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戏太深(短篇)

CP : 我 X Mata

说写就写!不要怂,就是干!

另:我圆冷CP,不接受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另:青年心事太过神经病,没脸打tag。

另: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

另:写完的时候发现,这篇文的意义在于,教导大家不要过度追星。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曾经在无数次失眠的时候会中二地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了别人,我想成为谁?我想做什么?

其实答案很明了,如果可以的话,撇开身旁睡得很熟的老婆,我想成为一个人的精神支柱,那个人在累的时候我可以为他捏肩捶腿,那个人在饿的时候我可以和他一起出去吃一顿夜宵,那个人在失眠的时候我可以为他轻轻念出一首情诗。

如果还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和他永远在一起。

记得第一次看见他是在电脑的视频了,他盘腿坐在椅子上,嘴里说着什么似的微微张开,脸颊的两坨肉就像一只正在吃瓜子的仓鼠一样,随着说话的下颌动来动去。

我不曾想到过,不久之后的我会对他如此的喜欢,甚至超过了我爱了整整一年多的初心。我把这种感情定义为一见钟情,不是说我一看见他就喜欢他,而是我一看见他,就忘不了他。

其实说来也怪,认识他到现在也不过一年多罢了,平时也很少关注他的消息,甚至连他的FB和他分分合合的阿宝色女友我都不太了解,但就是这么一个他,让我和微博上的朋友狠狠地互刚。

我仿佛没有经历真爱粉这一阶段,直接成为了他的脑残粉,而且还是那种无论他做什么,我都觉得有理的脑残粉。

我很讨厌脑残粉,也遇到过很多脑残粉,一般来说,这种时候我都会选择视而不见然后离得远远的,但对于他来说,我好像不能忍受。我忍不得别人说他的坏话,忍不得别人对他的诽谤,忍不得别人带他的节奏。

终于,我成为了曾经我最讨厌的那种人。

之前看到一个粉丝的简介,那句话我很喜欢: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军旗。

对于这句话的喜爱,完全出自于我胆小的勇气。我觉得,每个人都是这样,为什么会喜欢一样东西、一句话甚至一个人,是因为我知道我无法拥有它。正是因为这份无法拥有,让这样东西、这句话和这个人远在天边,无法触及,只能通过无尽的遐想和思考,然后对自己心理暗示道:如果有一天我得到他了,我一定好好对他。

但事实就是,我一辈子也不可能得到他。

记得去年生日的时候许过一个愿望,想要捏一捏他的脸颊,就像我在文章中写过的那样。

其实,如果真的努力去做这件事,说不定真的可以成功。但我没过有买票去看比赛,没有站在场所的外头围观过他的身影,也没有在他校园行的时候去厕所堵过他。

我没有为自己的愿望努力过,所以我觉得,这个愿望许了,也便是结束了。

我很明白,现实永远不可能和中二的想法混为一谈。老婆均匀的呼吸声在耳边回想,还有一旁婴儿床里还不会牙牙学语的孩子,这些都是我人生中的一部分,那是我的选择,我的义务,我年近而立的责任。

都说不爱是一生的遗憾,而爱却是一生的磨难,对于这句话我不置可否,因为我此时的人生就像一个试验品,当我真正悟出些什么道理的时候,想必我早已耄耋,然后带着满满的想法,入尘入土。

每个人都不该入戏太深,却又无法逃离这片泥沼。

想来想去,觉得上面这句话其实是错的,因为有些话,说说也只是说说,罢了。

谨以此文献给最爱的他,最爱的她和最爱的他。


END


 
评论
热度(1)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