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2】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自从写了《我想我是海》,嗑胖夜停不下来。

本章小胖并没有上线。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前身?”

周晨见苏汉伟一脸茫然的样子,于是打开了《谷雨传说》这本书,然后翻到了相应的位置,递到了苏汉伟的面前,说:“根据书里写的,从谷阳市右边的小路一直往前走,就能看到谷雨村,而位于谷雨村进来位置的小建筑,就是王市的家,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纸雨轩宾馆。”

接过书草草看了看,苏汉伟疑惑地抬头去看周晨,问道:“纸雨轩是小建筑吗?”

“所以说是前身啊,后来,书里写的,王市被自己的妻子伙同情人一起杀害了,房子也就被一把火烧毁了。”

苏汉伟一开始还听得津津有味,后来仿佛想到了什么,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周晨的脑袋,“差点信了你的邪!书里写的你能信?这是小说,又不是纪实读物。”

仿佛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周晨吐舌头笑了笑,然后将《谷雨传说》放到一边,在苏汉伟的旁边坐了下来,说:“前辈,我饿了。”

“还没到饭点呢,这样吧,我们先把这几天需要调查的事情写下来,一会儿去谷阳市吃饭。”

听苏汉伟这么说,周晨点了点头,然后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对苏汉伟说:“出发前我问过B哥,他说主要是调查谷雨村的闹鬼和《谷雨传说》之间的关系,如果有时间能调查那两名大学生是最好。”

苏汉伟长叹一口气,再次强调说:“都说了《谷雨传说》只是李平的一部小说,故事是虚构的,他只是借用了谷雨村这个地方罢了,所以两者之间根本不可能有联系。”

“可是有部分看到鬼的人说,看到的那个无脸男鬼和小说里的描写是一样的!”周晨说着,再次翻开了《谷雨传说》,然后将书递到了苏汉伟的面前,“看这里,王市的脸上全是血,身上Selected的黄灰条纹汗衫被血染成了红色,上头带有“L”印记的胸针在黑暗中闪着诡异的红光,西装裤子上沾满了泥土,而皮带则被解开耷拉在一旁,裤子松松垮垮地搭在腰间,因为他的妻子连他的内脏也不放过地全部拿了出来!”

苏汉伟看着,抬头去看周晨,此时的周晨脸上是有些小害怕的,的确,苏汉伟承认这一段有一点恶心,但苏汉伟开口道:“就问你现在哪个鬼不长这样?而且说不定是有这本书的粉丝说谎呢?为了自己出名,还有人声称自己看到外星人呢。”

听苏汉伟这么说,周晨撇了撇嘴,埋汰地说:“没劲。”

白了一眼泄气的周晨,苏汉伟拿出了自己的随身笔记本,说:“一共有七天,今天的话就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去采访采访村民还有游客,后面整理一下资料,如果还有什么新的发现,到时候再说,反正我是觉得调查不出什么东西的。”

“前辈,谷天山不去吗?”

“去谷天山干嘛?”苏汉伟疑惑地问道。

周晨兴奋地抱紧《谷雨传说》,说道:“因为王市的尸体就被埋在谷天山最大的合欢树下面啊。”

听到周晨的理由,苏汉伟用手扶额,无语地说:“那张○灵还在长白山的青铜门后面呢,请问有人等到了吗?”

“反正我是没等到,不过我觉得肯定有人等到了!”周晨说着,放下《谷雨传说》拿出手机开始翻照片,“小哥可帅了!”

“你要真这么喜欢他,要不要送你一张杨洋生日见面会门票?”苏汉伟吐槽着,拿过《谷雨传说》翻开,开始看第一章。

周晨摇摇头,发现苏汉伟尽然在看《谷雨传说》,一脸发现新大陆的样子,“前辈,你不是说不看恐怖小说的吗?”

“恩。”随便闷哼了一声,苏汉伟将书合上还给了周晨,“行了,如果你很想去谷天山,那等我们工作结束了去爬一次吧。”

“前辈你今天有二米八!”

