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障目【3】

CP : Mystic X Xiye

讲述迷死铁克穿越到古代的故事,剧情为主搞笑为辅。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诶对了,大不留意是什么?”陈圣俊好奇地问道,“所以你是捕快吗?”

“你怎么知道?这是非常机密的事情,哼,没想到,你果然还是有身份的人!我从最开始就不该相信你!”说着,那二小姐从后腰拿出小刀一下子抵到了陈圣俊的脖子边。

陈圣俊瞪大眼睛,急忙说:“等等!我还有一句话要说!”二小姐眼睛瞪得大大的,双眼皮都瞪出来了,看着陈圣俊,等着他说最后的遗言。陈圣俊眨了眨眼睛说:“你现在还不能杀我!你现在可是身中剧毒啊!”

经陈圣俊这么一提醒,那二小姐皱起了眉头,冷笑一声问道:“是吗?那你倒是说说我中了什么毒啊?”

“额……你中了……额含笑半步癫!”陈圣俊随便想起个什么毒药的名字就说了出来。

“放肆!”那二小姐突然举起手往陈圣俊的脸上狠狠地扇去,咬着牙说道。

完全被打懵了,陈圣俊呆在原地,伸出手去摸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开口问道:“什么意思?”

那二小姐也没有回答陈圣俊的问题,只是站在原地没有说话,然后转了个态度说:“如果被我发现你在欺骗我,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看到那二小姐手上的武器慢慢放下了,陈圣俊赔笑到:“嘿嘿嘿,怎么敢骗你呢,我的好兮夜,老婆!你看我长得这么帅怎么会骗你呢?”

那二小姐依然没有说什么,而是带着陈圣俊一个轻功直接回了苏府的房间里。当陈圣俊回到房间的时候,他的心依然还在那河边呆着,陈圣俊想起了一句名人名言,也便轻轻说了出来:“慢一些,请停下来等等你的灵魂。”

没想到陈圣俊竟然说出了这种话,虽说句子里的一些词那二小姐并不懂,但大体意思还是明白的。他略带褒扬地看了一眼陈圣俊,说道:“没想到你还有这分文采。”

见那二小姐第一次夸自己,陈圣俊不自觉便得意洋洋起来,站起身随口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着,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啪啪啪啪啪。”那二小姐一边鼓着掌一边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圣俊,问道:“既是位才子,何不考个功名,升官加爵呢?”

陈圣俊转了转眼珠子,继续念到:“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

“啪啪啪啪啪。”再一次听到从身后传来的鼓掌声,陈圣俊自然觉得是那二小姐,于是开口装逼道:“当官并非我本愿,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定当要去做更大的事情。”

身后迟迟没有传来那二小姐的声音,陈圣俊转过头去,却没想到此时竟然有另外一个黑衣男人站在了那二小姐的旁边,饶有趣味地看着他,那个黑衣男人说:“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啊?”

“……”陈圣俊看着男人良久,嘴唇一动一动的,然后扯开自己最大的嗓门大喊道:“啊啊啊啊啊!有刺客啊!!!!!咕~”正在陈圣俊喊得响亮的时候,那个男人从胸口掏出一粒药丸扔进了陈圣俊的嘴里,陈圣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咕嘟”一下把药丸吃了下来。

那二小姐冷静地看着陈圣俊,然后问黑衣男子,“康迪,你给他喂了何物?”

“鹤顶红。”被称作康迪的男人回答道,还一脸好笑地看着眼前的陈圣俊,而那个二小姐在听到“鹤顶红”三个字的时候也是完全没有震惊或是紧张的神情,只说了一个“哦”字,便又继续在那里站着。

陈圣俊记得自己小的时候,每到暑假,湖南台就开始放《还珠格格》,自己便跟着奶奶一起看。所以这“鹤顶红”,陈圣俊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堪比敌敌畏的毒药啊!

“呕!”陈圣俊用尽自己浑身的力气想要把那粒毒药给呕出来,但毒药很小,而陈圣俊本身也不饱,所以无论怎么尝试都失败了。渐渐感受到了自己的肚子有些不适,陈圣俊捂着肚子走到了那二小姐的身边,说道:“兮夜,兮夜,救我!我可是男主角啊!我死了这篇小说还有继续的意义吗?”

黑衣男人轻蔑地笑了笑,一只手搭上了陈圣俊的肩膀,说:“你死了我就是男主角了啊。”

看着眼前笑得一脸前奏的黑衣男人,陈圣俊真想拿个剃眉刀给他好好挂一挂眉毛,而此时,看着他的脸,不知为何,陈圣俊只想对他说三个字:“妈卖批!”

陈圣俊的肚子疼得死去活来,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地上翻滚来翻滚去的,“咿呀咿呀”地叫着。

二小姐叹了一口气,对黑衣男子说:“行了康迪,别耍他了,我看他没有武功倒是有几分才学,就这么死了多可惜。”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走上前去给陈圣俊吃下另一粒药丸,然后又回到了二小姐的旁边,说:“李平那狗贼开始行动了。”

“我知道,今日在市集本来抓住了一个人,结果却被他跑了,可恶。”想到那个人,二小姐狠狠咬住了下唇,然而很快又从生气的表情里回到正常的样子,挑了挑眉说:“等智障醒过来,问问他的看法,如果他能出主意,那自然最好,若是不能,且等一个月后送他回老家。”

“师弟,‘智障’是什么意思?”

