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5】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

本章小胖没有上线。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那不就和书里写的王市的鬼魂长得一模一样?!”周晨说着,用双手捂住了嘴,眼睛睁得很大看着眼前被吓得出了一声冷汗的苏汉伟。

苏汉伟颤抖着手本能地去揉自己被打疼的脸,然后用力咽了咽口水,想了想,说:“按理说《谷雨传说》不可能是真的。”

周晨摇摇头,从书包里拿出了《谷雨传说》,翻到了某一页,递给了苏汉伟,说:“你看这里,后记里,李平说在自己十五岁那年因为一场重病而离开了谷雨村,如果按照现在李平的年龄,他是在十年前离开的谷雨村。”

“而他写的这部小说,的确就发生在十年前,你是想说这个?”苏汉伟猜测到,然后接过《谷雨传说》看了看翻了翻,“这样吧,到时候我们在写稿之前,采访一下李平,B哥应该已经帮我们联系过了。”

听苏汉伟这么说,周晨“恩。”了一声答应下来,转身给苏汉伟抽了一张纸巾擦汗。苏汉伟拿过纸巾说了声“谢谢。”一边发着呆一边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周晨看了一会儿发呆的苏汉伟,说:“早些睡吧,明天和李平的朋友约了早晨十点,在谷阳市的最东边。”

苏汉伟点点头,转过身回了房间。

一早,苏汉伟便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和周晨一起,连早餐都没有吃就直接跑出了宾馆坐上了出租车前往谷阳市最东边。李平朋友开的旅行社叫做谷谷鸟,当苏汉伟和周晨走进去的时候发现,这个旅行社的装修破烂得简直不能看,但椅子倒是很新,估计很少有顾客上门咨询。

“你好,我是之前打过电话的周小姐。”周晨摇了摇手里的手机,说。

一个矮个子男人从后门走了进来,然后对着周晨和苏汉伟笑了笑,双手合十说:“你们好,欢迎光临。”

学着男人的动作,苏汉伟和周晨也双手合十,说:“你好。”

“你是周小姐是吧?”矮个子男人说着,对着两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将手对准了前台前面很干净的椅子。

周晨和苏汉伟坐在了椅子上,然后周晨直接开门见识地问:“你真的是李平的发小吗?”

自然知道周晨来这里的意图,男人从一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本相册,放到了周晨的面前,说:“这里都是我和李平小时候一起拍的照片,两位可以看一下。”

看了一眼苏汉伟,周晨首先翻开了相册,虽然里面是两个小男孩的照片,但从眉宇之间还是可以辨认出,这两个男孩分别是眼前这个矮个子男人和李平。

苏汉伟嗲按点头,抬头看向男人,问道:“李平当年为什么会离开谷雨村?”

“因为他得了一场重病。”矮个子男人回答道,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将双手放在了桌子上,继续说:“那是我们十五岁那年,李平的父母喊他出门帮忙买酱油,本身只要十五分钟的路程,可他去了半个多小时才回来,回来之后整个人都不对劲了,浑浑噩噩的,时常还做恶梦。后来我们就问他那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结果他说自己看到了巨型蟒蛇。在我们谷雨村里,蟒蛇就是邪神的象征,所以,他的父母特地从山上的寺庙里请来了得道高僧,为他施法驱邪,但结果还是一样,他依然每天都在做恶梦,到后来甚至发展到了自闭症。然后,他的父母就带他去医院看病,但是谷阳市的医院根本没有心理医生,所以他的父母就卖掉了家里的房子,带着他到了大城市里生活。”

吸了吸鼻子,周晨问道:“所以你和他很久没有联系了是吗?”

矮个子男人点点头,说:“和他最后一次联系,哦,是他和我抱怨他的心理医生。他和我说他的心理医生完全就是在骗钱,那次是在QQ上和我说的,之后,他貌似就再也没有上过QQ了,我给他发了小心他也不回我。”

“冒昧问一句,为什么你们这儿一点生意也没有?按理说你既然认识李平,那生意应该很兴隆才对。”周晨尴尬地笑了笑,然后环视了一周旅行社的装修。

“就是因为我和李平认识,才没有游客来的。”矮个子男人说着,垂下了眼帘,“游客们都打电话过来问我《谷雨传说》是不是真的,我说并没有这回事,你们都知道,游客们几乎都是李平的粉丝,他们听到我这么直白地否认了《谷雨传说》,骂了我之后就挂电话了。所以,从没有人会来我们旅行社。”

苏汉伟瘪了瘪嘴,也不知该怎么安慰眼前的男人。周晨用手撑着头,看着男人,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谷天山上最大的合欢树在哪里啊?”

惊讶于周晨的问题,矮个子男人将相册翻到最后一页,然后指着一张照片,说:“这就是最大的合欢树。”

周晨低头去看那张照片,合欢树已经被砍掉了。“为什么被砍掉了?”

“因为《谷雨传说》里说的,尸体就被埋在这棵树下,所以,过多的游客来挖掘,导致了树木的坏死,所以村民就干脆一起把树给砍到了。”

“那,真的有人挖出了尸体吗?”

矮个子笑着摇摇头,说:“当然没有,因为我们村根本就没有姓王的人家。”

周晨点点头,继续问道:“纸雨轩宾馆在造之前,是什么啊?”

