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7】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我陪你调查?怎么查?”许元硕好笑地问道,一边问一边用笔敲着桌子。

苏汉伟想了想,反问道:“在谷阳市,做器官移植的只有你们医院吗?”

思考了一会儿,许元硕皱着眉头说:“就我来看的确是这样的。”

“前几天我找到了那两名失踪的大学生的尸体,他们的脏器全部都被挖走了。”苏汉伟说着,搬了一个凳子坐到了许元硕的旁边,神秘兮兮地说:“所以我觉得,你们医院肯定有问题!”

听苏汉伟这么说,许元硕瞪大了眼睛,然后说:“脏器保存之后也可以运到别的地方啊。”

“可是你们医院的脏器移植特别便宜啊!”苏汉伟又补充道。

“难道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吗?你的怀疑我不能否认,但你要说这其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请允许我持否定态度。”

见许元硕完全没有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苏汉伟瘪了瘪嘴,轻哼一声,问道:“你们医院的脏器是从哪里来的?”

看来苏汉伟依然坚持认为他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许元硕也不能多说什么,只好回答他的问题:“具体的我并不清楚,不过你可以去问问院长,他的办公室在顶楼。”

也没有和许元硕说“再见”,苏汉伟便匆匆离开了,他直接坐电梯到了顶楼,在那里,看到了院长办公室,敲门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是院长吗?”

坐在办公室里的是一个中年男子,胡子拉碴的,虽说被桌子给挡住了,但苏汉伟可以看到他鼓起的啤酒肚。那个男人看到了苏汉伟,笑了笑,说:“我是,请问有事吗?”

见那院长看起来挺好说话的样子,苏汉伟笑着走上前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开口问道:“听说你们医院的器官移植很便宜,是吗?”苏汉伟假装自己是个想要移植器官的病人,询问道。

院长听到苏汉伟的来意,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问道:“为什么会直接来找我?”

被这么问,苏汉伟微微皱起了眉头,抿了抿嘴唇说:“刚问了急诊科的医生,他让我来问你的。”

“你是想移植什么器官呢?”院长又问道。

苏汉伟眨了眨眼睛,回答道:“心脏!我的心脏不太好。”

“是吗?”那院长看了一会儿苏汉伟,然后说:“你看起来不像是心脏不好的样子啊。”说罢,院长便低下头去开始写着什么东西。

苏汉伟自知自己肯定是吃了闭门羹,于是随意看了看,便离开了。他又回到了许元硕的办公室,问道:“脏器移植的手术大夫在哪里?”

“可以去三楼的肾脏科问一问。”长叹了一口气,许元硕回答道。

苏汉伟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看着苏汉伟的背影,许元硕不知在思考些什么,久久没有动。

当苏汉伟来到了三楼的肾脏科,他随意拉住了一个护士小姐就问:“你好,请问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在哪儿?”

“你是说李医生吗?他咋0319房间。”

连“谢谢”也没说,苏汉伟就跑到了0319房间的门口,敲了门走了进去。坐在里面的是一个高个子男人,看起来很年轻,正在看着新一期的医学期刊。

苏汉伟走上前问道:“请问您是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生吗?”

男人点点头,见苏汉伟的手里并没有拿病历卡,于是问道:“就是我,请问是需要咨询吗?”

“啊……我就是想问问你们医院的脏器来源是否额……安全?”本来是想问合不合法的,但苏汉伟最终还是把话咽下去换了一种说法。

那个男人皱起眉头想了想,说:“脏器来源这块不是我管的,大概是院长那边负责的吧,不过我可以保证,目前为止在我们医院移植了器官的病人状态都很好。”

“院长啊,那你知道院长的器官来源吗?”苏汉伟继续问道。

“不好意思啊,这属于医院机密,我也不是很清楚。”

看男人抱歉的表情,苏汉伟暂且也只能相信男人了,于是说了声“谢谢”便离开了。走在医院的走廊上,苏汉伟有想过再去找一次院长,但是看院长刚才的态度,估计也不会和自己再多说什么了。

有些丧气,苏汉伟从安全楼梯走回了许元硕的办公室,发现里面有人正在问诊,抿了抿嘴觉得自己不该打扰许元硕工作的,于是便一个人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这是苏汉伟第二次来到谷阳市了,路过那个书店的时候,苏汉伟又看到了那个书店老板向游客推销着《谷雨传说》,苏汉伟觉得自己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走上去,掏钱向老板买了一本《谷雨传说》。那老板看了一眼苏汉伟,说道:“诶?今天你女朋友没和你一起啊?”

苏汉伟没有说话,只是拿着书离开了。走到了上次吃饭的酒店,苏汉伟随意点了几个菜,然后拆开了书的包装,开始看了起来。苏汉伟觉得,既然真的有那么多疑点无法解释,不如从书中找一找可能的信息点。虽说这本书可能只是李平的虚构,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邪门了,毛骨悚然得让苏汉伟觉得这些就是真的!

当苏汉伟看到王市的鬼魂时,书上描写的所有信息都和那天自己看到的鬼魂一模一样,也和大学生的素描画得一模一样!