当天晚上,两人研究完了谷雨村的地图便早早回房间了。苏汉伟洗了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手机给许元硕发了短信报了平安,结果却显示自己的短信并不能发出去,可是明明信号是满格啊。

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多想,苏汉伟关掉了灯躺在了床上,定了个闹钟便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

“滋滋滋。”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苏汉伟慢慢睁开了眼睛,借着窗外的月光望了一眼四周,什么都没有。苏汉伟翻了一个身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解锁之后发现已经竟然是凌晨三点。自己一向很好眠而且也不认床,怎么今天就这么早自然醒了?不,与其说是自然醒,不如说是被什么不知名的声音给吵醒了,大概是楼上或者楼下的人吧。

苏汉伟将手机放回到床头柜上,看着手机屏幕发出了亮光,刚想闭上眼睛再次睡觉,突然一张血红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的旁边,一双巨大的没有瞳孔的白色眼睛瞪着苏汉伟,头发垂在脸颊的两边,鼻子里流出了血液,一滴一滴滴在了苏汉伟的手机屏幕上。

“卧槽!”苏汉伟赶紧爬起来,伸出手去开灯。

时间只是那么两秒钟的事情,鬼脸不见了。房间里的灯开得很亮,甚至让苏汉伟都有些不舒服,他再次四周看了看,起身还去翻了翻窗帘,的确什么也没有。苏汉伟跑过去拿起自己的手机,上面别说是血迹了,连滴水都没有。苏汉伟正反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然后再次将他放在了床头柜上。

清晰的触感从肩部传来,那是一种冰凉到凄寒的感觉,还在苏汉伟的肩头慢慢往前蔓延。苏汉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将头慢慢往旁边转,眼睛去看自己的肩膀,一只白的渗人的手,皮肤早已溃烂不堪,指甲也全部脱落,带着干枯的血迹和部分露出的白骨,搭在苏汉伟的肩膀上,并慢慢往前伸。

“啊!”苏汉伟大叫一声根本不敢再往后看,他将肩膀猛地往下脱离了那种冰凉的感觉,然后迈开腿就往房间外跑。

当打开了额客厅的灯,苏汉伟一屁股坐在了餐桌旁的椅子上,桌子上放着那本《谷雨传说》,封面上的男人正诡异地朝苏汉伟笑。苏汉伟一个烦躁伸出手便把书倒扣在桌子上不去看男人的脸。

长舒一口气,苏汉伟仰起脸用力眨了眨眼睛然后伸了一个懒腰。这一低头的功夫,苏汉伟发现,那本被自己倒扣在桌上的《谷雨传说》再次正对着自己,那个男人的笑容更加开了,甚至露出了七歪八歪的牙齿!

“啊啊啊啊啊!”从周晨房间里传出的叫声把苏汉伟着实吓得不清。他转过头去看周晨的房门,不久便被周晨一下子打开,周晨从里头跑了出来,一头秀发早已凌乱不堪,而脸颊上甚至挂了两行泪水。

周晨在客厅看到苏汉伟时一下子愣住了,她似乎是突然放松一样,走上去坐在了苏汉伟的旁边,愣是过了很久都不说话。苏汉伟只看到她呼吸得很重,整个人都很累的样子。

“你还好吧?”苏汉伟开口问道。

听到苏汉伟的话,周晨慢慢抬起了头,结果在看到苏汉伟的一瞬间,周晨又害怕地几乎说不出话,她伸出手指着苏汉伟身后,从喉咙里憋出几声“嘤嘤嘤”,然后嘴巴不停颤抖着,头发跟着身体的颤抖晃动着。

苏汉伟伸出手一把抓住周晨的手腕,希望她可以冷静下来,“你还有意识吗?”

“呜呜呜!”周晨一边点头,却是不是摇摇头,就像疯了一样。

顺着周晨的视线,苏汉伟回过头去看自己的后方,什么也没有。苏汉伟皱了皱眉头,转身拿起桌上之前没喝完的水直接浇在了周晨的脸上。

“哗!”随着一声水声,周晨一下子冷静下来了。她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拿着水杯的苏汉伟,愣了愣,然后竟然哭了出来。

苏汉伟赶紧抽了几张纸递给了周晨,安慰道:“别哭了。”

接过纸巾,周晨往脸上随便擦了擦,然后睁着两个红红的眼睛看着苏汉伟,说:“前辈,真的有鬼。”

“别瞎说,世界上哪儿来的鬼?”虽然苏汉伟这么说,但苏汉伟不否认,自己刚才的确也遇到了灵异事件。

周晨摇摇头,一把抓住了苏汉伟的手腕,说:“我刚才就看到了,在房间里,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一张好大的嘴!然后我跑出来了,他也跟出来了,他刚才就在你的身后!”

