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3】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自从写了《我想我是海》,嗑胖夜停不下来。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之后的那晚,果然没有再出现灵异事件了,两人一觉睡到大天亮,八点钟的时候整理好背包,准时下楼去吃早餐。

坐在纸雨轩宾馆的自助餐厅里,苏汉伟喝完了一杯凉水,长舒一口气,而一旁的周晨则喝了一杯咖啡。苏汉伟提醒道:“早上起来喝杯水对身体好。”

周晨不去管苏汉伟的话,继续喝着咖啡,然后突然放下杯子,神秘兮兮地对苏汉伟说:“前辈,你说这宾馆是什么时候建造的啊?”

“你问这个干嘛?”

“你说昨晚我们之所以见鬼,会不会是因为,这儿的前身真的是王市的家啊?”周晨说着,从包里拿出了《谷雨传说》翻了开来,“这里面说王市的家是在十年前被烧毁的,十年前也就是二零零六年。我看这纸雨轩的装修,的确很新啊。”

苏汉伟拿起盘子吃了一口炒面,然后说:“你要是真的很好奇,可以问问服务员啊。”

其实苏汉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没想到周晨真的喊来了服务员,苏汉伟一口面就这么卡在喉咙口,开始咳嗽。周晨叫来了服务员,问道:“小哥啊,你们这宾馆是什么时候造的啊?”

“零七年。”

“你记得这么清楚?”周晨怀疑道。

服务员小哥笑了笑,然后看了一眼还在咳嗽的苏汉伟,亲切地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然后对周晨说:“因为我是这里招聘的第一批服务员,我很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是二零零七年一月份,我是穿着羽绒服来面试的。”

听服务员小哥这么说,周晨点了点头,然后说了声“谢谢”,便打发服务员走了。转过身子看向苏汉伟,周晨挑了挑眉,说:“前辈,说不定这儿的前身真的是王市的家啊。”

苏汉伟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巴,说:“我还是那句话,它毕竟只是小说。在没有问过李平之前,我们不能根据任何线索断定它就是真的。”

“前辈,”周晨直接打断了苏汉伟的话,然后一脸可惜地看着苏汉伟,“你一定没有谈过恋爱吧。”

苏汉伟好奇地问:“为什么?”

“向你这么无聊的人,哪有女孩子会喜欢?”

听周晨这么说,苏汉伟不禁笑出声,然后附和道:“也对。”

两人吃完饭便出发了,坐了三个小时的出租车来到了谷阳市。谷阳市虽说是一个直辖市,但发展水平根本比不上苏汉伟所在的C市的十分之一,就冲这地上脏脏的泥水和电线杆上贴满的小广告,有一些洁癖的苏汉伟已经对这个地方失去好感了。

路过一家书店,周晨被书店门口摆放着的《谷雨传说》的广告版给吸引住了,不禁走过去看。

“老板,你这……”

还不等周晨把话说完,书店老板赶紧插嘴道:“哎呀这位姑娘好眼力了!整个谷阳市,买书还送作者签名的,也就我们这家店了!”

老板拿起一本书放在了周晨的手里,让她随便翻翻,特地为他打开最后一页,那里的确有李平的签名。周晨合上书,无语地说:“老板,这又不是亲笔签名。”

“姑娘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然后又看了一眼周晨身后的苏汉伟,笑嘻嘻地说,“是小情侣来旅游的吧,你们看,来我们这儿旅游的人几乎人手一本《谷雨传说》,这书都成我们这儿的旅游纪念品了。”

苏汉伟拿过周晨手里的书,翻了翻,看到了最后一页的签名,还有作者李平的后记,里面写着李平对谷雨村里家人的怀念,也怀念奶奶做的青汁豆腐。苏汉伟看向书店老板,问:“这李平是谷阳人?”

老板点头,说:“当然啊。”

周晨再次开口道:“那你听说过谷雨村近几个月闹鬼的事情吗?”

听到周晨的问题,书店老板笑着的脸冷了下来,然后皱起了眉头,说:“还不是那群书迷们做的孽?把好好的地方搞得这么乌烟瘴气。”

“为什么?”苏汉伟反问道。

“其实谷雨村一直都很平静的,就是自从《谷雨传说》的书迷来旅游,才开始传出有鬼的事情。我看啊,估计就是那群书迷,入戏太深!要么就是博眼球,骗人!你说这世界上好端端哪儿来的鬼?要真有鬼,谷雨村的村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这不就明摆着是有人从中作梗,你们说是不是?”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整理桌子上的书籍,“不过塞翁失马,我们这儿的旅游业倒是就这么发展起来了,不过你也看到了,经济水平根本跟不上旅游业,马路上电线杆上到处都是小广告,什么谷雨探险一日游啦什么寻找王市之旅啦,全部都是从外地涌入的人来这儿找的生意。”

苏汉伟点点头,然后和周晨一起向书店老板道了别,继续往前走,看到了另一家书店,书店门口同样也是将《谷雨传说》放在了门口的桌子上。

“看来这里的书店都在促销《谷雨传说》啊。”苏汉伟说着,发现周晨正蹲在地上捡着什么东西。

周晨站了起来,然后将依托小广告拿在手里,朝着苏汉伟挥了挥,“虽说是外地人涌入,不过万一他们真的知道些什么呢?”