“那里之前是马家宅,可是后来不幸发生了悲剧。”

“是什么样的悲剧啊?”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具体的事情可以去问问谷天山上做法事的老和尚,他们应该了解全部的事情。”说着,矮个子男人站起身,说:“看两位也不是来咨询旅游的吧。”

被这么说,苏汉伟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于是说:“真不好意思,我们只是想来了解一下关于《谷雨传说》的事情,给你添麻烦了。”

矮个子摆摆手,长叹了一口气,说:“没事没事,我也都习惯了。”

周晨站了起来,说:“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你了。”

“好,祝旅途愉快。”矮个子男人向两人挥挥手,然后转身又走出了后门。

苏汉伟和周晨离开了旅行社,在麦当劳解决了午饭,周晨提议道:“前辈,我们去谷天山吧。”

无奈地点点头,苏汉伟说:“现在都问到这份上了,既来之则安之,下午吃了饭就去吧。”

虽然已经知道谷雨村根本就没有姓王的人家,周晨在听到苏汉伟答应去谷天山的时候依然很兴奋,然后说:“那前辈,顺便去合欢树那里照个相行吗?”

见周晨一脸亢奋到不行的表情,苏汉伟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行行行。”

当两人坐了车到了谷天山的半山腰,才发现今天的游客真的少之又少。也没有多思考,两人便一起沿着山路往上走。结果真的是天公不作美,走到一半竟然突然下起了大雨!

“怪不得今天登山的游客这么少,原来是因为会下大雨。”苏汉伟说着,开始四处看想要找躲雨的地方。

周晨从石板路跨到了一旁的泥地里,然后站在了一块石头上,指着远处,对苏汉伟说:“我看到那里貌似有个山洞。”

“下这么大的雨你看得清啊?而且万一里面有熊怎么办?”

“哎哟这是旅游景点啊,怎么可能有熊?就问你去不去吧?”周晨说着,没有理会苏汉伟,径直朝那个山洞走去。

拗不过周晨,苏汉伟叹了一口气也跟着往前走。山洞其实有些远,两人大约步行了十分多钟才到,两人站在了山洞的入口,苏汉伟说:“没想到你的视力这么好。”

“其实我只是隐约看到而已,还好这里真的有个山洞,可以稍微避避雨。”周晨说着,举起手来去拍自己身上的雨水。

苏汉伟吸吸鼻子,捡起一块石子朝山洞里扔,“我看看有没有猛兽啊。”

被苏汉伟的动作惹笑了,周晨拍了拍苏汉伟的肩膀,说:“如果真的有熊,这个景区就不会开放了,前辈放心。”

一阵狂风吹来,两人一起朝山洞里走了几步,然后坐了下来,周晨抱怨道:“看来只能等雨停了再离开了。”

两人就这么在山洞里坐着,苏汉伟无聊得差点就睡过去了。过了大约二十分钟,这场雨变小了,慢慢停了下来。

周晨站起身子,用手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巴,走出了山洞,回过头对苏汉伟说:“前辈,雨已经停了。”

苏汉伟睁开眼睛,本能地去看站在外头的周晨,结果发现,她的屁股上全部都是血。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苏汉伟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于是说:“你看一下你的屁股吧。”

疑惑地愣了愣,周晨皱起眉头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后,裤子上沾满了血迹。

“卧槽!”周晨尴尬地骂了一句,然后将自己书包的袋子放长,遮住了自己的屁股。

苏汉伟也站了起来,走到了周晨的旁边,然后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那我们先回宾馆吧。”

“恩。”周晨答应下来,依然站在原地摆弄着书包的带子,发现苏汉伟已经往前走了,周晨赶紧背上书包跟上去。只是不经意地一瞥,周晨惊讶地发现,苏汉伟的裤子上也全部都是血。

周晨跑上前去拍了拍苏汉伟的肩膀,问道:“前辈,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没想到周晨竟然问自己这种问题,苏汉伟瘪了瘪嘴,埋汰地说:“你说呢?”

“可是你的裤子上也有血啊。”周晨说着,指了指苏汉伟的身后。

苏汉伟半信半疑地转过身子,发现自己灰色的裤子上的确也全是血迹,一时间纳闷了,问道:“是不是你的血流过来了啊?”

“我要流这么多血早死了好吧!”周晨反驳道。

两人突然同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起转过头去看那个黑漆漆的山洞。周晨咽了咽口水,说:“不会是,那个山洞地上,本来就有血吧?”

苏汉伟被风吹得抖了抖身子,从书包里拿出了手电筒,转过头对周晨说:“要不我们去看看?”

周晨点点头,和苏汉伟一起再次回到了山洞门口,苏汉伟打开手电筒往里头照。两人往山洞里走,在走了五分钟左右后,突然闻到一股极其刺鼻的腥臭味,周晨捂住了鼻子,有些害怕地往苏汉伟那边靠了靠。苏汉伟拿着手电筒的手在微微发抖,刺鼻的气味越来越重,两人走到了山洞的尽头。远远地,周晨和苏汉伟看到山洞尽头的墙上靠着两具尸体,脸上的早已血肉模糊,而且身上也已经完全看不出原始的模样了,只有两双退还笔直地在那里,让苏汉伟和周晨能够看出来,那是两个人。

被眼前恶心的画面吓得赶紧从山洞里跑出去呼吸新鲜空气,周晨对着地面干呕了几声,苏汉伟则立马拿出手机打了110。

 

TBC

 

 
评论(3)
热度(7)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