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1】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自从写了《我想我是海》,嗑胖夜停不下来。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关于这两名失踪的大学生,警方还在进行进一步的搜索,希望大家不要轻信鬼神的传说,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新闻播报在这里提醒所有国庆出游的旅客,请注意保护人身安全。接下来是关于朴槿惠……”苏汉伟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用手撑着脑袋,看着电视机里的女播报员机械地说着新闻。

不远处客厅里的饭菜是五点钟苏汉伟下班后回来就做的,毕竟昨天晚上许元硕说想吃咕咾肉的,所以苏汉伟特地在下班的时候弯到了菜市场买了一些很好的里脊肉。

然而,已经快要七点半了,许元硕依然没有回来。苏汉伟叹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餐桌旁,拿起咕咾肉转身放进了蒸笼里,然后开火加热。

苏汉伟知道许元硕的工作很忙,经常晚回家,可是一般来说,如果他晚回家会给自己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但今天,他没有。

“滴滴滴!”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苏汉伟转过身拿起餐桌上的手机,是上司打来的电话,苏汉伟抿了抿嘴,按下了接通键。

“苏汉伟,你知道《谷雨传说》吗?”

“知道啊,最近那部小说很有名的吧。”苏汉伟一边说着,一边又再次坐回了沙发上,继续去看新闻。

“那就没问题了,那你也应该知道最近在谷雨村失踪的那两个大学生吧?”

这不就是刚才自己看到的新闻吗?苏汉伟本能地看向电视,然后盯着那个女播报员的脸看了很久,说:“知道啊。”

“正好,我们决定专门做一个关于《谷雨传说》为主题的专栏,这个专题绝对会火。”

苏汉伟举起手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将头发揉乱,抱怨地说:“拿这种事情博眼球,这么做不太好吧。”

“诶!”听苏汉伟这么说,上司在电话那头反驳道:“苏汉伟,说一遍我们报社的名字。”

“《天下异谈》。”

“那不就完了?明天开始给你安排了为期一个星期的谷雨村实地勘察,和你一起去的还有陈西,你明天直接收拾好行李来公司。”

“我知道了。”

和上司挂了电话,苏汉伟将手机放到了茶几上,刚想起身去收拾行李,突然听到门口有动静,苏汉伟回过头,看到许元硕手里拿着西装外套走了进来。

“回来了啊,菜正帮你热着呢。”这么一说,苏汉伟突然想起来厨房的火还开着,过了这么长时间了,笼里的水怕是要烧干了吧。苏汉伟赶紧跑去厨房想要关火,结果发现虽然闸门打开着,但灶上并没有火焰。

纯粹觉得可能是自己的粗心大意造成的,苏汉伟伸出手将阀门关掉,然后再次打开,转头对坐在餐桌旁的许元硕说:“刚才火貌似没上来,你先休息一会儿等一下。”

这次的苏汉伟是看着火打上了才离开的,他不由得庆幸刚才自己并没有将窗户都关上,不然自己说不定就要一命呜呼了。

厨房的窗户大开着,从外头吹进一阵风,将苏汉伟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也将火焰给吹灭了。苏汉伟抖了抖身子走过去将窗户关上,然后刚打算去关自然气闸门,却看到灶上的火自己燃起来了。

“卧槽!”苏汉伟惊呼出声,引来了客厅里正休息的许元硕。

许元硕什么也没说,只是走上前将闸门关掉,然后离开了厨房走进了厕所。

以为许元硕吃不到热菜生气了,苏汉伟瘪了瘪嘴,干脆不热菜了,将有些温的咕咾肉直接端到了餐桌上,一边在餐桌旁坐了下来,一边喊着:“来吃饭来……”

苏汉伟刚想继续说话,结果却听到家门口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苏汉伟感到很好奇,按理说家里的钥匙只有自己和许元硕有,而两个人都在家。

死死盯着门,苏汉伟看到钥匙将门打开了,许元硕竟然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拿着西装外套,另一只手则拿着公文包和钥匙。许元硕进了门在玄关处换鞋子,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今天回来晚了。”

面对许元硕的这句话,苏汉伟根本不敢接,他盯着眼前的许元硕,然后又转过头去看厕所,里面的灯还亮着,说明刚才许元硕明明就进去了。

苏汉伟站起身走到了厕所的门口,将手搭到门把上,慢慢往下按,然后一下子把门打开。

里面的灯的确亮着,但却空无一人。

许元硕察觉到了苏汉伟的不正常,于是走到了苏汉伟的身后,顺着他的视线往厕所里看,一边看一边说:“怎么了嘛?”

“没什么吧。”感受到了许元硕身上的温度,苏汉伟这才放心地往后靠了靠身子,说道。

许元硕伸出手将厕所的灯关掉,然后双手扶着苏汉伟,说:“怎么觉得你这么累?”

苏汉伟摇摇头,跟着许元硕一起回到了客厅里坐在了餐桌旁,苏汉伟看着一桌子的菜,想起了刚才的事情,不禁一下子没了胃口。而许元硕什么也不知道,一看到有自己喜欢吃的菜赶紧跑去厨房拿筷子和盛饭。

“小伟,你怎么煤气没关啊?”许元硕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听到这句话,苏汉伟赶紧起身跑去厨房,发现自然气的阀门的确又开了。苏汉伟感到很害怕,明明刚才他亲眼看到“许元硕”把阀门关掉了啊!

