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6】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所以确认是那两名死去的大学生吗?”苏汉伟睁大眼睛看着眼前围成一团的警察,而周晨则依然在一旁为先前看到的景象而恶心。

高个子警察看了一眼苏汉伟,回答道:“从死者的遗物来看,的确如此。”

“遗物?什么遗物?”苏汉伟继续问道。

“身份证啊。”警察随意地回答道,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皱起眉头对苏汉伟说,“作为第一发现人,请配合警方工作录个笔录。”

苏汉伟点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踮起脚看了一眼警方的取证工作,然后对高个子警察说:“能不能给我看一眼遗物啊?”

高个子警察瞥了苏汉伟一眼,说道:“不行。”

苏汉伟瘪了瘪嘴,识趣地离开了,走到一旁站在了周晨的旁边,“好些了吗?”

因为打恶心而流出眼泪的周晨深呼吸了几下,点点头,问道:“他们是那两个大学生吗?”

“恩。”苏汉伟还想说些什么,就被高个子警察叫住了。苏汉伟和周晨被带回了警察局进行了询问。

作为一名记者,苏汉伟自然有不放弃的精神,坐在座位上,看着眼前的高个子警察,苏汉伟又一次开口了,“死亡时间确认了吗?”

“起码一个月前。”没想到高个子警察竟然回答了!

“那目前有没有证据啊?”

高个子警察从书写中抬起头,说:“看来你很关心这个案件啊?”

尴尬地笑了笑,苏汉伟赶忙摇摇头,回答道:“不瞒你说,我是一名记者,正好是来调查这件事的。”

“抱歉,这些属于机密,不能告诉你。那么,笔录也结束了,这位记者先生慢走。”高个子警察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苏汉伟点点头离开了。

站在警局的外面,苏汉伟等了很久才等到周晨。周晨一脸严肃,手里紧紧握着手机。

“先回纸雨轩吧。”说罢,苏汉伟刚想伸手拦出租车,却被周晨阻止了。

周晨看着苏汉伟,然后慢慢举起自己的手机,将屏幕上的东西给苏汉伟看。苏汉伟皱着眉头去看屏幕里的图片,那是一张素描画像,画着的是一个鬼。而当苏汉伟仔细看了看画上的鬼,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伸出手指着手机屏幕,说:“这就是那天我看到的鬼!”

听苏汉伟这么说,周晨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一本正经地说:“这是那两个大学生的遗物,画的是王市的鬼魂,但是,画得和书里的插图不一样,却又和书里描写得一模一样。”

“也和我那天所看见的鬼一模一样。”苏汉伟接着周晨的话,说道。

周晨将手机放下,说:“死亡时间是八天前,而那两名大学生是十天前来到了谷雨村,住的就是纸雨轩宾馆。”

听到周晨的话,苏汉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真的是太邪乎了,这纸雨轩宾馆绝对是有问题的!至于那个鬼魂,大家看到的竟然都是一样的鬼魂,这一点也很不科学。

两人一同回了宾馆,苏汉伟趁着周晨去洗漱,拿起周晨的手机开始仔细看那张素描照,的的确确和那天自己看到的鬼魂长得一模一样,被挖空的身体,Selected的黄灰条纹汗衫,没有眼珠。就好像是把那天自己看到的鬼魂完完全全画下来了一样,如此的真实!

将图片放大,苏汉伟仔细看着每一处的细节。当看到胸前的时候,苏汉伟停下了移动图片的手指。虽然画得有些模糊,但依稀可以辨认出鬼魂的胸前别着一粒胸针,上面的小字是看不清的,但有一个很大的英文字母“Z”。

“前辈,你发现了什么吗?”周晨从浴室走了出来,看到皱着眉头盯着图片看的苏汉伟,问道。

苏汉伟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周晨,周晨听完之后问道:“所以这又说明了什么呢?一个英文字母,含义太多了。”

无法回答周晨的问题,苏汉伟陷入了沉默。他此时无法想出这个英文字母的含义,但苏汉伟相信,既然在素描画上有这么一个细节,那么它绝对是有所指的。

“算了,前辈,别多想。后天就要回家了,这次来谷雨村虽然没有找到王市的秘密,但至少也找到了两个大学生的尸体了。我们赶紧把稿件整理整理,开始写稿子吧。”周晨说着,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拿出了笔记本电脑,开始写稿子。

见她一脸萎靡的样子,苏汉伟问道:“你之前不是对《谷雨传说》很感兴趣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兴趣怏怏了?”