被周晨这么一说,苏汉伟浑身抖了抖,然后本能地回过头去看,还好,什么也没看到。苏汉伟深呼吸一口气,将头转回去,不经意地一瞥,竟然看到那本《谷雨传说》封面上的男人换了一个姿势!他刚才明明还冲着自己诡异地笑,现在确实一脸沉静下来,仿佛是在祈祷的样子。

一把将书拿了起来,苏汉伟指着封面问周晨,“一直是这样的吗?”

“什么?”没理解苏汉伟突然问的话,周晨歪了歪脑袋。

“我问你,这个封面,一直是这样的吗?”

听明白了苏汉伟的问题,周晨点点头,说:“一直是这样的,因为作者希望表现出王市期待自己的案情可以水落石出,所以要求画师画成祈祷的虔诚表情。”

突然说不出话,苏汉伟将书拿到眼前,左右晃了晃封面,确定他不会因为视角而变换表情,苏汉伟慢动作地将书放到了桌子上。

“前辈,你是不是也看到鬼了?”看到苏汉伟这个表情,周晨问道。

苏汉伟抬起头看向周晨,然后点了点头,将自己在房间里发生的事情和关于《谷雨传说》封面的事情告诉了周晨。

周晨听完之后抿了抿嘴,小心翼翼地说:“前辈,说不定,这个地方,真的有鬼,那些说自己看到鬼的游客,没有骗人。”

对于周晨的话,苏汉伟没有给出确定的回答,而是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地看着《谷雨传说》发呆,过了很久,苏汉伟问道:“《谷雨传说》你是不是看得很熟了?”

“是的。”

“跟我说说里面的内容吧。”

“《谷雨传说》讲述的是一个名叫王市的男人,他的妻子在外头找了一个情人,为了和情人永远在一起,妻子伙同情人一起将王市杀害,并且将身上所有可以卖钱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然后将王市埋在了谷天山上最大的合欢树下面,最后,一把火将王市的房子烧的一干二净。多年之后,一对小情侣来到了谷天山,意外发现了因为大雨的冲刷而露出的尸体,之后便是破案,最后妻子和情人落网。”

听着周晨讲述《谷雨传说》的故事,苏汉伟好奇地问道:“不是说是恐怖故事吗?恐怖在哪里?”

“当然是王市的鬼魂啊,鬼魂引领着侦探找到了很多线索,并且在警察们抓住妻子和情人的时候,发现情人早就已经自杀了,而妻子则将自己的双眼戳瞎,就是因为王市的鬼魂作怪。”

差不多明白了,苏汉伟点点头,说:“那么这件事情,到底是李平自己的脑洞还是真实发生在谷雨村的呢?”

“我也不知道,李平自从写了这本小说之后就消声灭迹了,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是去看心理医生了。”

“心理医生?会不会是他目睹了这个事情的全过程,因为受到了过大的刺激,所以造成了心理阴影需要看心理医生?”

周晨摇摇头,反驳道:“如果这件事真的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那他就不会特地把它写成小说了。”

讨论似乎一瞬间陷入了僵局,苏汉伟站起身,说:“先回房睡觉吧,我明天给B哥发个消息,让他帮我联系一下李平,我们做个专访。”

“可是,前辈,我不敢一个人睡。”

“放心,不会有事的。”

“那如果再看到鬼……”周晨小心翼翼地问道。

苏汉伟撇了撇嘴,回答道:“再看到鬼我就打地铺睡你房间。”

“前辈,你不会对我……”

“你想多了,我对你没意思。”说罢,苏汉伟转身回到了房间里,没敢去碰手机,直接开着灯闭上眼睛睡着了。

 

TBC

 
评论(4)
热度(13)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