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障目【1】

CP : Mystic X Xiye

讲述迷死铁克穿越到古代的故事,剧情为主搞笑为辅。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当陈圣俊发现自己穿越的时候,心里是拒绝的。陈圣俊自诩是一个很普通的大学生,真的是太普通了,平时也就逃逃课打打游戏,考试的时候全靠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剩下的九十分就靠猜。

陈圣俊怎么也想不通,自己这种一看就不像主角的人怎么会穿越呢?!

“儿啊,实在是对不起!但为了你的弟弟妹妹,爹不得不这么做!”从称谓来看,大概是自己的爸爸?正抱着自己大哭。

陈圣俊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胡子留了老长,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往自己的身上蹭。男人继续说道:“爹知道,苏家二小姐那是泼辣得很,但爹也是没有办法了!圣俊一定要原谅爹啊!”

等等等等!陈圣俊眨了眨眼睛,也就是说自己的爹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要让自己娶苏家二小姐?

“爹,那苏家二小姐美吗?胸大吗?”陈圣俊习惯性地开口问道。

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不仅没有蓝瘦香菇,反而问起自己这些无关要紧的话,况且,自己的儿子是见过苏家二小姐的,怎么会不记得了呢?男人一个激动再次大哭起来,“儿啊!你是不是被气糊涂了?爹对不起啊!对不起你啊!”

看来自己的父亲目前是不会回答自己这个问题了,陈圣俊无语地看了一眼四周,感觉上去自己的家境应该并不贫困,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自己娶苏家二小姐呢?再看看自己父亲的态度,哭成这个样子,还一直念叨着对不起自己,陈圣俊突然浑身抖了抖,莫不是那苏家二小姐是个智障?或者长得惊为天人?再或者是个变态?!

还没等陈圣俊再次反映过来,苏家的人便来接亲了。

再等等!来接亲?为什么不是我去接亲呢?合着自己他妈的是入赘?!

当冷静下来,陈圣俊才发现自己穿着的是一身红的新郎服,胸口更是恶俗地戴着一朵非常大的大红花球。转过头去看自己的父亲,他依然老泪纵横,从那已经红肿的眼睛可以看出,他老人家的确为了这件事难过很多天了。

“圣俊,照顾好自己。”这是男人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陈圣俊就被带走了。说是被带走,不如说是被抗走的,因为陈圣俊不想嫁给那个苏家二小姐啊!!!

到了苏家,陈圣俊终于有了一种自己是真的穿越了的感觉,亭台楼阁,丫鬟们莺莺燕燕,下人们恭恭敬敬。一个男人喝着茶坐在一把精美的木质椅子上,旁边坐着一个面容精致的妇女,两人大概是夫妻关系。而两边各坐着几个美丽的女人,见陈圣俊走过去,大家都抬起头看向他。

被这么多人盯着,陈圣俊自然是有些不好意思,况且还是那么多美女们。陈圣俊不停舔着嘴唇不敢说话,过了良久,其中一位美女说道:“姐姐的眼光真是好极了!这陈家大少爷果真是仪表堂堂一表人才啊。”

“是啊是啊,这小脸俊的,简直貌比潘安。”

第一次见人这么夸自己,陈圣俊不禁脸红了起来,刚想打哈哈自谦,结果却听那妇女开口道:“即是为夜儿选夫,哪能轻率,只希望夜儿能够喜欢,也算是抚慰柳妹妹在天之灵了。”

“夫人,今儿是大喜的日子,莫要再提那伤心事了。”男人将茶盅放下,对妇女轻声说。

妇女长叹了一口气,点点头道:“也是,这宾客们也都到齐了,如儿,去将夜儿请出来,吉时到了。”

那丫鬟应了一声便离开了,然后陈圣俊就被一脸懵逼地带到了一间很大的房间里,说是房间,按照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婚礼会场。陈圣俊看着不知何时站在自己旁边的小个子女人,也穿着一身红,想必她便是那苏家二小家,也就是自己的妻子了。

