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8】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当看到短信的瞬间,苏汉伟就回拨了电话,那头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听声音应该有些年纪了,苏汉伟向他询问了周晨的情况,得知周晨自从回到家之后便一直浑浑噩噩的,每天晚上都做噩梦,嘴里嚷嚷着鬼魂、王市什么的,直到昨晚不知为何就晕倒了,直到现在都没有醒来。

挂了电话的苏汉伟觉得浑身都在冒冷汗,又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也没有心情去管许元硕的地址了,皱起了眉头开始担心起周晨。只是坐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做,苏汉伟想起这几天的事情和突然晕倒的周晨,都觉得事情似乎开始往诡异的方向发展了,但似乎没有人知道真相知道答案,就像一个深渊旋涡一样,仿佛苏汉伟此时正陷在里头,看不到一点生机。

这让苏汉伟想起了之前许元硕的话,如果继续追查,可能会有危险。本来苏汉伟是不相信的,知道刚才知道的周晨的事情,苏汉伟才开始心中有一些害怕,虽然并不能确定周晨的异常和这几日的事情有什么关系,但作为周晨的前辈,苏汉伟依然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

“你在这儿做什么?”许元硕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苏汉伟抬起头去看不知何时站在自己旁边的许元硕,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话,只好沉默着。

看到苏汉伟魂不守舍的样子,许元硕皱起了眉头,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说道:“你到底怎么了?”

深呼吸一口气,苏汉伟摇了摇头,回答道:“没事,就是身体有点不舒服。”

“那早些回去休息吧。”许元硕自然是知道苏汉伟根本不是身体不舒服,他也稍微猜出可能是和之前说的鬼魂有关,但这个时候再去雪上加霜是不明智的选择,所以许元硕还是拉起苏汉伟回了家。

回到家,许元硕给苏汉伟倒了一杯可乐,试探性地问道:“上午说的调查还在继续吗?”

“恩。”苏汉伟回答道,然后突然紧张地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没想到苏汉伟竟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许元硕说道:“微信定位啊。”

听到许元硕的回答,苏汉伟似乎又放松下来了,他长舒了一口气,伸出手去拿杯子,然后把可乐一饮而尽。

也说不上来苏汉伟哪里不对劲,许元硕抿了抿嘴,说:“不如早些休息吧,看你也很累了。”

“让你担心了。”苏汉伟说着,站了起来走到客厅的行李箱旁边,拿了自己的睡衣走进了浴室。

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苏汉伟的背影,许元硕走到苏汉伟的行李箱旁边,往里头看去,一本《谷雨传说》放在正中间,而苏汉伟背包里的笔记本上则记载着许元硕根本看不懂的各种数据,直到许元硕看到了苏汉伟记载的遇见鬼的人数和所住的宾馆,许元硕才差不多了解苏汉伟到底发现了什么。

拿着笔记本坐在了椅子上,许元硕开始就着数据开始思考起来。

当苏汉伟洗完澡发现许元硕正在那里看自己的笔记本,一时间有些生气,毕竟笔记本属于私人物品,上面写满了自己的工作心得和记录,当然,在其中的有一页,苏汉伟曾经很生气地写了“许元硕是个大傻×”,不知道许元硕看到了没。

“所以你之所以留下来就是为了调查闹鬼的事情吗?”许元硕问道。

苏汉伟点了点头,一边擦头发一边回答道:“早和你说过这件事了,你自己不相信我。”

“我没有不相信你啊,”许元硕将笔记本合上说道,“所以你是觉得尸体上的那些脏器被院长用来赚钱了?”

“一开始我的确是这么认为,但今天下午,我去了一趟一个地下钱庄,结果报出了你们院长的名字,然后有人带我进了另一个地方,那是一个器官交易所。”

听苏汉伟这么说,许元硕皱起了眉头,“这件事只能证明,院长和这家器官交易所是有关系的,并不能说明他是杀人凶手吧。”

一巴掌拍上桌子,苏汉伟对许元硕说:“无论如何,我觉得你们院长肯定有问题!而且,我目前正在调查这件事,我怀疑,那两名大学生的脏器就被凶手卖到了那家交易所里。”

“那证据呢?”许元硕问道。

“所以现在我需要那两名大学生的血型,但是周晨她晕倒了还没清醒。”

听到苏汉伟的这句话,许元硕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什么?晕倒了?因为鬼魂的事情吗?”

苏汉伟的表情也有些暗沉下去了,他点点头,说道:“是的,不知道何时才会醒来。”

许元硕抿了抿嘴唇,思考了片刻,严肃地说道:“苏汉伟,你别再查这事了。”

“为什么?”面对许元硕的话,苏汉伟很是疑惑,反问道。

看了一眼眼前的空杯子,许元硕回答道:“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查出来了你能加工资吗?”

