自己还很远,那自己为什么还会闻到向人杰的信息素?

脚步声在床边停下来了,苏汉伟没有回头去看,而是说:“康迪,对着我你散发什么信息素?怎么了?又有什么事要商讨了吗?”

“疼吗?”

苏汉伟听到这个声音,眼睛一下子张得很大,首先就是向人杰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体会疼这件事,其次就是,这个声音苏汉伟一辈子也忘不掉。

“阵圣俊?”一边说,苏汉伟转过身子面对阵圣俊。

阵圣俊将身体往前倾,靠近苏汉伟,“疼吗?要不要求我?求我的话我就把解药给你。”

皱起了眉头,苏汉伟把被子和毯子稍稍撩起来一些,挡住自己隆起的肚子,“怎么求你?”

“当然是求我操【隔开】你啊,你应该闻出来了吧,我现在,是个alpha。”

“呵呵,”苏汉伟轻笑出声,“是啊,一个信息素和向人杰一个味道的alpha。毕竟你们都是实验体,所以连信息素都是一样的,山寨货?”

被这么说,阵圣俊也不恼,只是直起了身子,俯视着苏汉伟,说:“你别嘴硬,总有一天,你会求我的。”

说罢,阵圣俊离开了病房,苏汉伟松了一口气把毯子全部抓到了地上,“卧槽热死我了!”

虽然苏汉伟暗自对自己说这辈子就算疼死了也不会去求阵圣俊,但阵圣俊的话还是深深刻在了苏汉伟的脑子里。苏汉伟坐在床上发呆,手不停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心事化不开。

“小伟,饿了么?”

“我还陶点点呢!”还在想心事的苏汉伟被赵志铭健气的声音吓了一跳。

赵志铭将餐桌拉出来,把海底捞放到了上面,看到了苏汉伟皱起的眉头,吸了吸鼻子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啊,怎么了?”苏汉伟一边说着,一边打开打包盒,里头是他最喜欢的牛肉和锅底鱼丸。

赵志铭环视了一下病房,然后蹲下身子捡起了地上的毛毯,“你冷啊?”

“之前有些冷,现在还好。”

赵志铭拿着毯子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说:“康迪叔叔是不是来过了?”

“为什么这么问?”

“我闻到一些他的信息素。”

想着干脆将错就错,苏汉伟点点头,“刚辞啊向人杰过来和我讨论了一下该怎么灭了‘beme’。”

听到苏汉伟的回答,赵志铭半信半疑地坐在了凳子上,“你们吵架了?”

“没有啊。”

“那我怎么觉得,康迪叔叔的信息素有一种挑衅的味道?”

“挑衅的味道?”苏汉伟抬起一边的眉毛问出了这个问题。

赵志铭歪了歪头,说:“可能alpha之间能感觉得出来,反正,很不友好。”

“没错,刚才和向人杰发上了一些争执。”苏汉伟说着,塞进嘴里一个锅底鱼丸,“不过后来向人杰有事回去了。”

沉思者点点头,赵志铭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好好休息吧,警局里还有些事,我先回去一趟,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当然,你小心。”

苏汉伟再次看着赵志铭离开了病房,苏汉伟觉得,是不是赵志铭看出了自己在骗他?总觉得,他走出去的背影和刚才的很不一样。

作为孕夫的苏汉伟真的很能睡,吃完锅底鱼丸之后睡下去,结果睡到第二天早上六点才醒过来!苏汉伟本来想着,既然自己睡了这么久了,赵志铭该回来了吧,结果身旁的椅子是空的,赵志铭去了一整夜未归。

苏汉伟心里的不安感开始攀升,他先给赵志铭打了一个电话,但没有人接听,他又赶紧打了电话给警局,询问之后,警局的妹子说赵志铭警官昨天根本没有来警局,现在也不在警局。这下,苏汉伟彻底慌了,他只好打电话给向人杰,电话那头的向人杰明显是刚醒,一个哈欠都还没打完,苏汉伟就问:“你派去跟踪赵志铭的人呢?”

“在啊,他们在车里过了一整晚呢,不久前还给我发了短信……恩?赵志铭跟丢了?”

