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9】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早晨,苏汉伟是被饿醒的。他掀开被子起床走向了厨房,一打开冰箱,竟然看到里面有一张完整的脸皮!

“啊!”瞌睡虫全部被吓跑了,苏汉伟大叫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腿软得根本站不起来,仿佛刚才还饿扁了的肚子一下子就没感觉了,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许元硕被苏汉伟的叫声吓醒了,他赶紧戴上床头的眼镜,穿上拖鞋跑了出去,看到苏汉伟坐在自家的冰箱前,被吓得不清。许元硕走到了苏汉伟的旁边,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脸!人脸!”苏汉伟指着冰箱里的人脸,睁大眼睛惶恐地看着许元硕。

听到了苏汉伟的话,许元硕微笑出声,然后弯下腰一把拉起了腿软的苏汉伟,拍着他的背,安慰道:“那是我们部门进行的新实验。”

慢慢抬起头,苏汉伟被许元硕放在了餐桌旁的椅子上,问道:“新实验?什么实验?”

许元硕看苏汉伟的状态稍微比刚才好一些了,于是转过身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回答道:“是师傅申请的新实验,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实行全脸更换了。比如说,制作一张安吉拉北鼻的脸然后放在你脸上。”

“这种实验有违道德伦理吧,国家竟然同意这种实验?”苏汉伟问道。

拍了拍苏汉伟的肩膀,许元硕说:“这事儿自然就和你一人说了,这个实验不是说付了钱就能做的,你懂吗?”

“你的意思是只有有头有脸的人才能做?还是说要签字批准?”

没有再回答苏汉伟的问题,许元硕长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关上了冰箱门去做早饭了。

苏汉伟盯着冰箱看了很久,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许元硕的身后,“还记得你昨天说要和我一起查闹鬼事件吧?”

“当然记得啊。”许元硕一边回答,一边将锅子里的煎蛋放到盘子里,“你打算怎么查呢?”

既然许元硕这么说,苏汉伟也便不客气了,他说道:“还记得之前和你说过的地下钱庄吗?今天你陪我去那儿看看。”

许元硕将盘子端了出去放在餐桌上,看向苏汉伟问道:“你是想从地下钱庄的人那里套出信息?”

抽了两双筷子,苏汉伟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继续说:“没错,我想的是直接拿你们院长的大名去问。”

“好,一会儿吃完饭就去吧。”

两人吃完饭又休息了一会儿,就打了个地来到了地下钱庄兼器官交易所。那个年轻男人一见到苏汉伟便认出了他,鞠了一个躬说:“先生,这次您想好了吗?”

苏汉伟听他这么问,自然是想起了上次自己扯的谎,于是回答道:“想好了,这次我想看看现成的心脏。”

“那决定选择哪颗心脏了吗?”

“就A型血那颗。”

年轻男人知道这是生意上门了,于是微笑地点点头,然后带着苏汉伟和许元硕走进了一间小屋子,那里放满了冰柜,每个冰柜上都写有特别的编号。年轻男人在一个冰柜前停了下来,然后打开了冰柜。刚打开冰柜,里头是一个个封闭完好的袋子,苏汉伟好奇地朝里头看,手臂却被许元硕拉住了。许元硕看了一眼冰柜,看向年轻男人,“新鲜的器官最多保持二十四小时,从小伟昨天下午来到现在几乎就已经过了二十小时了。”

没想到竟然来了个内行,年轻男人先是惊讶了一下,然后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有条不紊地说:“所以我们会直接将器官送去医院,让医院直接为病人执行手术。”

“手术前会有很长时间的检查,这位小兄弟大概什么都不懂吧。你们在没有询问客户手术时间的情况下就随意将器官贩卖给客户,就这一条我就能将你们这个交易所告上法庭。”许元硕说着,伸手将冰柜里的一袋器官拿了出来,“况且这种来历不明的器官,到底会有谁敢买呢?”

被许元硕这么疯狂轰炸,年轻男人自然是沉不住气,气呼呼地反驳道:“谁说这些是来历不明的器官?我们在接受器官有偿购买的时候都有记录下每个器官的卖家,而且,呵呵,不瞒这位小哥说,我们这儿的器官很多都是被正规医院所购买的。”

“正规医院?按照器官二十四小时的原则,从这里出发可以在二十四小时内到达的医院,貌似只有谷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了吧。”许元硕说道。

年轻小哥自豪地笑了笑,说:“哼,那是当然!”

“既然你说每一个器官的都有来历,那你能提供证据吗?”许元硕继续问。

年轻小哥抬起了头趾高气昂地瞪了许元硕一眼,然后从身后拿出了一本笔记本,然后说:“这些可都是卖家的机密!不过为了我们器官交易所的名声,就暂且给你看一眼!”

