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10】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天气晴朗的一天,万里无云,蓝色的填空让苏汉伟觉得很是好看,苏汉伟站在谷天山的脚下,面对着绿的树蓝的天,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背部拉得很长再放松下来,喉结随着咽口水的动作动了动,就连下颚也偏了偏位置。这些过分多余的动作被许元硕看在眼里,许元硕明白,苏汉伟在害怕。

许元硕背着包停了车走到苏汉伟的旁边,边将手机放进口袋边说:“跟院长请过假了。”

“恩。”苏汉伟没有多说话,垂下双手用力捏了捏拳头,仿佛视死如归般迈出了步子。许元硕不以为意地跟在苏汉伟的身后,抬头去看苏汉伟的背影,走路姿势就像小学生一样,手臂摆的有板有眼的,随着走路的步伐身体一晃一晃的,许元硕的耳边仿佛自动响起了曾经高中时课间操的音乐,伴随着体育老师“一二三四”的叫喊声。

说起第一次遇到苏汉伟,许元硕大概会摆摆手说这没啥好说的,所谓的一见钟情和奇妙的相遇都不存在,两人就是很普通的相亲认识的。当许元硕穿着西装坐在缘圆咖啡厅的沙发椅上有些不耐烦地看着手表时,苏汉伟就像小学生那样走了进来然后坐在了许元硕对面的沙发椅上。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很正常地开始点餐,聊天。

这本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相遇经历,所以许元硕每每被问起时都会摆摆手不说话,过于平淡的相遇相识,然后也平淡地恋爱,自然而然的同居,婚礼倒是办的有头有脸的,许元硕的父亲作为高级公务员,把区长请来给他们致了一个词。之后,许元硕便和苏汉伟一起生活到现在,足足有五年了。

五年过去了,苏汉伟的走路姿势依然没有变啊。

“你笑什么?”苏汉伟不知何时停下脚步看向许元硕,皱着眉头问道。

看着苏汉伟停下脚步时双手竟然保持着走路时的高度,许元硕也不想去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说道:“我在笑你啊。”

将双手放松垂到腿边,苏汉伟微微低下头,本能地去看自己的衣服是不是有哪里不得体,“笑我什么?”

许元硕摇摇头,继续往前迈开步子,经过苏汉伟身边时拉住了他的手,“走吧,别耽误了。”

苏汉伟将信将疑地看了一眼许元硕,然后将身体的一部分重量压在了手上,继续往前走。

羽青寺是谷雨村唯一的寺庙,位于谷天山的山顶,旁边是谷阳市的气象预报亭,气象专家每天都在这里观察着填空中云彩的变化。作为谷雨村唯一的寺庙,羽青寺的生意相当火爆,几乎每天都会有人来烧香拜佛,无论男女老少,每个人都能找到原因在这里祈祷,老的祈祷长命百岁,小的祈祷学业有成。

羽青寺的门口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是一个大箱子,里面放的全是香烛,箱子的旁边压着一张纸,上头写道:“平安香免费,每人限拿一炷。”

这种迷信的东西许元硕本就是不相信的,当他想继续往里头走的时候,苏汉伟从箱子里拿了一炷香递到许元硕手上,“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许元硕听到苏汉伟的话有些无语,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苏汉伟打断了,“一定要去烧的!”

说完,苏汉伟便撇下许元硕,一个人走到了一边,迎上了正在打扫的僧人,两人很快攀谈起来。许元硕拿着香站在那里,皱起了眉头,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过身从箱子里又拿出了一炷香,走到了佛像的面前,用蜡烛点燃了两根香,朝着佛像拜了拜,一边拜一边说:“愿天佑吾爱。”

烧完香拜完佛,许元硕走到了苏汉伟的身边,听到那个扫地僧说:“地空师傅回家去了,如果真有急事的话,我把他的手机号发给你吧,你自己与他联系。”

看着扫地僧给苏汉伟发了短信,许元硕想着反正电话也要到了,干脆四处转转吧。于是许元硕又回到了刚才的佛像跟前,来来往往烧香的人很多,刚才许元硕的那两根早就已经淹没在无数根香烛当中了。由于香烛过多的缘故,有一部分最外头的香烛倒在了地上,想必也不会有人真的去在意这种事情。

“欢欢,去把这香点了拜一拜,让佛祖保佑你考上清华。”边上的一个妇女说道,“插插牢,这香倒了可是要触霉头的。”

听到妇女的话,许元硕不禁笑出了声,看了一眼那倒了一大片的香烛,莫不然这些人都要触霉头?