“不是,这和加工资有什么关系?”苏汉伟皱起了眉头,“这是我的工作。”

“你上司也没说一定要查出个什么所以然吧?况且你都找到了失踪大学生的尸体了,已经够了吧。”许元硕分析道。

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许元硕,苏汉伟叹了一口气,坚定地说道:“都查到现在了,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要继续下去,如果真的查处了真相,对我对报社都有好处。”

听苏汉伟这么说,许元硕急了,“为了升值可以什么都不顾吗?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我是哪种人了?我想升值还有错了?许元硕你今天有病吧!我才没想到你是……”这句话还没说完,苏汉伟的话便被手机铃声给打断了,苏汉伟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接起了电话。那是一个未知号码,苏汉伟接通后对面并没有什么声音。苏汉伟“喂”了几声,刚想挂断,那头便开始传来“咯咯咯”的笑声,笑声越来越大,苏汉伟可以隐约听清那是一男一女的笑声,笑声持续了大概十秒,戛然停止,电话也跟着被挂断。苏汉伟恨极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恶作剧,又是在自己和许元硕吵架的时候,他按下回拨打了回去,发誓要骂的对面那人狗血淋头!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Sorry,the……”听到这句话,苏汉伟挂断电话后又按了一次回拨,但结果还是一样。

这下,苏汉伟有些害怕了。并不是他想太多,但这通来自空号的恶作剧,很难不让苏汉伟想到这是和最近的鬼魂事件有联系。苏汉伟抬起眼帘看向许元硕,咽了一口口水,本想和许元硕说些什么,但一想到刚才还在吵架,也便没有开口。

许元硕摇了摇下唇,呼出一口气,甩了甩头发,平静地再次开了口,“小伟,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刚才是我急了点,但是我不赞同你继续查是有原因的,我很担心你,你也看到了和你一起的那个小姑娘她昏迷了,所以我……”

苏汉伟摆了摆右手示意许元硕闭嘴,然后开口道:“刚才我接到一个电话,那头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的笑声,然后我回拨过去,是个空号。”

听到苏汉伟的话,许元硕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样,两人之间一直沉默着,整个客厅只有墙上的钟发出的声音,安静的可怕。

“我陪你查吧。”许元硕最终还是开口了。

面对许元硕的话,苏汉伟没有给出回应,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

长叹一口气,许元硕觉得此时的苏汉伟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于是站起身,打算去洗澡。结果刚一起身,手便被苏汉伟给拉住了,许元硕疑惑地低头去看苏汉伟,苏汉伟抬起头看着许元硕,说:“谢谢你。”

“谁让我是你男朋友呢。好了,今天就别再多想了,早些睡,明天你把事情告诉我,我和你一起查,乖,快去睡觉。”

苏汉伟被许元硕推着进了卧室,然后许元硕便去浴室了。苏汉伟躺进了床里,闭上了眼睛。不久之后,卧室的灯被关上,许元硕也躺了进来。苏汉伟眼睛睁开看着天花板,依然在想刚才电话的事情,他的余光看到许元硕转过身子面对自己。许元硕伸出手揽过苏汉伟,和他靠得近了些,将手伸进了苏汉伟的衣服里。

本来苏汉伟只是觉得今天的许元硕可能只是想要安慰一下自己,但当许元硕的手伸进自己的衣服,苏汉伟突然全身都抖了抖,许元硕的手冰冰凉,根本就是完全没有温度!那只没有温度的手迅速从苏汉伟的肚子一路抚上了苏汉伟的胸口,然后很用力地按压着苏汉伟的胸口,就好像要将他的心脏挖出来一样。

这些动作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苏汉伟伸出手去阻止胸口的那只手,然后转过头去看身边的许元硕。

那哪里是许元硕?!那就是那天自己在纸雨轩宾馆里看到的鬼魂!不,准确来说就是王市的鬼魂!

“啊!”苏汉伟大叫一声,然后极力想要拉开一人一鬼之间的距离,但苏汉伟只觉得自己的背仿佛和这床牢牢的吸住了,根本无法移动!

那鬼魂慢慢靠近苏汉伟,嘴里吐出一堆血水,吐在床上,枕头上,甚至苏汉伟的脸上!鬼魂的嘴里发出一些模糊的声音,他的表情狰狞,仿佛对苏汉伟恨之入骨似的!

“呜呜呜呜呜。”苏汉伟受不了此时的画面,他一边颤抖着牙齿,眼圈很快就红了,害怕得无以复加,本能地害怕了起来,“别杀我!别杀我!”

突然间,卧室的灯被打开,许元硕跑了进来,走到了苏汉伟的旁边,紧张地问道:“小伟,你没事吧?!”

突然看到了许元硕,苏汉伟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他浑身是汗地躺在床上,伸出手想要去抱许元硕,许元硕低下身子随了他的愿望。苏汉伟能感受到许元硕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脑袋,安慰着自己。

“别哭了,没事了。”许元硕说着,慢慢直起了身子,“刚才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一个人躺在床上哭?”

“你没有看到吗?王市的鬼魂啊!刚才他要杀了我!就在我的旁边!”苏汉伟大声道。

许元硕皱起了眉头,他的确没有看到所谓的鬼魂,他只是看到苏汉伟躺在床上,又哭又叫的。许元硕强迫自己笑了笑,然后安慰道:“好了好了,晚上我陪着你,你先睡我再睡。”

看着许元硕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苏汉伟点点头,说了句“麻烦了。”,便左右看了看,闭上了眼睛。

听到苏汉伟的呼吸声慢慢变均匀,许元硕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也钻进了被子。

 

TBC

 

 
评论(4)
热度(9)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