许元硕从年轻小哥手中接过了小本子,翻了开来,苏汉伟则凑上去看。苏汉伟伸出手将本子翻到了那两个大学生失踪的那一天,记录显示,那一天一共只有一个人来卖过器官,几乎就是把两个人浑身的器官都卖出去了。苏汉伟用手指指着前面写着的“陈小姐”,对着年轻小哥问道:“小哥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年轻小哥看了一眼那个“陈小姐”,很快就回答道:“哦陈小姐啊,那可是我们交易所的常客了,据说是个法医,所以常常为我们贡献一些货源。”

苏汉伟刚想把这个“陈小姐”的手机号码给记下来,小本子就被年轻小哥给拿了回去,小哥说:“都说了我们这里是正经的交易所!哼!”

“我们也没有怀疑你们交易所的性质啊。”苏汉伟辩解道,想要讨好那个小哥然后再看一眼那个小本子。

小哥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眼苏汉伟,然后又看了一眼许元硕,突然恍然大悟道:“原来你们就是来找茬的!”

就在苏汉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已经被年轻小哥给赶出了交易所。苏汉伟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及时记下那个“陈小姐”的电话号码!

许元硕看着苏汉伟皱起的眉头瘪了瘪嘴,伸出手将苏汉伟的眉头揉揉平,然后说:“没事儿,我记了。”

看着许元硕记下的电话,苏汉伟拨了过去,那头通了,但却没有人接电话,一连打了四五个都是这样。苏汉伟咬咬牙,直接和许元硕来到了警察局,苏汉伟想要通过电话号码查到机主,但这种个人隐私哪是随随便便就能告诉的?于是苏汉伟被警察狠狠地拒绝了。

许元硕看着苏汉伟无语地摇了摇头,对着警察说道:“这是我的一个病人,她有很重要的东西落在病房里了,我想找到她。”

“你是医生?”警察小哥问道。

许元硕不慌不忙地点头,然后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名片,“我最近在谷阳市第一人民医院上班。”

警察看看名片看看许元硕又看看苏汉伟,终于松了口,“好吧。”

将电话号码输入,警察报出了一个名字:“号码主人叫马鹿赫。”

“马鹿赫?难道不姓陈吗?”苏汉伟问道。

“都说叫马鹿赫了怎么会姓陈呢?”警察小哥不耐烦地回答道。

许元硕拦住了想要继续说话的苏汉伟,然后客客气气地对警察说:“那麻烦告诉我一下他的住址好吗?我好亲自将东西还给他。”

“你稍等一下。”说着,警察又用鼠标随意点了几下,“谷阳市谷雨村三百号。”

许元硕和警察道了别便和苏汉伟一起离开了警察局。苏汉伟一直皱着眉头不说话,许元硕问道:“想到什么了吗?”

“谷雨村三百号,总觉得这个地址很耳熟。”苏汉伟说着,顺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一路上,苏汉伟都在那里思考马鹿赫和“陈小姐”之间的关系,而当两人下了出租车,苏汉伟看到眼前的建筑时,陷入了一瞬间的自我否定。苏汉伟有想过很多种可能性,可能是华丽的别墅,可能是简陋的茅草屋,但苏汉伟万万没有想到,谷雨村三百号,竟然是纸雨轩宾馆!

“等等!”见许元硕正要走进去,苏汉伟一把拉住了他,然后继续说,“之前去采访一家旅行社,他们说这个纸雨轩的前身,是马家宅,但后来不幸发生了悲剧,才改造成了纸雨轩。”

顺着苏汉伟的思路,许元硕轻声说道:“马家宅,马鹿赫,莫非这马鹿赫就是这马家宅的主人?那所谓的悲剧是什么呢?”

苏汉伟摇了摇头,回答道:“谷天山上的和尚知道这件事,但那天因为半途发现了尸体,所以没有去成。”

“不如我们先休息,明天正好是晴天,去一次谷天山吧。”许元硕提议道。

就在这时,苏汉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人竟然是周晨!苏汉伟赶忙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是周晨虚弱的声音,“前辈,你回来了吗?”

“我还在谷雨村呢!我又查到新的线索了!话说回来,你到底怎么了?身体好些了吗?”

“前辈,你别再查了,我每天都在梦到王市的鬼魂,真的一天都忍受不了了!这样的情况,我不如死了算了。”

听到周晨的话,苏汉伟差点爆出了粗口,“卧槽你在说什么啊!鬼魂是虚幻的!是虚幻的啊!”

电话那头迎来了长时间的沉默,苏汉伟以为自己劝住了周晨,结果刚想说话,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风声,然后就听到电话挂断了。苏汉伟赶紧回拨过去,却听到了关机的提示音。苏汉伟放下电话,心中升起了恐惧和担心。

许元硕看着苏汉伟的表情,不禁长长叹了一口气,伸出手将有些木讷的苏汉伟抱进了怀里,轻声说道:“我们先回去休息一下吧,你累了。”

“恩,我真的累了。”

 

TBC

 

 
评论(2)
热度(10)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