等等,这本书里貌似没有写到那枚“Z”字母的胸针。为此,苏汉伟还特地上百度查了查,书里的确没有说到那枚“Z”字母胸针,但是为什么自己和那两个大学生都看到了呢?

刚想继续看下去,苏汉伟点的菜上来了,苏汉伟只好将书本放到一边,然后开始吃饭。苏汉伟想起了上次他和周晨两人来这里吃饭的场景,那女孩是真的能吃,几乎把一整盘鱼全部给吃下了肚。

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苏汉伟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开始回想刚才自己从院长办公室走出的时候,院长正写着什么东西,而就在他书本的下面,露出了一张小纸片,上面刻的正是一朵梅花!

梅花?那不就是之前自己和周晨捡到的地下钱庄的小卡片吗?!

猛地放下筷子,苏汉伟跑到了大街上,开始低头找寻地下钱庄的小广告卡片。由于上头刻着梅花的图案,苏汉伟很快就发现了一张,赶忙捡了起来,看到了上面写的地址。苏汉伟咽了咽口水,拿出手机在高德地图里输入了这个地址,开始了导航。(在这里,作者倾情推荐使用“林志玲性感语音包”。)

那个地下钱庄离谷阳市中心并不是很远,苏汉伟仅仅走了二十分钟便到了。入口只有一个小小的牌子,上头写着“梅花”两个字,苏汉伟顺着楼梯往下走,走了大概三分钟,便看到了前台,前台坐着两个女人,正在那儿聊着天。

“你好,请问这里是地下钱庄吗?”苏汉伟问道。

其中一个女人看向苏汉伟,问道:“是的,请问先生是要借钱还是换钱呢?今日美金的汇率很低哦。”

其实到目前为止,苏汉伟也不能确定那个院长和这家地下钱庄的真正关系,也无法确定这个地下钱庄是否贩卖脏器给了院长,但很多事情如果不尝试,那就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反正自己都摸索到这里来了,如果失败了大不了就再从头寻找线索。

这么想着,苏汉伟咳了咳嗽为自己壮壮胆,说道:“我要买器官。”

那两个前台一听到苏汉伟的话都有些呆住了,然后皱着眉头问道:“请问中间人是哪位?”

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一个什么中间人?!苏汉伟尴尬地咽了咽口水,不过既然这两个前台这么问了,那就说明这个地下钱庄的确是有干贩卖器官的勾当咯。

“那个医院的院长,我不清楚他的名字。”苏汉伟只能抱着侥幸的心理试了试。

这时,前台旁边的墙突然被打开了,走出了一个年轻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苏汉伟,说:“跟我来吧。”

顺着那个年轻男人的方向,苏汉伟走进了地下钱庄内部,干净得和正规医院一样,完全不是苏汉伟想象中的那种脏乱差,光是看这个环境,纵使让苏汉伟猜一百次,也猜不到这竟然会是一个地下钱庄,或者是一个器官贩卖所。

“不知你想买哪种器官?”年轻男人带着苏汉伟坐在了沙发上,问道。

苏汉伟舔了舔嘴唇,回答道:“心脏。”

“冒昧问一下血型。”

“B吧。”

年轻男人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本大本子,翻了开来,里面大概记载着所有器官的血型的样子,然后男人翻到了一处地方,递给了苏汉伟,说道:“这是最近刚进B型血心脏,后面有捐献者死前的职业,性别,年龄和身体状况,最后面这个是价格,客人您看看。”

苏汉伟拿到这本本子,发现上面不仅记载了年轻男人所说的东西,就连捐献时间也写在上头了。苏汉伟佯装是在随便看看,其实是翻到了那两个大学生失踪的那一天,是否有人捐献了器官。为了保险起见,连同失踪第二天的器官捐献也看了,职业是大学生的根本没有,但却有两个心脏是来自二十三岁的捐献者。

指着年龄那一栏,苏汉伟问道:“这个年龄是你们测出来的还是听别人说的?”

“这个年龄指的是我们检测出的器官应该有的年龄,往往有三岁左右的差距。”

“这样啊。”看来年龄并不能当做很好的证据了,苏汉伟很快便将视线转到了血型这一块。可是苏汉伟根本不知道那两个失踪大学生的血型啊!于是苏汉伟只好说道:“是这样,我想再回去问问孩子他妈,明天再来给你答复可以吗?”

男人笑了笑,回答道:“当然可以,我们是正规的器官贩卖所,既然是关乎到性命的大事,先生多思考也是应该的,那么静候佳音。”

苏汉伟向男人点点头,便离开了。刚一走出地下钱庄,苏汉伟便发短信给周晨,询问那两名大学生的血型。

苏汉伟走进了一家咖啡店等着周晨的信息,但真的是等到晚上九点,苏汉伟都没有等到回信。到晚上十点的时候,苏汉伟的手机响了,来电人却是许元硕。

“今晚来我家住吗?”

“来。”

“那我帮你把行李拿回去了,地址已经短信发给你了,你打个的来吧。”

挂了电话,苏汉伟打开短信箱,结果发现自己收到了两条短信,一条来自许元硕的地址,而另外一条则是来自周晨,上头写着:“周晨目前不能回短信,等她醒来我会马上让她回复你的。”

 

TBC

 

 
评论(1)
热度(7)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