“乃帅气聪明的意思。”二小姐回答道。

那黑衣人闻言笑了笑,说:“智障这个词,说的就是我啊。”

陈圣俊肚子上的疼痛缓解了很多,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陈圣俊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定睛一看,眼前又只剩下那二小姐一人了。陈圣俊奇怪地问:“刚才那位‘妈卖批’仁兄呢?”

“智障,哪有什么‘妈卖批’仁兄啊?你是不是看错了?”二小姐笑着说道。

摆了摆手,陈圣俊否定了二小姐的话,继续说:“怎么可能?那你说我为什么会肚子疼倒在地上出了这么多汗呢?不就是因为那位‘妈卖批’仁兄喂我吃了鹤顶红?”

不禁笑了笑,二小姐走到了桌子旁为陈圣俊倒了一杯茶,递过去后说:“刚才是你自己被桌子角撞到了肚子,才会疼得倒在了地上的。”

陈圣俊瞪大眼睛看了一眼二小姐,又看了一眼桌子的高度,反驳道:“卧槽!你以为我是你这身高啊?”

那二小姐似乎是有别的事,没有理睬陈圣俊的话,反而是换了一个话题,问道:“智障,不知你对当今圣上如何评价啊?”

没想到那二小姐突然问自己这个东西,陈圣俊一下子懵住了。既然是穿越过来的,陈圣俊自然是不知道当今圣上姓甚名谁,更别说他的平行了!陈圣俊咽了咽口水,反问道:“难道我应该知道吗?”

“你不知道吗?”二小姐转过身子问道,“那么当今的局势你怎么看?”

“当今局势?”陈圣俊再次一脸懵逼,但看着那二小姐高深莫测的背影,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听到陈圣俊这句话,那二小姐有些惊讶地回过身子,继续问道:“哦?怎么说?”

姑奶奶,求求你别问了!陈圣俊重重咽了一口口水,继续乱说道:“现有三股强大势力,若想从中突出重围,必先……”

“必先如何?”二小姐问。

完全不知道现在的社会形势,陈圣俊自然是编不下去的,他转了转眼珠子,说:“这是上天的秘密,我若是告诉了你,便是对天神的不敬啊!”

二小姐皱起了眉头,走到了陈圣俊的旁边,轻声说:“你且轻声告诉我,天神不会听到的。”

卧槽你是不是智障啊?陈圣俊在心中吐槽道,看着眼前不逼自己说出下面的话就不罢休的二小姐,长叹一口气,选了一个万精油的方法道:“必先结盟一方,共同铲除最强的一方。”

听到陈圣俊的回答,那二小姐点点头,看了一眼房间屏风的方向,然后屏风一动,一阵风从陈圣俊的脸旁吹过,一切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

二小姐慢慢笑出了声然后鼓起了掌,“智障果然是智障,果然学识渊博。”

看来自己是混过去了,陈圣俊长舒一口气,说道:“不敢当不敢当。”

而就在陈圣俊觉得一切都结束的时候,他再次抬起头,却发现那二小姐的身边又多出了两个人,一个便是刚才的“妈卖批”仁兄,而另一个,看起来儒雅十分,陈圣俊当即在心中给他起了一个绰号:腿哥。

等等,现在不是起绰号的时候吧!

“救命啊!有……”陈圣俊刚想继续叫,就被“腿哥”一下子点住了穴,一下子竟然发不出声音了!

二小姐皱了皱眉头对“腿哥”说:“九五七,他这样还怎么给我们出主意啊?”

听到那二小姐的话,“腿哥”稍微抬起一些头表示同意,然后上前为陈圣俊解了穴。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不会是那个什么阿武软的大不留意吧?!卧槽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们知不知道我是男主角啊!把我惹毛了我就给你们删戏懂不懂?删戏!”

陈圣俊一直在那里叫喊着,而对面的三人全程面无表情看着他。

半个时辰过去了,陈圣俊喊得喉咙都哑了,只好走到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去,然后扯着嘶哑的喉咙,咳了咳嗽。

二小姐见他终于闭嘴了,问道:“说完了吗?”

一边喝水一边点头,陈圣俊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见状,“妈卖批”仁兄开口问道:“你所说的结盟一方产出最强,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和较弱的那一方势力言和,借助共同的力量,一起扳倒最强的势力,然后,再慢慢将同盟铲除,这样,便能成为最后的赢家。”扯着嘶哑的喉咙,陈圣俊说道。

“腿哥”陷入了沉思,然后开口道:“若我们和小不留意联手,的确是可以打败中不留意。”

听到“腿哥”的话,陈圣俊举起手打断道:“等等,你们既然是大不留意,为什么不是最强的?大诶!大!比个!比个诶!”

大概是受不了陈圣俊的吐槽了,“妈卖批”仁兄翻了个白眼,对二小姐说:“小伟,我能把他打一顿吗?”

看到那个“妈卖批”仁兄的表情,想起刚才他说要取代自己成为男主角的事情,陈圣俊就一脸的不爽,说道:“哼,我和兮夜可是拜堂成过亲的,你觉得他会让你打……”

“打吧。”还没等陈圣俊说完,那二小姐便说出了这两个字。

陈圣俊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觉得眼前一黑。

卧槽,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按理说自己认出了兮夜两次,按照一般古装剧的走向,他应该已经无法自拔得爱上自己了啊!

救命啊!打人别打脸!别打脸!

 

TBC

 

 
评论(5)
热度(21)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