“向人杰,你现在赶紧来医院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电话挂断,苏汉伟挺着大肚子站了起来,脱下病号服穿上自己的衣服,由于大肚子的缘故苏汉伟只能穿松紧带的裤子,还要把松紧带放到最大。

不过五分钟,头发乱糟糟的向人杰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怎么了汉伟?”

“我们边走边说,赵志铭已经失踪一整个晚上了,临走前他和我说他是去警局办事,但我问过了,警局那边的人说他根本没有回去。然后,昨天下午的时候阵圣俊来过了,他把QHJ9820喝下去了,拥有了和你一样的信息素,这个味道,被赵志铭闻出来了!绝对的,虽然他昨天下午没说什么,但我有预感,他绝对闻到了!”

一大早就有这么多信息,向人杰一下子有些懵了,他一把拉住苏汉伟的手,破事在赶路的苏汉伟停了下来,“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赵志铭一个人去找阵圣俊了?为什么?”

“因为我的体内被阵圣俊感染了微生物,每天都会浑身疼痛。”

听到这个消息,向人杰皱起眉头看向苏汉伟,然后一把拉住苏汉伟的手臂把他往病房里拖,“赵志铭我来救就好,你一个怀孕的人还作什么妖?听好,现在起你什么话都别说也别问,交给我,我保证还你一个健健康康完完整整的赵志铭。”

说罢,向人杰离开了病房,而苏汉伟则坐在病床上,咽了咽口水,眼睛有些红。

既然赵志铭去找阵圣俊了,那么这次必定是一场恶战。向人杰召集了帮派里所有的人,“听着,这次便是我们向‘beme’复仇的时候了!想想那些被无辜杀死的兄弟,今天,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当向人杰根据放在赵志铭身上的GPS定位找到那个小仓库的时候,赵志铭已经倒在地上了,对面站着笑的开心的阵圣俊,手里拿着一把枪,而赵志铭的手里,向人杰看到了,紧紧攥着一瓶小药瓶,里面应该是苏汉伟的解药。

“阵圣俊,好久不见了。”向人杰往前走,命人把赵志铭拖走。小项跑上前去将赵志铭拉出了仓库,赶紧叫了救护车。

仓库内,向人杰和阵圣俊对峙着,两人相同味道的信息素让仓库里充满了烟草的味道。

“向人杰,哦不,应该叫你仇人,当初那次运毒,要不是我机灵,早就死了,真是拜你所赐啊。”

向人杰笑着说:“我也是千算万算,最终还是没能除掉你,不过现在看来真是惊讶,一直以为你只是‘beme’派来的卧底,没想到,你竟然是‘beme’的老大。为了一个QHJ9820,你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阵圣俊说着,将枪举了起来对准向人杰,“alpha天生就是强者,beta无论怎么努力,都是无果!现在,我和你一样了,也是一个alpha,同等性别的情况下,这场战争,我赢定了!”

再次往前埋了一步,向人杰从后腰拿出手枪,“阵圣俊,我承认你的能力,但这次的战争,我不仅会打败你,还要告诉你一个道理,一个人的能力,和他的性别无关,永远无关!”

随着向人杰的话音落下,两边开始了乱斗,向人杰和阵圣俊也扭打了起来,不分上下。

【HE版大结局】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混战,最终邪不胜正,‘beme’几乎全被消灭了,只剩阵圣俊一人,嘴角流着血蹲在地上,“一定是因为我alpha的时间比你少!所以才打不过你!”

“不,只是因为你的心魔罢了。阵圣俊,如果还有来世,欢迎你再次加入我们,再见。”向人杰扣动了扳机,给了阵圣俊致命一击。

阵圣俊自嘲地笑了笑,最后还是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呼吸。

战斗结束了,向人杰也是满身带伤,突然想到了和苏汉伟的约定,于是在兄弟们的搀扶下走出了仓库,看到了小项正背对着自己抱着赵志铭,肩膀颤颤发抖。

“小项!赵志铭怎么了?你为什么哭?”向人杰着急地问道。

小项的肩膀一直在抖,然后慢慢转过头,眼里带着泪水,“老大,赵志铭刚才说了一个笑话,太好笑了,我没忍住。”

“什么?!”向人杰往前走到了赵志铭的旁边,赵志铭手捂着刚才中枪的地方,然后把解药放到了向人杰的手上,“来之前特地穿了防弹衣,果然机智。这个是小伟的解药,麻烦康迪叔叔帮我去给小伟,我现在要去一趟警局,然后找他们来收尸。”

说着,赵志铭从小项的怀里爬了起来,坐上开来的警车,离开了。

向人杰松了一口气,看来刚才他倒在地上是在装死。果然,和苏汉伟混多了,赵志铭的智商都上线了。

“兄弟们,今晚我请客,大家不醉不归!”

