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障目【2】

CP : Mystic X Xiye

讲述迷死铁克穿越到古代的故事,剧情为主搞笑为辅。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一部恶俗的古装剧需要具备哪些条件?陈圣俊转了转眼珠子,不知为何突然放下了心。如果自己真的是穿越到了一部恶俗的古装剧里,那么自己作为男主角,是绝对不会死的!就算是落崖,也不会死,而是会得到绝世的武功!然后遇到一个身材又好长相出众的女主角,坠入爱河,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大夫人,夜儿吃完了,现行告退。”二小姐的声音将陈圣俊的思路拉回了现实,他看了一眼自己眼前根本还没动的食物,呆呆地看了一眼给自己使眼色的二小姐,用力吞了一口口水,站了起来,行了个礼与那二小姐一起回了房。

两人刚回房,二小姐便坐在了椅子上,倒了一杯茶轻抿了一口,开口道:“既然你已知道我是男儿身,那也没什么好隐瞒了。虽然不知你是否情愿,但毕竟你是我的人,况且这苏家处处都有危险,所以以后凡事你必须听我的,懂了吗?”

听那二小姐这么说,陈圣俊也坐在了椅子上凑上前去神秘兮兮地问道:“什么危险啊?你是不是会武功啊?是不是特厉害那种?”

那二小姐皱起了眉头,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了一眼陈圣俊,回答道:“只要你跟着我,我能确保你的安全,明白吗?至于你说的一阳指,我并不知情。”

“那乾坤大挪移你会不会啊?就是张无忌会的那个,贼帅!”陈圣俊继续喋喋不休地问。

似乎是被陈圣俊给惹烦了,二小姐突然用小刀抵在了陈圣俊的喉咙口,说:“闭嘴,否则现在就杀了你!”

看着眼前的小刀,陈圣俊讪讪地笑了笑,说:“原来你是小李飞刀的后人啊哈哈哈。”

深深皱起了眉头,二小姐无语地将小刀收起来,喃喃自语道:“没想到是个神经病。”

说罢,二小姐转过身走到了床边,轻轻按了按床边的龙头装饰品,床慢慢地抬起来,出现了一个绿盒子。二小姐将绿盒子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并且打开,里面是一块墨绿色的玉佩。二小姐将玉佩放到陈圣俊的手里,说:“苏家有我的眼线,但出于机密,不能告诉你。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损伤,你且将这块玉佩戴在身上,我的眼线只要看到这块玉佩,便不会伤害到你。”

陈圣俊接过玉佩仔细看了看,然后问道:“真的还是假的啊?”

“当然是真的,君无戏言,见到玉佩就说明你是我的人,所以他们不会伤害你。”二小姐说着,再次抿了一口茶。

“不是,我是问你这玉是不是真的啊?能卖多少钱?”

听陈圣俊这么说,那二小姐“噗!”得一下将嘴里的茶全部喷到了陈圣俊的脸上。陈圣俊瘪了瘪嘴,伸出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有些惊讶地说:“你比我矮这么多竟然能喷到我脸上?!”

那二小姐虽说是喷了人,但却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而是双手环抱于胸前,冷哼着说:“哼,活该。”

正当陈圣俊打算冲上去拎起眼前这个小矮子大打一顿的时候,突然,那个二小姐一个上前走到了陈圣俊的面前,楚楚可怜地说:“夫君,下午我想去市集,陪我可好?”

“卧槽!”陈圣俊情不自禁说了出口,然后久久不能说出别的话。

“可好啊?”二小姐拉住陈圣俊的手,轻轻地摇晃,陈圣俊被眼前的景象和手上的触觉弄得差点没吐出来,实在是太奇怪了啊!