“还好我鼻子比较好,你看你把厨房的窗户都关住了,到时候很容易爆炸的。”说着,许元硕将阀门关掉,然后走到了窗户边把窗户打开,最后端着饭碗和筷子再次坐在了餐桌旁。

苏汉伟站在厨房的门口,看了看自燃气阀门再看了看窗户,然后又回过头去看正在吃饭的许元硕,轻声开口问:“我们第一次约会你还记得吗?”

“记得啊,怎么了?”许元硕说着,夹起一块咕咾肉塞进了嘴里。

“是在哪里啊?”苏汉伟接着问。

想了想,许元硕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说:“天镜湖啊,那天一起去吃了大闸蟹之后,就去了天镜湖。”

苏汉伟点点头,然后又问:“那你还记得你送了我什么东西吗?”

听到苏汉伟的这个问题,许元硕歪了歪脑袋,想了很久很久,回答道:“我有送你东西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许元硕的这个回答让苏汉伟悬着的心终于沉了下来,的确第一次约会许元硕什么也没有送给苏汉伟,苏汉伟这么问只是给许元硕下个套。苏汉伟想要确定,眼前的这个许元硕是真的。

长长舒了一口气,苏汉伟坐在了餐桌旁,笑着拿起了碗和筷子,准备吃饭。

“对了,明天起我要去外地出差,大概为期十天左右。”许元硕说道。

苏汉伟点点头,想起了上司让自己去谷雨村实地调查的事情,于是说:“我也明天要去外地出差一个星期。”

“今天早些睡,我看你今天魂不守舍的。”

看着许元硕的脸,苏汉伟点点头,然后继续吃饭。

当晚,两人理完行李早早便睡下去了,苏汉伟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天花板,根本睡不着。

“睡不着吗?”

“嗯。”

“是因为今天的事?”

听许元硕这么说,苏汉伟转过头去看他,“你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

许元硕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但看你的精神状态,大概也能猜到,今天肯定发生过什么糟糕的事情。”

“你信不信,这个世界上有鬼?”苏汉伟一字一句地说道。

许元硕笑了笑,伸出手拍了拍苏汉伟的肩膀,安慰着说:“相信科学,小伟,别被《天下异谈》影响了。”

“这和我的工作没关系,我今天的确看到你回来了,结果又消失了!”苏汉伟见许元硕不相信自己,于是越说越激动。

难得看到苏汉伟这么激动,许元硕愣了愣,然后说:“可能是你最近工作压力大的关系,你想想,快到年底了,你们报社要开始考核了吧?”

“对哦。”经许元硕这么一提醒,苏汉伟才想起还有这回事。

“是吧,所以啊,你现在别多想,好好工作,这次你如果再被留下来,又可以涨工资了吧。”许元硕说着,揉了揉苏汉伟的脑袋,“早些睡吧。”

苏汉伟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大概,真的是自己工作压力大所以产生了幻觉吧。

大二天一早,许元硕开车送苏汉伟去了报社,然后自己开车去了医院。苏汉伟拿着箱子进了公司大门,那里,上司早就等在那里,然后对苏汉伟说:“陈西临时有点事,换了新来的周晨和你去。”

“周晨?”

“看你命多好,我社第一美女陪你去出差。”上司打了苏汉伟的肩膀一下,然后有些暧昧地看着苏汉伟,“人还没男朋友呢,把握机会啊。”

苏汉伟无语地看着上司离开的背影,然后说:“可是我有啊。”

没过五分钟,周晨拿着行李找到了苏汉伟,两人坐上了公司包的出租车,前往机场。飞机大约飞了四个小时,到了谷阳市,两人又坐上出租车,大约开了三个小时,终于到达了谷雨村唯一的宾馆纸雨轩。

公司本来订的就是豪华套间,即使换成了一男一女入住也毫无问题。苏汉伟发现,即使发生了大学生失踪的事情,来谷雨村旅游的人依然很多,办理入住手续的人排成了长条,其中甚至有几个旅行团。

“前辈,你看了《谷雨传说》吗?”周晨问道。

苏汉伟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恐怖故事我不太喜欢,所以只是看了一个大概。”

抿了抿嘴,周晨笑嘻嘻地说:“我就是因为听说《天下异谈》最近会出《谷雨传说》的专题,才来你们报社的。”

“你是李平的粉丝?”苏汉伟问道,然后接过宾馆小哥递过来的冷水,抿了一口,“我们社的确一直调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周晨一口将水喝完,说:“嘴巴干死了,呼。不过我也真是太幸运了,一进报社就梦想成真。”

苏汉伟说着“恭喜。”便轮到了两人登记信息。豪华套房位于纸雨轩宾馆的五层和六层,两人拿着行李进了房间,然后坐在了客厅的桌子旁。苏汉伟刚想说和许元硕发个短信报平安,就看到周晨拿出了《谷雨传说》这本书,然后神秘兮兮地对苏汉伟说:“前辈,你知道吗?这个纸雨轩宾馆的前身。”

“前身?”

 

TBC

 

 

 
评论(13)
热度(22)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