将兄弟们解散了,向人杰驱车前往苏汉伟的病房。

病房里,苏汉伟紧张得面红耳赤,看到向人杰走进来的一瞬间就迎了上去,“怎么样?赵志铭呢?”

“他回警局处理事情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向人杰对天发誓他说的是实话,但苏汉伟明显不相信。

苏汉伟双手下垂,皱着眉看向向人杰,“赵志铭用去警局骗我,你也用去警局骗我吗?”

“反正我就把话带到了,还有,这是解药,你喝了它吧。”向人杰将解药放到苏汉伟的面前,苏汉伟拿到了解药看了看,“别急,我要去警局看一看!”

向人杰都没来得及拦下苏汉伟,苏汉伟就挺着个大肚子跑出去了。

“孕夫都跑得这么快?!”向人杰吐槽着,拿出手机给赵志铭发了个短信:你的小伟不相信你还活着,去警局找你了。

苏汉伟下了出租车几乎是飞奔进的警局,差点让警局里的值班警察们以为这个omega疯了呢。

警局这么大,苏汉伟自然不知道赵志铭的办公地点,只能在每一个楼层乱晃,苏汉伟急的汗都冒出来了,但就是找不到赵志铭。

“小伟!”四楼拐角处,赵志铭叫了一声苏汉伟的名字,然后朝苏汉伟跑过去,“不是叫你别乱跑吗?你药快吃啊!”

看到活蹦乱跳的赵志铭,苏汉伟的眼眶红了,一下子用力抱住赵志铭,用手狂打赵志铭的背,“你他妈还骗我说去警局了?要不是我让向人杰去救你,你还想活着回来?”

“就知道你能看出端倪,所以我有全身而退的方法。别哭了,赶紧把药吃了,可是我用生命换来的啊。”

苏汉伟破涕而笑喝下了解药,然后拉下赵志铭的领子吻了上去,一开始赵志铭还有些小尴尬,毕竟是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但后来还是抱住了苏汉伟,回吻了对方。

五年后,将赵伟涵送去幼儿园,苏汉伟无聊地走在马路上。向人杰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汉伟!紧急任务!帮我运一下毒,这次很重要!”

“得了!”接到任务的苏汉伟别提有多高兴,自己快在家休息了五年了,这五年里向人杰给自己的任务不是解密就是聊天,一点动感都没有,这下好了,终于赶上一个任务!又可以回到五年前与兄弟们一起共患难的年代了!

夜里,苏汉伟躲在集装箱的后面,用麦克风指挥兄弟们的行动。突然,“乓”的一声,有人开了枪!兄弟们四处逃窜,而苏汉伟刚想走,手便被铐住了。

“你被捕了。”

刚想吐槽自己屎一样的人品,苏汉伟突然觉得这个警察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赵志铭!你脑子被驴踢了啊!”苏汉伟几乎是吼出的这句话。

赵志铭摇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了五年前就买了的戒指,“这次主要还是想把这个给你,五年前没给成。”

说着,赵志铭将戒指放到了苏汉伟的手心,苏汉伟捏着戒指,然后将它带到了无名指上。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赵志铭问。

苏汉伟抬起头想了想,问道:“我想回答五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说的那句英文。”

“哪句?I do吗?”

“Shit!你他妈以后再吓老子,老子把你打死!”苏汉伟用带着戒指的手猛敲赵志铭的脑门,赵志铭虽然觉得很疼,但他却笑得很开心,用那只带着情侣戒的手挡着。

兄弟们去哪儿了?当然是都散了,戏演完了可以回家了,呆在这儿被虐吗?