“是啊,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很适合探险,就连偶像也是贝爷,但就在刚才看到那两具尸体,我觉得自己还是放弃这个爱好为好,太恶心了。再加上这几天天天晚上做噩梦看见鬼,我还是喜欢平静一点的生活。”周晨一边敲着键盘一边说,“虽然《谷雨传说》的秘密没有解开,但这次的出差也算是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了,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吧。”

听周晨这么说,纵使苏汉伟对这几天的遭遇还有满腔的疑问,他还是选择闭嘴了。苏汉伟坐在椅子上不说话,只是盯着素描画看,他很希望自己可以解开关于《谷雨传说》的谜题,因为它实在是太离奇了。本来一直觉得这次出差是无用功的苏汉伟,怎么也不会想到来了谷雨村之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从见鬼开始,到那两个大学生的尸体,恐怖的氛围好像从书中蔓延到了现实里,压得苏汉伟几乎喘不过气来。

两天后,苏汉伟和周晨整理好行李准备去机场了,对于可以回家这件事,周晨是非常开心的。无论如何,离家一个星期,还遇上了各种奇怪的事情,纵使周晨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肯定会想念父母烧的菜。

但苏汉伟则不一样。

苏汉伟看着自己的登机牌,又想起了那个“Z”字母的胸针,还有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他做了一个决定,“周晨,你先一个人回去,我再这儿待几天。”

“啊?那稿子怎么办?还有三天后约了专访李平的事你也忘了?”

“你不是新来的吗?多锻炼锻炼!我相信你一个人也能行。”说着,苏汉伟拍了拍周晨的肩膀,然后和她说了再见,转身离开了机场。

走出机场的苏汉伟第一想法便是去找许元硕,他想把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许元硕,看看他能不能给自己一些好的建议。

当苏汉伟到了许元硕工作的办公室,许元硕正在招待着一个病人。

“先生,您可以去三楼的心脏科咨询一下手术的具体内容,我这边不做移植手术的。”

病人眯着眼睛看着许元硕,然后问道:“那大概多少钱啊?”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听许元硕这么说,病人讪讪地离开了。许元硕抬头看到了苏汉伟,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腰,问道:“你不是今早的飞机吗?”

苏汉伟点点头,说:“因为一些事,所以打算再留一阵子。宾馆已经退了,能住你那儿吗?”

“什么事啊?”

苏汉伟刚想回答问题,结果办公室的门被“嘭!”得一声推开,走进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下子跪在了许元硕的面前,哭喊道:“医生,求求你了,救救我母亲!”

“你先起来,别这样,如果我能办到一定尽力而为。”许元硕被这小伙子吓了一跳,赶紧伸出手去扶他。

小伙子听许元硕这么说,哭丧着脸站了起来,说:“我母亲已经受够透析了,尽快帮我母亲安排肾脏移植!求你了!”

“没问题的,请到三楼的肾脏科去咨询一下,我这里是急症,你挂错号了。”

小伙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往许元硕身上擦,然后说了声“谢谢”便离开了。苏汉伟看着被“嘭!”一下关上的门,转过头问许元硕:“这医院移植手术很有名吗?”

许元硕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回答道:“大概吧,不过据说很便宜。”

“便宜?怎么个便宜法?团购吗?”

“大概是我们那儿医院的一半价格吧。”

苏汉伟挑了挑眉毛,也没有多想,在许元硕对面坐了下来,说:“我和你讲个事儿。”

“恩?”

“这几天,发生了很多事情……”

苏汉伟将这几天遇到的所有事情全部都告诉来了许元硕,包括最后那个“Z”字母的胸针。许元硕听完,思考了一会儿,问道:“所以先前你说的一些事,就是这个吗?”

点了点头,苏汉伟用左手撑着头,皱着眉看向许元硕,“你说我是不是中邪了?”

“我到没看出来你中邪,你有强迫症倒是真的。”说着,许元硕给苏汉伟倒了一杯水,“如果你真的想去调查,我先给你几一条建议。首先,如果你说的事真的是有鬼怪作祟,你得提前做好被鬼缠身的准备;其次,如果你说的事只是你自己想象出来的,那么你就要做好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准备;最后,如果你说的事不是鬼怪作祟而是人为,那么你就要做好可能被那些人伤害的准备。综上所述,我个人不推荐你去调查这些事。”
苏汉伟瘪了瘪嘴,无语地说:“你说了这么多话不就是不希望我去调查吗?”

“不是我赞同你去调查,只是这种事情,哎!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安危?”许元硕皱起眉头看向苏汉伟,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继续说:“还记得你出差前一天在家里遇到的邪门事情吗?可能你自己并没有太在意了,但对于我来讲,很担心你,无论说那是真的还是你自己在瞎想,或多或少都是不正常的。”

看着许元硕皱起的眉头,苏汉伟咬了咬嘴唇,一时间沉默了。过了大概一分钟,苏汉伟突然再次开口,“你们医院用来进行移植的脏器是从哪儿来的?”

“啊?”没想到苏汉伟竟然再次开口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许元硕一下子愣住了。

“你陪我一起调查吧。”

 

TBC

 

 
评论(5)
热度(9)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