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12】

CP : Pawn X Xiye

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小胖和报社记者洗液的故事,算是恐怖小说?

失踪人口回归……这篇文章大概快完结了吧。

另:胖夜冷CP,不喜欢的小伙伴请点X,谢谢。

注:剧情是纯原创的,不要上升,不要@真人,谢谢!

=====================================

“老李,小伟的眼睛还有可能复明吗?”许元硕坐在眼科办公室里,长叹了一口气,问道。

眼科医师老李看了一眼许元硕,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轻轻摇了摇头,“你也是医生,应该明白的。”

听老李这么回答,许元硕默默低下了头,沉默起来。没错,自己明明就早已心知肚明。

与老李该别,许元硕回了家,刚打开门,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很响亮的音乐。许元硕走到房间里,看到苏汉伟一个人在那里坐着,手不停地乱摸着,大概是要找调低音量的那个按键。许元硕走上前去,一手搭在苏汉伟的肩上,一手将音量调低,在苏汉伟的耳边轻声问道:“是要这样吗?”

苏汉伟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然后伸出手附上了肩膀上许元硕的手,然后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帮我个忙吧。”

许元硕反手握住苏汉伟冰凉的手,本还在疑惑着到底是什么忙,刚想开口问的,结果苏汉伟突然间站了起来,双手一下子掐住了许元硕的脖子,苏汉伟的双眼开始腐烂,脸上也开始腐烂,与其说腐烂,不如说是像被大火慢慢灼烧一样,而胸腔也开始慢慢流出血,最后破出一个大洞,真实得许元硕都能看清苏汉伟的身体里少了不少器官!苏汉伟掐得越来越紧,许元硕挣扎起来,他憋红了脸,一边挣扎一边说:“放手!”

苏汉伟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继续腐烂着,继续掐着,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什么。

就在许元硕觉得自己要被掐死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脸惊讶的苏汉伟站在门口,问道:“是元硕吗?”

那一瞬间,许元硕终于恢复了自由,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始猛地咳嗽起来,一边咳嗽一边去看房间门口的苏汉伟。许元硕现在有些疑惑,这个站在门口的苏汉伟,会不会也是个鬼?

等等,许元硕停下了自己的动作,难道自己刚才是见鬼了?!

“元硕,怎么咳得这么厉害?”苏汉伟循着声音慢慢走上前,停在了许元硕的面前,双眉紧皱,“生病了吗?”

许元硕伸手去拉苏汉伟的手,这种温暖的触觉才让许元硕定下心来。许元硕润了润嗓子,回答道:“没事儿。”

“那你刚才为什么咳嗽?而且还一直在喊‘放手’?”可能苏汉伟已经想到了什么,所以他问得底气十足,“是不是遇到鬼魂了?”

本来还在想要不要说点慌蒙混过关的,当听到苏汉伟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许元硕似乎放弃了挣扎。自从发生了之前的事情之后,苏汉伟似乎对鬼魂这种东西特别的敏感。许元硕叹了一口气,回答道:“没错,我见鬼了,鬼变成你的样子,想要掐死我。”说罢,许元硕顺手拿起桌子一旁的镜子,还能清晰地看到自己脖子上的手掌印。

还没等许元硕反应过来,苏汉伟的手就伸了过来,在许元硕的身上一阵乱摸,苏汉伟着急得不行,说道:“那你没什么事吧?”

许元硕一把抓住苏汉伟的手,试图让他冷静下来,“没事没事!你别这么紧张。”

听许元硕这么说,苏汉伟长舒了一口气,本来僵硬的双手放松了下来,“那就好,没事就好。”

面对苏汉伟的关心,许元硕微微笑了笑,然后反问道:“这件事你还打算查下去,是吗?”

苏汉伟郑重地点点头,好像信心十足的样子。

“我帮你。”许元硕说道,“毕竟见过它了,也算是一员了。”

虽然许元硕这么说,但苏汉伟好像并没有很高兴的样子,“可是我们不知道马鹿赫和邱诗在哪里,所以没有任何线索了。”

许元硕轻轻拉着苏汉伟的手,说道:“我刚才被那个鬼掐着,脑子充血,但耳朵还是没问题的,我听到他嘴里一直在念到‘好冷,河水好冷,你们对狗男女!’。”

“水好冷?狗男女?”苏汉伟重复了一遍许元硕的话。

许元硕点点头,继续说道:“而据我所知,谷雨村一共只有一条河。”

“你说的是羽西河?”

