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4】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自从写了《我想我是海》,嗑胖夜停不下来。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周晨坐在输液室里,而苏汉伟则坐在许元硕的办公室里,问道:“你来这里技术交流?”

许元硕给苏汉伟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了苏汉伟的对面,耸耸肩,说:“老师喊我来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来干嘛的。倒是你,来这儿干嘛?参加《变形记》吗?”

“这儿虽说是经济有点落后,但也不至于是《变形记》级别的吧!”苏汉伟吐槽道,然后百无聊赖地伸出手去翻看许元硕今天的问诊记录,“都是小感冒啊?不对,我记得你是整形外科的医生吧!”

经苏汉伟这么一说,许元硕只能叹了口气摇了摇脑袋,从苏汉伟的手中拿过问诊记录,无奈地说:“所以啊,我都不知道自己来这儿是干嘛的。”

“这页为什么是空白的啊?”眼尖的苏汉伟指着一页空白页,问道,“不会是什么丧心病狂的病你也看不了?”

许元硕把问诊记录放在了桌子上,笑着说:“还真被你说对了,的确我治不了。一男的,脸上长满了痤疮,估计还有扁平疣,跟我说想要换整张脸。”

“这不正是你的强项吗?换啊。”

“现在哪有这技术?小伟你别想当然了,要真的有,我先帮你把黑皮给换了。”

听许元硕这么说,苏汉伟瘪了瘪嘴,然后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估计是许元硕又有新的病人了,苏汉伟站起身拍了拍许元硕的肩膀,说:“那我先去输液室了,等你有空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许元硕点点头,目送苏汉伟出了办公室,然后笑着看着下一位病人,开始询问病情。

输液室里,周晨正在看她的第八遍《谷雨传说》。苏汉伟走过来在周晨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了笔记本,然后说:“今天我们一共寻访了三十个人。”

“恩?”周晨将《谷雨传说》合上,然后凑到苏汉伟的跟前去看他的笔记本,“算上那些小广告了吗?”

“没算,就纯粹是面对面采访的人,其中有十三个人说自己真的看到了鬼,十七个人说自己什么也没发现。”苏汉伟说着,拿出圆珠笔在笔记本上圈圈画画。

周晨用手撑着头,看着苏汉伟正在写着字,突然问道:“这些人都是游客啊?”

经周晨这么一说,苏汉伟仔细看了一眼自己的询问记录,的确,这十三个声称自己看到鬼的人都是游客。苏汉伟再次看了一眼自己的记录,惊奇地发现,所有声称自己看到鬼的游客,全都住在纸雨轩宾馆。

周晨拔高嗓音说道:“而且还都住在纸雨轩!”

“我发现了。”苏汉伟一边点头一点说,然后开始翻看那些没有看到鬼的游客所住的宾馆,结果皱着眉指着有两个游客的名字,说:“但你看,这两个游客也住在纸雨轩,却没看到鬼。”

周晨也皱起了眉头,然后开口道:“所以,其实看到鬼和是不是住在纸雨轩没什么关系?”

“按照目前的资料来看,首先,如果真的有关系,那这两个游客无法解释,或者说他们可能看到了,但却说了谎,其次,也有可能是这十三个人听说我们是记着,所以欲盖弥彰说了谎,最后,当然,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鬼没去找这两个人。”

“鬼还挑食?”周晨笑着问,然后有些累地靠在了椅背上。

苏汉伟见周晨很困的样子,将笔记本收起来,说:“你先休息,我们后天去找李平的朋友。”

“那明天呢?”

“明天啊,你在宾馆休息吧,我打算去纸雨轩宾馆附近走走,顺便问问里头的游客,有没有发生过灵异事件。”苏汉伟说着,看了一眼还有很多的盐水瓶,叹了一口气将身子靠在了椅背上,放松地闭上了眼睛。

几乎凌晨五点,周晨才吊完了盐水,两人回到了纸雨轩根本就是倒头就睡。苏汉伟觉得,要是这会儿又有鬼来吓唬自己,自己说不定会生气地揍他一顿。

然而这个凌晨,什么也没有发生。

第二天下午一点的时候苏汉伟醒过来,没有去打扰周晨,刷牙洗脸之后便下楼去吃午餐。餐厅里,苏汉伟想既然要问纸雨轩的游客,那不如连服务员小哥也一起问得了。于是,苏汉伟点完餐叫住了一个小哥,问道:“小哥,你在纸雨轩工作很久了吧?”

小哥笑着为苏汉伟递上一杯凉水,然后说:“是的。”

“那你有没有遇到过鬼啊?”苏汉伟问。

没想到苏汉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小哥觉得有些无语地笑了笑,说:“我在纸雨轩工作有八年了,从没有发生过灵异事件。”

听小哥这么说,苏汉伟点点头,然后接着问:“那你的同事呢?你有听过你同事说起见到鬼这种事情吗?”

小哥歪了歪头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说:“没有吧,如果真的有同事见到鬼了,应该会辞职的吧,可是大家都很喜欢这份工作,也没看出来有谁特别害怕的。”

“这样啊。”苏汉伟咕哝着,然后对着小哥点点头,说:“谢谢你啊,去忙吧,不打扰你了。”

“没事,为客人服务是我们的责任,那祝用餐愉快。”说罢,小哥便离开了。

为了防止这个小哥会不会骗自己,苏汉伟又找来了另外两位服务员,询问了相同的问题,他们的回答都和小哥一样。苏汉伟拿出笔记本,将询问的结果记了上去。

吃完饭,苏汉伟起身走到了纸雨轩宾馆的大门口,想着可以采访一下进出的游客。

一个下午的时间,苏汉伟询问了大概有五十名游客,其中有四十六名都说自己遇到鬼了,甚至有几个胆子大的小伙子还很兴奋的样子。而剩余四名游客则说自己并没有遇到灵异事件。

这种数据量其实已经可以进行记录了,但苏汉伟看着那四名没看到鬼的游客,怎么想也想不通。苏汉伟甚至连游客们住的宾馆楼层都问清楚了,根本没有任何规律。

难道说,这个鬼真的挑食?