终于存好电话的苏汉伟走过来拍了拍许元硕的肩膀,一本正经地问道:“香烧了吗?”

没想到苏汉伟竟是这么迷信的人,许元硕看向他,反问道:“那你呢?你烧了吗?”

苏汉伟被许元硕问得愣了愣,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许元硕不知道苏汉伟在想些什么,但苏汉伟对自己的关心,反正许元硕是看出来了。许元硕努了努嘴,说:“我帮你烧过香了,放心吧。”

“你都烧过了还来反问我?”

“好了,我们回去吧,你给那个地空师傅打电话。”

话音未落,苏汉伟的手机响了起来,来自苏汉伟的上司。苏汉伟接了电话一边说着“我知道了”一边点头,挂掉电话后抬起头看向许元硕,说:“报社喊我回去。”

许元硕点点头,问道:“所以呢?”

苏汉伟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之前安排周晨采访李平的,现在周晨死了……”

“所以你就要代替她去采访李平?这不是很好嘛?直接去问作者,说不定能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今晚五点的飞机。”苏汉伟答非所问地说道,眼神也飘到很远的地方。

许元硕自诩是个很会读空气的人,但面对这样的苏汉伟,许元硕觉得自己还是闭嘴为好,苏汉伟可能在想念周晨,可能在想这几天的事,也可能在舍不得自己。许元硕读不懂此时的苏汉伟。

两人就这么共同沉默了一段时间,苏汉伟首先打破了宁静,他长叹一口气,又是狠狠伸了一个懒腰,笑着说:“行吧,回家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鬼魂事件你不查了?”没想到苏汉伟竟如此洒脱地准备回家,许元硕惊讶地问道。

苏汉伟抿了抿嘴唇,回答道:“还能怎么办?总不能查不出就一直呆在谷雨村不回去了吧?工作还是要做的。”

对于苏汉伟突然的态度转变,许元硕皱起了眉头。过于豁达的表现让苏汉伟内心的想法或多或少地展现在了许元硕的面前,苏汉伟有无奈,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解脱,从谜团中走出来的解脱,又或者是不再去管鬼魂事件的一种解脱,这种解脱反映了苏汉伟本身的胆小与害怕。

许元硕很想再说些什么,但苏汉伟走就迈开步子往山下走去了。看着苏汉伟的走路姿势,许元硕觉得熟悉,却又有一些不自然,许元硕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对,但对于苏汉伟的想法甚至心理,许元硕都放不下心。

本来想安慰一下苏汉伟的,但苏汉伟整理东西忙得很,许元硕根本没有闲暇机会去安慰。与其说苏汉伟在忙,不如说他逼迫自己忙,许元硕看着眼前的苏汉伟,长叹了一口气。

除去道别,什么多余的话也没说,苏汉伟坐上了回家的飞机。当许元硕从机场回到家,吃了晚饭洗了一个澡,便收到了苏汉伟的报平安的短信:“已经着陆了。”

之后的几天里,无论工作再忙,许元硕都会准时给苏汉伟打一通电话,询问他的身体状况,苏汉伟没说什么异常,倒是和以前一样和许元硕抱怨着工作上的琐事,还抱怨了李平糟糕的性格。

仿佛一切都开始恢复正常了,许元硕挂掉了电话,没有再去多想了,看来苏汉伟真的回到以前的状态了。许元硕也没有去问采访李平的结果,毕竟鬼魂事件一直是苏汉伟的心头病,苏汉伟不说,那许元硕也便不去提起了。

许元硕一个月的出差很快便过去了,这天晚上当许元硕整理行李准备回家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电话竟然是来自许元硕工作的那家医院。心想可能是自己的老师或者哪个医生找自己有事,许元硕接起了电话,问道:“喂?请问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护士焦急的声音:“是许医生吗?”

“是啊,我这会儿在谷阳市出差啊,有事等明天我回来再说好吗?”

“不是,是苏汉伟先生。”

听到苏汉伟的名字,许元硕的眉头皱了起来,紧张地问道:“怎么了?他生病了吗?发烧吗?”

电话那头突然不说话了,接着传来了有些结巴的一句话:“苏汉伟先生他……他,他把……把……”

“把什么啊?你快说啊!”

“他……他把自己的眼睛戳瞎了。”

 

TBC

 

评论(1)
热度(10)
all夜/all圆/荡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