陈圣俊本来想拒绝的,可“不”字刚说出口,手上便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那二小姐在使劲捏着自己的手,脸上带着笑容。陈圣俊觉得,看来自己不答应是不行了,但又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大学生,祖国的栋梁,不该就这么被一个小矮子耍得团团转,于是,陈圣俊笑了笑,说:“夜儿,你吻为夫一下为夫就答应你。”

那二小姐被陈圣俊的话给吓呆了,看着他呆若木鸡的表情,陈圣俊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就这一下,甜头也便尝到了,陈圣俊刚想打哈哈说自己是开玩笑的,结果那二小姐的视线从窗户那儿收回,伸出手推了一把陈圣俊的肩,陈圣俊一下子没站稳向后倒去,腰被那二小姐一把托住,然后笑了笑,问道:“还要吻吗?”

自己竟然被一个小矮子给调戏了?!我日屋里仙人!

见陈圣俊抓狂的表情,二小姐冷笑一声,手一用力让陈圣俊站稳,然后说:“方才见有人在窗户那儿偷听,故与你这般说话。记住了,以后我喊你夫君,便是有外人在场,明白了吗?”

“那没有外人的时候你打算怎么叫我啊?”陈圣俊问道。

那二小姐思考了一阵子,反问道:“你希望我叫你什么?”

“那当然是大帅哥啊。”

“大帅哥?是何意?”二小姐疑惑地问道。

陈圣俊抬起头,抚了一把自己的刘海,说道:“所谓大帅哥,也就是长相英俊的男子。”

“呵,你可是一点也没有自知之明啊。”

听那二小姐这么说,陈圣俊不爽了,叫嚣道:“诶,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这种智障怎么会理解我这瓜皮头的奥妙所在?”

不解地歪了歪头,那二小姐开口问道:“智障?所谓何物啊?”

“智障,便是智力低下的人。”陈圣俊这句话刚说完,便觉得自己的喉咙口被一把掐住,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二小姐正用又黑又肥的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于是,陈圣俊赶紧改口道:“不不不,智障是又帅又聪明的人!”

那二小姐自然是知道陈圣俊的想法,于是笑着放开了手,对陈圣俊说:“既然如此,以后我便称呼你智障吧。”

知道自己是被二小姐给算计了,但这毕竟是陈圣俊自己挖的坑,跪着也是要填完的,但陈圣俊岂是就这么吃亏的人?于是他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其实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问题,往往习惯成自然不用思考就能回答,但那二小姐却思考了许久,最终开口道:“兮夜,我的名字。”

“苏兮夜?”陈圣俊将‘苏’这个姓加了上去,问道,“我叫你兮夜可以吗?”

“可以。”二小姐点点头道。

陈圣俊在心中默念了几遍那二小姐的名字,然后将先前拿到的玉佩戴在了身上。那二小姐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然后说:“你有什么爱好吗?”

“我的爱好?我可是个兴趣爱好广泛的青少年啊!比如打游戏!”

“游戏?游戏是和等人也?”二小姐问道。

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了古人根本不懂的东西,陈圣俊放弃了解释,摇摇头说:“没什么。”说罢,陈圣俊突然想起了自己今天还约了好兄弟一起打游戏的,结果现在却被困在这莫名其妙的世界里回不去,不禁心里产生了一些忧伤感。

二小姐见陈圣俊突然低沉下去了,想着大概那名叫“游戏”的人是陈圣俊的好朋友吧,然后被陈圣俊给打死了,所以他才会如此萎靡。

“行了智障,没有多少时间给你浪费,随我去一趟市集。”二小姐说着,伸出手拍了拍陈圣俊的肩膀。陈圣俊眨了眨眼睛,都说应该活在当下,总有一天有机会回去的。

这是陈圣俊第一次来到古代的市集,和现在的七宝老街差不多(这是乱说的),路窄得能挤死人。

“智障,你且在这儿随意走走,我去去就来。”说罢,那二小姐便淹没在人群里了。陈圣俊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朝着他离开的地方喊道:“卧槽!你没给我留钱啊!那还逛个屁街啊!”而话音刚落,陈圣俊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钱袋,垫了垫还挺沉。于是,陈圣俊便拿着钱开始逛街了,就当是补充历史知识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自己是穿越到古代了,那总有具体时间吧。于是陈圣俊随意找了一个路人问道:“这位兄台,不知现在是何朝代啊?”