虽说陈圣俊是个穿越的大学生,但《甄嬛传》陈圣俊也是看过的,最近热播的《锦绣未央》也是跟着爷爷奶奶看过那么一两集,而再不济,小的时候《水月洞天灵镜传奇》陈圣俊可是看过很多遍了,这古人成亲,无非就是拜个三拜,然后送入洞房的事。

过长很快便走完了,饿得快要晕过去的陈圣俊本想着还能留下来吃几口小菜,结果却被直接送进了房间。走进房间的陈圣俊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那苏家二小姐,而是桌子上摆着的几盘小菜。

无视了那二小姐,陈圣俊直接坐在椅子上拿起筷子就是一顿风卷残云。那苏家二小姐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是在等着陈圣俊和自己喝交杯酒。

陈圣俊打了一个饱嗝,才想起要和自己的妻子喝交杯酒。他拿着两个酒杯走到了二小姐的面前,递了一杯过去,记得刚才那位大夫人喊二小姐“夜儿”,于是陈圣俊便学着说:“夜儿,喝酒。”

当那个二小姐听到陈圣俊喊自己“夜儿”,不自觉浑身一震,但还是伸出手接过了酒杯。

陈圣俊终于看到这苏家二小姐了,虽说只有左手这一处的皮肤,但陈圣俊不得不感叹:太尼玛的黑了!而且与这红色的嫁衣相衬后,显得又黑又俗气。

这会儿,陈圣俊又想起了自己离家时自己的父亲哭得那个样子,再加上这二小姐又黑又俗气的手,陈圣俊已经在心里脑补了一下二小姐的样貌,说凤姐可能过了些,但绝对,长得不好看。

与苏家二小姐喝过了交杯酒,陈圣俊没有一点想要掀起她的红帕的念头,倒是想掀起她的头盖骨。

陈圣俊迟迟没有动作,那二小姐貌似也不急的样子,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要不是方才两人喝过了交杯酒,陈圣俊都要以为这二小姐是块木头。

“额……不如就早些休息吧。”总要有人来打破现在的气氛,而陈圣俊选择了做那个出头的人。

二小姐点点头,红帕随着她的脑袋一晃一晃的,然后她就这么盖着红帕,躺在了床上。

这会儿,陈圣俊又想起了自己父亲在自己离家时哭得那个样子,再加上这二小姐竟然不脱衣服不拿红帕就这么睡下去了,陈圣俊差不多明白了,她不仅是长得不好看,就连脑子也是不怎么好使。

瘪了瘪嘴,陈圣俊长叹一口气,该来的总还是要来的,反正吹灭了蜡烛一片漆黑,也看不清楚眼前的人,同床就同床呗。

这么想着,陈圣俊吹灭了蜡烛,躺在了那二小姐的身旁。由于一晚上的疲劳,很快便睡过去了。

陈圣俊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被身旁的动静给吵醒了。一片漆黑中,那个二小姐在那里用手指戳着自己的手臂,戳了那么几下,又停止了。

“恩?”陈圣俊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声。但那二小姐仿佛是根本没有醒过来似的,一声不吭。

我的天,她不会有梦游症吧?!这么想着,陈圣俊翻了一个身子,背对着她,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当陈圣俊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人,皮肤有些黑。

“刺客啊!!!!!救命啊!!!!!”陈圣俊立马坐了起来大声喊道。

那个男人似乎是被陈圣俊的叫喊声给吓到了,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然后四处看了看,“哪里?”

男人一坐起来,陈圣俊才发现他身上竟然穿着昨晚那二小姐的新娘服,再加上他又黑又有些肥的手,陈圣俊不敢置信地问道:“你是男的?”

没想到陈圣俊尽然看出了自己的真实性别,那二小姐一脸惊讶地说:“什么?!我隐藏多年的秘密竟然被你发现了?!”

听他那么说,陈圣俊的白眼差点没翻到脑门上去,他无语地说:“还能更明显吗?”

“看来你不是一般人啊!说,夫人派你来干嘛的?接近我有什么目的?”二小姐说着,从腰后拿出一把小刀,指着陈圣俊。

一见到那是刀,所谓刀剑不长眼啊!陈圣俊立马双手摇了摇,说:“没有啊,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都不认识你,我就是来和你结婚的,没有什么目的啊!”