苏汉伟站在纸雨轩的门口一下午,腿都酸了,于是一屁股坐在了宾馆门口的沙发上,前台小哥大概也注意到了苏汉伟,于是倒了一杯凉开始放在苏汉伟的面前。

苏汉伟朝前台小哥笑着点点头,然后拿起塑料杯将凉水一饮而尽,想起了之前那个服务员小哥说的“为客人服务是我们的责任”,心满意足地放松了身子。这个纸雨轩虽然只建造了九年,但很快便发展成了谷雨村最有名的宾馆,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服务态度非常好。

晚上七点,苏汉伟吃了晚饭回了房间,看到周晨正在那里狼吞虎咽着两碗牛肉面。

“前辈,今天有什么收获吗?”周晨从牛肉面里抬起头,嘴边甚至还沾着葱花。

苏汉伟扶额走过去坐在了周晨旁边的椅子,指了指她的嘴角,“注意一点形象可以吗?要时时刻刻记住,你是代表了我们《天下异谈》的颜面!”

顺着苏汉伟的手指指向,周晨疑惑地举起手去摸了摸,结果摸到了两颗葱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吃进了嘴里,说:“嘿嘿嘿。”

“怪不得你没男朋友。”苏汉伟吐槽道。

听苏汉伟这么说,周晨急了,她拍了拍桌子,说:“现在优秀的男人都有男朋友了,难道是我的问题吗?”

被周晨的话给逗笑了,苏汉伟咳了咳嗽,从包里拿出了笔记本,然后将今天的记录翻开放到了周晨的面前,“你看一下今天的记录,我先采访了服务员,他们说从没有遇到过鬼,然后采访了五十个游客,有四十六个说发生过灵异事件,另外四个说没有,顺便一提,那四十六个人看到鬼都是在凌晨三点到凌晨四点的时候。”

“其实我觉得,目前来讲还需要一个数据,就是其他宾馆的游客有没有遇到过鬼。”周晨说着,然后用手指着那四个游客,问道:“为什么总是会有例外发生呢?诶?名字后面的数字是什么意思啊?”

“这个两个数字是他们入住的天数和看到鬼的天数。”

周晨看了一眼五十组数据,说:“所以看到鬼的游客,从入住的第一天起就每天都在看到鬼,而没有看到鬼的游客,的确一次都没有。”

苏汉伟点点头,疑惑地说:“我有思考过一个事情,如果真的是有鬼,那么这个鬼大晚上的,是不是太忙了点?”

“它可能有影分身啊。”周晨说着,将碗里最后的汤水喝了下去,然后使劲呼了一口气,“妈呀好饱!”

“大晚上的吃这么饱,你睡得着吗?”

埋汰地看着苏汉伟,周晨瘪了瘪嘴,说:“可能真的会睡不着。”

两人又讨论了大概三个小时,十点半的时候,因为第二天还要去找李平的朋友,所以苏汉伟便早早睡下去了,而周晨则因为吃的太饱的缘故迟迟睡不着,于是坐在客厅里玩起了笔记本电脑。

凌晨两点半的时候,周晨终于觉得自己大概是消化了,关上电脑去浴室洗了个澡,刚准备关灯进自己的房间,就听到苏汉伟的房间里传来了一声大叫,然后苏汉伟慌忙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苏汉伟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抓住了周晨,说着“救救我!救救我!”说了没几句,苏汉伟又睁大眼睛看着周晨的脸,伸出手指着周晨肚子,惊慌地大叫着,说:“你你你……去医院啊!赶紧!”

周晨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肚子,虽说自己最近的确吃多了,但也不至于去医院吧。看着苏汉伟惊慌到无法言喻的表情,周晨大概也能想到,他估计是看到鬼了。

“别过来!”周晨想走上前,却被苏汉伟一下子阻止了,“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揍你。”

皱起了眉头,周晨说:“我是周晨啊,前辈,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别过来!”苏汉伟仿佛根本听不到周晨的话,只是站在原地背靠着墙,十分慌乱地指着周晨。

周晨觉得很疑惑,于是干脆直接走上去对着苏汉伟的脸狠狠拍了上去。

“啪!”苏汉伟被打懵了。他举着的手突然僵在原地,然后慢慢放下,脸上明显的手掌印预示着周晨的确用了很大的力。

“前辈,你醒过来了吗?”周晨问道。

过了差不多一分钟,苏汉伟眨了眨眼睛,一脸懵逼地看向周晨,说:“啊?”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周晨再次问道。

苏汉伟点点头,举起手去揉自己的脸,发现自己的脸上湿湿的,大概是哭了。苏汉伟一边揉着脸,一边想着刚才自己看到的景象,简直不能更加恐怖了,于是说:“我刚才看到一个鬼,肚子特别扁,好像没有内脏一样,一直在我眼前,没有眼珠子,脸上一片红,根本看不清楚他的五官。”

听到苏汉伟的话,周晨突然睁大了眼睛,然后问道:“前辈,你还记得他穿的衣服吗?”

苏汉伟长舒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想了想,说:“好像是黄灰条纹的汗衫吧。”

“牌子呢?前辈有看到衣服的牌子吗?”

“Selected,好像是Selected。”

 

TBC

 

 
评论(10)
热度(16)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