“没错,我猜测,那位鬼魂的尸体,就在河里。”

就在第二天,苏汉伟和许元硕就坐上了去谷阳市的飞机。由于上一次在谷雨轩宾馆里糟糕的体验,苏汉伟果断拒绝了入住这家宾馆,而是选择了住在民宿里。

民宿的主人是个老大爷,长得挺神气,还特别的和蔼,看到许元硕和苏汉伟两个人的时候笑得合不拢嘴,然后便把钥匙交给了他们,自己跑到城里的独栋别墅去了。虽说是民宿,但内部装修非常豪华,一看那也是个有钱人,不然也不可能在谷阳市能买上独栋别墅的人。民宿位于谷雨村的正中间,交通也算是便利,跟隔壁的房子有十米远的距离。

许元硕将两人的行李放好,耐心地带苏汉伟熟悉了一下房子的地形。两人外出吃了个饭,便打的前往了羽西河。

羽西河是一条小河,环绕谷雨村的北面,最后通向大海。这条河虽说不长,但如果想要从中搜查到尸体,那可是很麻烦的事了。为此,许元硕还特地思考过要不要去雇佣一个打捞队?

就当是探索一下,两人沿着河一路走,慢慢沿着河水开始走上山。

“我们是在爬山吗?”苏汉伟问道。

许元硕停下了脚步,回答道:“是啊,我们现在应该在谷天山的山脚往上一点的位置了。”

“这条河是穿过谷天山的吗?”

打开地图,许元硕仔细看了看,回答道:“也不算穿过吧,就到谷天山的山腰上边一点,然后就往北边拐走了。”

苏汉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我想到那两个死去的大学生,那种死法绝对不是意外死亡,所以肯定是有凶手的。按道理讲,如果这个凶手是个惯犯,那么早就该有游客失踪的说法,但这却是头一回,也就是说,这个凶手是临时决定杀人的,那么,他不可能看到两个大学生,无缘无故就决定动手吧。这里面肯定是有其他原因的。”

大概是理解了苏汉伟的意思,许元硕问道:“那你的意思是说,那两个大学生是因为找到了尸体,才会被人杀害的吗?”

摇了摇头,苏汉伟说道:“这只是个猜测啊,毕竟可能性很低,总不能说那个凶手,一天到晚在这边巡逻吧?”

“也是。”许元硕轻声回答道,然后两人继续往上走。

两人一路走到山腰,这里,游客已经很少了,许元硕提议道:“再往上走可能会不安全,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

苏汉伟想了想,也觉得自己累了,于是点点头,回答道:“也好,我腿酸了,我们回去吧。”

“那我去买票。”许元硕说完,刚要转身去买下山的大巴士的票,就被苏汉伟一把抓住了手。

苏汉伟将脸看向许元硕,问道:“什么票?”

“下山巴士的票啊,你不是说你腿酸了吗?”

“巴士停靠点,就在这里吗?”

许元硕点点头,“对呀。”

得到许元硕肯定的答复,苏汉伟一时间陷入了沉默,然后开口道:“当时,我和周晨就是在这边往上一点的一个洞穴里,发现那两具尸体的。那也就是说,那个洞穴,离羽西河很近咯?”

由于许元硕并不知道那个洞穴在哪里,他也不能回答些什么,但是听苏汉伟的意思,许元硕问道:“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更加怀疑,那两个大学生的死,其实和鬼魂的尸体有关系吗?”

“而且他们的素描里,也画到了鬼魂!所以我在想,他们会不会也是听到了鬼魂说的话,然后来这里一探究竟的?”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许元硕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苏汉伟一直在思考。最后许元硕长叹了一口气,提议道:“不如这样吧,我明天找个导游或者保安,一起上那个山洞和羽西河,看看,如何?”

听许元硕这么说,苏汉伟也觉得这样比较保险,于是点点头。

见苏汉伟答应了,许元硕开始往售票处走去,毕竟苏汉伟也累了,还是坐车回去好了。

 

 

TBC

 

 
评论(6)
热度(6)
all夜/all圆/荡萝