“大学生?那是什么邪教组织?哼,你果然是有身份的人!看我现在就杀了你。”说罢,二小姐的刀又往前伸了几分。

陈圣俊瞪大了眼睛,他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刀子,心生一计,立马大喊道:“等等!你要是杀了我,你就别想拿到解药!”

那二小姐的动作果然停了下来,他眯着眼睛问:“什么解药?”

“就在昨晚的那杯酒里,我已经给你下毒了!如果没有解药,你活不过一天!哦不对,一个月!”陈圣俊心里暗自叫苦,自己当初选什么化工,应该去考上戏的,反正自己长得这么帅。

二小姐疑惑地看了一眼陈圣俊,然后将刀一下子架在了陈圣俊的脖子上,“说,解药在哪儿?不然就杀了你!”

看来这二小姐已经上当了,陈圣俊也便不再着急,而是笑嘻嘻地说:“解药需要配置,一个月后我自然会给你。”

“哼,暂且相信你。因为毕竟你是男主角,现在死了这小说就完结了。不过我警告你,如果被我发现你有什么特殊身份,就算没有解药,我也会杀了你!”

“咚咚咚!”房门被敲响了,门外传来了丫鬟的声音,“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那二小姐将刀收回,清了清嗓子喊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说罢,二小姐站了起来去更衣,而陈圣俊则憋着嘴看着他。

“你看什么?回过头去。”二小姐说。

陈圣俊无语地叹了一口气,回答道:“大哥,都是男的,你怕什么?”

见那二小姐一直瞪着自己,陈圣俊只好念了句“矫情!”便转过头不再去看他。在这点时间里,陈圣俊想了很多,从刚才二小姐所说的话里,可以听出很多玄机:比如没人知道他是男扮女装,比如大夫人对他有些什么目的,比如他貌似是会武功。

“你也换个衣服,需要去敬酒了。”二小姐说着,从床边拿了两个馒头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看到他这么做,陈圣俊在内心“呵呵”了一句,想到:“你这长得一看就是个男的,就算塞成F,那也只能是个大胸男人啊。”

而当陈圣俊陪着那二小姐走到大堂,那里已经坐满了人。和二小姐一起坐了下来,对面的妇女说:“夜儿今日也是气色红润,肌肤白里透红。”

而一旁的女人跟着说:“是啊,夜儿向来皮肤紧致。”

坐在自己旁边的少女看了一眼二小姐,夸赞道:“姐姐今日真是好看极了,妹妹我望尘莫及。”

陈圣俊张大嘴巴听着他们对二小姐左夸一句右夸一句,恨不得把他捧到天上去,实在是受不了了,也没有过多思考,便说:“没人觉得他就不是个女……啊啊啊啊啊!”

一句话还没说完,陈圣俊的脚就被那二小姐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踩了一脚,陈圣俊痛得叫出了声,他甚至看到了那个二小姐因为踩得很用力而有些暴起的青筋。

“圣俊啊,怎么了?是菜不合胃口吗?”

陈圣俊咬牙回答道:“没有没有。”

一旁的二小姐冷哼了一声,说:“夫人,圣俊有些感冒了,所以有时会胡言乱语。”

听到二小姐说话,陈圣俊在心中吐槽着他有些粗的嗓音,虽说这嗓音在男性里的确算得上是细了,但和女人比起来,可以说是粗了很多倍。这要还没有人发现倪端,那陈圣俊只能选择死亡。

“是吗?圣俊要注意身体啊。既然入了我们苏家,那边是我们苏家的人了。夜儿,多照顾照顾圣俊,我还盼着抱孙子呢。”

“好的,大夫人。”二小姐说着,笑着看了一眼陈圣俊,但陈圣俊当然看得出来,他只是假笑罢了。

不过经过刚才的事情,陈圣俊大概有些明白了,这古人的眼睛是真瞎!耳朵是真聋!自己旁边的这个二小姐,无论怎么看都是个男人,穿着一身女人的衣服别提有多违和了!这家人竟然都没有发现?而且还夸她美?!

等等!难道说,我穿越到了一部恶俗的古装剧里了?

TBC

 

 
评论(5)
热度(30)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