看着周晨将小广告全部放进了包里,苏汉伟不经意地一瞥,发现了谷阳市的播报栏。他站在播报栏的前面,看着里面张贴的各种告示。其中大部分都是关于恭喜谁谁谁考上什么大学,还有关于谁谁谁教授死亡的讣告,其中还有两张寻人启事,一张是寻找一名忘记名字的医生,另一张则是寻找那两名失踪的大学生。

“感觉没有什么重要的信息啊。”周晨说道。

苏汉伟点点头,和周晨一起继续往前走,看到了一家当地的旅行社。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走了进去。

如苏汉伟所料,旅行社里几乎所有的当地游,全部挂着《谷雨传说》的金字招牌。

“你好,请问一下,你这个‘寻王之旅’路线,真的可以找到王市吗?”苏汉伟拿起一条线路的传单,问前台的咨询员。

咨询员百忙之中连头都懒得抬,还深深叹了一口气,估计这个问题每天要回答五百遍,有气无力地说:“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我们甚至会安排上谷天山,但不可能找到王市。”

周晨见前台咨询员如此得有气无力,耸耸肩,然后拉着苏汉伟离开了旅行社,“其实这么回答旅客的答案会损失很多生意的,不过她依然这么明确地回答了,看来她是真的被问烦了。”

苏汉伟随意敷衍了一声,到了饭点,两人走进了一家餐厅,随意点了一些菜。周晨从包里拿出了刚才捡的那些小广告,分类别之后放在了桌子上。

“一共八张,其中六张都是关于《谷雨传说》的探秘的,还有一张估计是地下交易会所的广告,还有一张是专修下水道的广告。”周晨说着,将地下钱庄和下水道的广告卡直接放到了一边,还吐槽了一句,“不愧是地下钱庄啊,小广告都这么讲究,上头还印着梅花的图案,挺好看的啊。”

苏汉伟拿起一张探秘的小广告卡片,上面的宣传特别恐怖,苏汉伟拨通了上面写的号码,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声,带着很重的东北口音,苏汉伟上来就直接问:“你们这个探秘能让我找到王市吗?”

“唉呀妈呀!这你找我们准没错的!”

“如果找不到你们给退钱吗?”苏汉伟接着问。

电话那头突然不说话了,然后再次开口,“兄弟你没毛病吧,你说退不退啊?”

“你不是说保我能找到王市的吗?”

“神经病!”地方骂了一句便把电话挂断了。苏汉伟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嘟”,无语地拿起第二张小广告卡,开始打电话,另一边的周晨也在努力地打电话询问情况。

苏汉伟的三个电话都打了,没有找到任何一家有线索的,但正在打第三个电话的周晨突然变得眉飞色舞起来,“真的吗?那太好了!就后天吧,我要订两个人的位置,谢谢你啊,我姓周,手机号就是这个,对对对,好好好没问题,好,再见啊。”

“怎么样?成了?”苏汉伟询问道。

“成了!这家店,”周晨拿起那张小广告卡片,高兴地说:“接电话的人告诉我,他们和李平是从小的玩伴,我们可以去询问他们关于李平心理问题的事情。”

苏汉伟附和地点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上来的一桌子菜,说:“约了后天是吗?快吃吧,下午我们再去谷阳市的小店里看看。”

“好。”

******************************

许元硕坐在医院的办公室里,无聊到差点发霉。这两天里,除了找自己去交流学术之外,自己就给看了那么几个小感冒,小到那种根本不用吃药,过个一个礼拜也会好。许元硕拿出手机,本来想着要玩会儿游戏,结果走廊的尽头传来了声音,动静还不小,男声大概在抱怨为什么你吃得这么多?女声则反驳自己没吃多,只是吃坏了肚子。

长长叹了一口气,许元硕听到两人在自己的急症室门口停了下来,男人说:“你先自己进去,我上厕所。”

接着,传来了男人离开的脚步声,女人则自己走了进来,嘴唇发白,捂着胃,将病历卡拍在了许元硕的面前。

“吃坏肚子了?”许元硕看着眼前长得挺漂亮的女孩子,问道。

女孩用力点头,然后说:“我就吃完午饭,下午看到小吃街上的东西,忍不住多吃了点,哎哟喂好痛。”

许元硕在病例卡上奋笔疾书,轻声说道:“吊个盐水,吃得清淡些,不久就好了,让你男朋友给你买点小米粥喝,养胃。”

“我没有男朋友啊。”女孩说道。

许元硕刚想问那刚才扶你到门口的男人是谁,就听到急诊室门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男人一边走进急诊室一边说:“给你倒了杯热水,你赶紧……”

男人走进诊所的瞬间停下了脚步,顺带原来没说完的话也停了下来。女孩转过头看向男人,一脸疑惑地说:“干嘛?又见鬼啦?”

男人摇摇头,然后往前走将热水放在女孩的面前,对着许元硕说:“你出差就在这儿啊?”

许元硕笑着看着眼前一脸尴尬的苏汉伟,点了点头,“是啊,没想到你出差也在这儿?”

说罢,许元硕在电脑上寻找病人的社保卡,然后点开了名叫“周晨”的页面,将一些药的计量输入了进去,然后打印出来交到了苏汉伟的手里,“小伟,去付个钱。”

“好。”

听到眼前这个医生竟然叫苏汉伟“小伟”,问道:“你和前辈认识啊?”

“认识。”说着,许元硕将热水推到周晨的面前。

周晨抿了一口热水,继续说:“原来前辈有朋友住谷阳市啊。”

许元硕轻轻摇摇头,说:“首先,我不住谷阳市,我只是来出差的,其次,我也不是小伟的朋友。”

“啊?那你是他哥啊?”

“也不是。”

“你不会是他爸爸吧?”

被周晨的话逗笑了,许元硕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我是他男朋友。”

 

TBC

 
评论(2)
热度(13)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