“现在是栋务元年二八六年(这个是乱编的)。”

“动物园年二八六年?”陈圣俊重复了一遍那路人的话,然后开始在自己的脑海中搜索这个所谓的动物园年,但陈圣俊思考了许久,也是什么都没想到。

本来还想着穿越回古代,作为主角,没有美女在怀那也应该是能够改变历史的大英雄,但陈圣俊挑了挑眉,目前为止,别说是改变历史了,连个大人物的影子都没见到!身边还只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矮黑胖陪着。

散步到了湖边,陈圣俊想想晴川和若曦,同样都是穿越,怎么自己就这么倒霉这么寒酸呢?

“诶?这位公子,为何眉头紧锁站于此呢?”不知何时,一个一身紫衣的男人站在了陈圣俊的旁边,作了一个揖问道。

瞥了一眼那个男人,想到自从自己穿越过来,见到的不是男人就是已经结了婚的女人,而现在眼前这个又是一个男人,陈圣俊无趣地说:“关你什么事啊?”

男人见陈圣俊对自己并不友好,于是说:“这位公子所言差矣,既同生于此地,相遇便是一种缘分。”

“脑残!”陈圣俊骂道,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当陈圣俊走到湖的另一边,突然,从对面屋顶飞来一个黑衣人,一下子站在了陈圣俊的面前,上前便一把抓住陈圣俊的手,然后拿起随身带着剑架在了陈圣俊的脖子上。而紧跟着那个黑衣人,另一个戴着黑色面纱的人也停在了陈圣俊的面前。

“再过来我就杀了他!”黑衣人动了动剑,做出威胁的样子,说道。

那个戴着黑色面纱的人冷笑了一声,说:“呵,你应该知道,这个男人的性命与我无关。”

陈圣俊真的感受到了脖子上冰冷且凌厉的触觉,他的身体忍不住颤抖,牙齿发抖着说:“这位大帅哥行行好,我还年轻啊,只是一个普通人,你就放了我吧。”

黑衣人笑了笑,对着对面戴着黑色面纱的人说:“我可不信你们大不留意的人作为捕快会置百姓的性命不顾。”

“你……”黑色面纱男顿了顿,说道:“我放你走可以,把口令留下!”

“后会无期吧!”黑衣人一把将陈圣俊往前扔,眼见陈圣俊马上要砸在了那黑色面纱男的身上,却被稳稳地接住了。

陈圣俊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平复心中的害怕,双腿颤抖着,对着黑色面纱男说:“呼,兮夜,我就知道你不会弃我于不顾!”

听到陈圣俊的话,黑色面纱男吃惊地睁大了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

伸出手将黑色面纱取了下来,站在陈圣俊面前的果然就是那苏家二小姐!陈圣俊笑了笑,说:“你以为你拿这个黑色面纱挡住脸我就认不出你了?”

“不可能,从没有人能够认出我!看来,你的确是有身份的人。”二小姐说着,作势就要拿出武器制裁陈圣俊了。

陈圣俊立马阻止了二小姐,然后解释道:“你用黑色面纱挡住脸,就像《小时代》里整容复出的周崇光一样,也就能骗骗杨幂演得那个了。”

自然是完全听不懂陈圣俊的话,那二小姐皱起了眉头,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竟被这不会武功的陈圣俊给识破了,久久说不出话。

见二小姐这样,陈圣俊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看到过的古装剧必有的十大定律,其中有一条便是:只要一个人随意戴上一快遮脸布,就算那是透明的蕾丝,那么也肯定没有人能够认出他。

“诶对了,大不留意是什么?”

 

TBC

 

 
评论(6)
热度(18)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