END

 

喜欢HE的小伙伴看到这里就可以关掉了,下面是之前想的关于BE的结尾。

 

【BE版大结局】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混战,最终邪不胜正,‘beme’几乎全被消灭了,只剩阵圣俊一人,嘴角流着血蹲在地上,“一定是因为我alpha的时间比你少!所以才打不过你!”

“不,只是因为你的心魔罢了。阵圣俊,如果还有来世,欢迎你再次加入我们,再见。”向人杰扣动了扳机,给了阵圣俊致命一击。

阵圣俊自嘲地笑了笑,最后还是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呼吸。

战斗结束了,向人杰也是满身带伤,突然想到了和苏汉伟的约定,于是在兄弟们的搀扶下走出了仓库,看到了小项正背对着自己抱着赵志铭,肩膀颤颤发抖。

“小项!赵志铭怎么了?你为什么哭?”向人杰着急地问道。

小项红着眼睛转过头,“老大,赵志铭已经没有呼吸了,他临死前说,希望老大可以保护苏汉伟,保护他们的孩子。”

向人杰走到了赵志铭的面前,蹲了下来,将赵志铭手里攥得紧紧的药水拿了下来,然后对赵志铭说:“我目睹了你父母的死,现在,竟然还要看着你死,真是个笑话。你放心,你的话我会遵守的,安心去吧,好兄弟,来世再见。”

将兄弟们都遣散,向人杰一个人拿着解药到了苏汉伟的医院,苏汉伟一看见向人杰便跑了过去,“怎么样?赵志铭呢?他有没有什么事?”

面对苏汉伟的询问,向人杰没有说话,只是把解药放到了苏汉伟的手里,然后转过身,临走前说:“赵志铭让你喝了解药,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汉伟,我很抱歉,但如果你不嫌弃,帮派永远欢迎你。”

苏汉伟全身都有麻木,他定定地看着手里的解药,嘴唇不禁颤抖,“赵志铭这个大傻逼!大傻逼!”

第二天,向人杰害怕苏汉伟做出傻事,于是一大早便去看望了苏汉伟,苏汉伟和平静地睡在床上,脸色满是泪痕,眼睛也肿肿的,不过向人杰看到了那瓶解药已经被喝下去了,松了一口气,又离开了。

后来,孩子出生了,苏汉伟给起的名字,赵伟涵。孩子出生之后,苏汉伟告诉向人杰自己不想再去帮派工作了,毕竟最开始认识赵志铭的契机,就是运毒。

向人杰理解苏汉伟,所以在一家公司里给他找了一份白领的工作,苏汉伟因为聪明的头脑,对于工作得心应手。日子慢慢过去,苏汉伟对过去这段事情的回忆可能慢慢变淡了,脸色好多了,笑容也多了。

七年过去了,苏汉伟三十五岁了,向人杰原以为苏汉伟不会再回帮派了,结果苏汉伟却发来了短信,称自己老了,还想再运一次毒,也算是了了当年那次任务的心愿。

向人杰给苏汉伟安排了一个最简单的运毒任务,线路最短也最安全。

苏汉伟躲在集装箱后面看着全局,用麦克风指挥着兄弟们,突然,一声枪声响起,苏汉伟暗叫不好,刚想转生去那条密道,手便被人抓住,带上了手铐,“你被捕了。”

听到这句话,苏汉伟猛地想起了七年前的赵志铭和自己的第一次相遇,赵志铭也说了这句话。苏汉伟忍住眼里的泪水转过头去,看到了一个年轻的面孔,和赵志铭长得真像,“你几岁了?”

“二十一了。”年轻的警察没想到毒贩子竟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一顺口便回答了。

和赵志铭一样,花一样的年纪呢。

年轻警察看着眼前的毒贩子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留下了泪水,然后问:“你哭什么?”

“我没哭,我只是在回忆罢了。”

苏汉伟还想说些什么,身边就赶来了兄弟们,小项把年轻警察一把敲晕,然后搜出钥匙给苏汉伟解开手铐,“大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任务完成了吗?我们赶紧走吧。”

之后,苏汉伟再也没有运过毒。

END

 

 

 
评论
热度(23)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